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合成生物學的希望/中國在出行產業的鋪墊

解析《經濟學人》

合成生物學的希望/中國在出行產業的鋪墊

發文時間: 2019/04/10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10,450+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2019年4月6日 的《經濟學人》內容。

首先,我必須要說,這是一期厚重而值得買來收藏的雜誌。在封面故事上,經濟學人以充滿想象力的漫畫筆觸,告訴我們合成生物學可能帶給我們的新世界。

我們看見在一片萬物共處的祥和大草原上,幾座狀似實驗室的建築物矗立遠處,一男一女兩個科學家裝扮的人,正在專心餵食一頭貌似遠古才有的小長毛象。仔細再看,草原上的動物、昆蟲以及植物好像都有些蹊蹺:諸如有著基因結構的樹木,以及我們從來沒有看過的花花草草。除了近處五顏六色,看著很奇怪的短嘴鶴,遠處草原上低頭吃草的斑馬群,卻都長著白色的牛頭;沈思不動的一隻黑狗,脖子上頂著的竟是公雞的雞冠;更不要說紋路奇特的花蛇、奔馳草原上的鴨頭白馬,以及鮮紅色的青蛙、長嘴的蜜蜂…等等奇怪的生物。

上面兩排英文字,黑色大字:「Redesigning life」(重新設計生命);下面一排紅色小字:「The promise of synthetic biology」(合成生物學的希望)。

更棒的是這期的Briefing專文,不再是封面故事的補充。《經濟學人》非常用心的帶我們一窺中國在出行產業的深刻布局與發想。不但巧妙的把「Great war of China」 中國長城中的「war」 換成了「wheel」,來表達它的看法,《經濟學人》還認為,中國對於汽車產業長久以來的企圖心,將讓它成為未來個人出行產業的一股力量。

這本雜誌的另一個重點,在商業板塊第一篇第54頁,《經濟學人》用標題〈Corporate crises〉(企業危機)嘗試告訴我們,Boeing、Goldman Sachs以及Facebook 的一連串醜聞,提醒著大家美國的公司治理標準已經下滑,是時候重新啓動了。

另外在財經板塊第七篇第64頁,還有一篇以〈Manufacturing blame〉(製造業詛咒)做標題的文章。它的論點在於,雖然全球製造業成為眾矢之的,好像經濟的放緩就是它造成的,但《經濟學人》認為,服務業的提振隨時可能再造全球的第二次大緩和(great moderation),並再次讓全球經濟勃然而起。

另外這期和中國有關的文章有六篇,我也會一一和大家分享。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除了緒論第一篇第11頁,《經濟學人》還在40頁之後的科技季刊,用了五篇論文加以補充。除了第一篇,英國名科普作家Oliver Morton對於合成生物學帶來的全新世界的論述,還有諸如合成生物學如何運作、對產業革命的影響以及其應用,及未來的展望,都做了全方面的探討。

緒論大標題為:〈Redesigning life〉(重新設計生命);小標題:〈合成生物學的希望和危險〉。文章一開頭說,在過去40億年,地球上生命產生DNA序列(基因)的唯一方法,就是複製它已經擁有的序列。有時基因會被破壞或打亂,複製不完美或被重復進行,但總是不脫從原來的選擇中,去產生自然選擇後的優勝劣敗。但所有的一切,都還是透過基因,再孕育基因。

但這已不再是實際狀況。現在基因可以從零開始編寫,並反復編輯,就像Word檔案中的內容一樣。具備了設計生物的能力,代表了人類與地球生命互動的方式將根本改變。它允許製造各式各樣過去很難,甚至不可能製造的東西:包括藥品、燃料、紡織品、食品和香水,都可以一個分子、一個分子地被製造出來。

細胞的功能和它們能變成什麼,都可以以工程學的方式達成。免疫細胞可以聽從醫生的指令;幹細胞能夠被更好地導引,成為我們希望的新組織;受精卵可以被編程,成為與父母並不完全一樣的生物。

這類合成生物學的進步可能仍然緩慢,但在新的工具和大量機器學習的幫助下,生物製造最終可能產生真正豐富的技術。建築物可以用合成木材或珊瑚建造;由新的大象細胞,透過工程技術組成的長毛象,也許早晚會橫跨西伯利亞。

這些潛在的變化,規模看來難以想象。但是回顧歷史,人類與生物世界的關係,經歷了三個巨大的轉變階段:化石燃料的開發、歐洲完全征服美洲後造成的全球生態系統變化,以及農業發展初期農作物和動物的被馴化。所有這些都帶來了繁榮和進步,但也帶來了破壞性的副作用。

合成生物學也帶來類似的轉變。為了利用這一情況,並將風險降至最低,吸取過去的教訓絕對值得。

化石燃料使人類能夠利用過去儲存在煤和石油中的生物,做為生產力,推動了當今顯著的經濟擴張,但是遍地儲藏的礦石已經消失,溫室效應越來越嚴重,其程度已經被證明是災難性的。在這方面,合成生物學可以做得更好。它已經被用來取代一些石油化工產品,假以時日,它也會取代一些燃料。

本週,漢堡王(Burger King)在部分分店推出了一款無牛肉漢堡,其肉質來自一種轉基因植物蛋白。這些創新可以改變人類的飲食習慣,極大地減少環境負擔。不過,要確保合成生物學能朝向這樣值得稱讚的目標,不僅需要能夠落實的公共政策,還需要市場的刺激。

生物變化席捲世界的第二個例子,是哥倫布造成的生物交換。16世紀新形成的全球貿易網絡,將新世界和舊世界的生物混雜在一起。馬、牛和棉花被引進美洲;玉米、土豆、辣椒和煙草銷往歐洲、非洲和亞洲。但也有災難性的後果,麻疹、天花以及其他的病原體就曾經像森林大火一樣,奪去了新世界數以百萬計的生命。

最早的生物轉變—馴化,產生了迄今為止,人類生活方式中最大的生活來源。人類可以隨意而又有目的地培育穀物,以使穀物更豐富,牲畜更溫順,狗更聽話,貓更友善。這使得新的聚落密度和新的社會組織形式成為可能,那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市場、城市和國家。

合成生物學將會產生一連串的連鎖效應,改變人類彼此之間的關係,並可能改變人類自身的生物特性。對胚胎進行重新編程的能力,是當今大多數倫理問題的焦點,這是正確的。在未來,它們可能會進一步擴展,我們應該如何看待擁有大猩猩上半身力量的人,或者不受悲傷影響的人?人類如何選擇從生物學上去改變自己,難以預測;有些選擇將會引起爭議,但事實並非如此。

文章最後一段提到,這個轉變與之前三個轉變的主要不同之處。之前那三個轉變的重要性,只能在事後才被發現,但這一次,我們應該要有遠見。它不會是完美的,它當然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合成生物學應該由被預期和被期待的目標去驅動,它將挑戰人類智慧和遠見的駕馭能力。它也許能打敗人類,但經過精心培育,它也許可以幫助人類擴大延展它的應用。

接著我要講的是,我在這期雜誌中最喜歡的Briefing 專文。《經濟學人》用了第18頁後整整三大頁文字分析。大標題:〈It’s the system, stupid〉(笨蛋,這是一個系統工程);小標題:〈中國計劃追求電動化、自動化,及能夠共享的汽車未來,但它不需要靠擁有最好的汽車公司,去贏得這場競賽。〉

文章說到,單看行駛在北京大馬路上的車輛,你會發現,幾乎沒有證據,證明中國自己也有汽車工業。Range Rovers的數量似乎超過了所有長城哈弗(Havals)、長安汽車和比亞迪新能源(BYDS)的總和。當你注意到這些擁擠的車流流動得有多慢時,你肯定很難想象,這個國家的汽車工業會進一步擴張。但中國政府計劃在這兩個論點上證明你都是錯的,中國正計劃快速走出汽車工業的慢車道。

中國汽車製造商的汽車產量,已經超過了全球其他國家,他們生產的電動汽車,也比其他任何公司都多,這隱隱約約顯示著這個行業的一個未來面向。

除此之外,中國政府、汽車製造商和科技公司,都希望利用人們出行方式的改變,而不僅僅是駕駛自己的車子,還包括了叫車應用、自動駕駛汽車、自行車和摩托車共享計劃、智慧城市公共交通……等等新的應用。中國汽車製造商過往的平庸業績,不必然成為這方面的障礙,事實上,它也許會是一個優勢。

和外資車廠合資的策略,已經在過去成功幫助中國達成了第一波發展汽車工業的目標。今天許多在北京街頭奔馳的汽車,內載了外國的機具,卻全部是中國生產的汽車。去年中國總共生產了2300萬輛汽車,超過了歐洲,使美國黯然失色。

導航公司TomTom的數據顯示,中國目前約有3.25億輛汽車行駛在道路上,在全球最擁堵的20個城市中,有8個位於中國。貝恩顧問公司 (Bain & Co)的一項調查發現,2017年,認為擁有一輛汽車能改善了社會地位的中國人,數量下降到了50%以下。和過去20年相比,2018年新車銷量開始下降。

中國政府正計劃進一步推動該產業的發展。中國政府表示,將允許外國汽車製造商完全控制它們在華合資企業,以增加競爭,吸引更多投資。中國政府還促進整合,也正在起草建議,鼓勵吉利(Geely)和長城(Great Wall)等成功的獨立企業,投資於國有車企。

但是,中國的汽車製造計劃並不想再利用規模擴張,在數量上超過西方,或是利用其國內市場的激烈競爭來追趕品質。中國希望利用產業政策,在通往未來的道路上,彎道超車西方。Alix Partners顧問公司的分析師Mark Wakefield 認為,這其中的一個關鍵因素是「有策略的主導」電動車。

這個想法有很多吸引人之處,一些西方國家政府已經要求汽油車要有退場時間,歐洲的排放規則正在收緊,英國和法國表示,他們認為2040年後,只使用內燃機(汽油引擎)的汽車將不再存在。So the market seems there,電動車市場已經隱約浮現。

世界各地的汽車製造商都知道,這種轉變正在進行,Tesla 就是建立在這個基礎上的。一些現有企業,比如大眾汽車就完全認同,但是相當多的歐洲、美國和日本公司,卻仍躊躇不前。在中國,這種擔憂要少得多。這一戰略,也適合中國其他產業的優勢,譬如,中國擁有一個巨大的電池生產產業,並希望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就像它已經成為太陽能電池板的主要供應商一樣。

中國政府已經採取了許多手段,來增加電動汽車的供應和需求。汽車製造商在生產新能源汽車時,包括油電混合車、燃料電池驅動車以及電動車,可以獲得一種可交易的信貸。今年,汽車製造商被要求,去取得或購買相當於其內燃機(引擎)銷量的信貸額,稱為新能源汽車的雙重信貸政策。政府要求汽車製造商,在2019年創造相當於銷售額10%的新能源信貸。到2020年,這個比例會升至12%。

為了刺激需求,電動汽車得到了慷慨的補貼,並免除了購置稅。此外,在中國最大的六個限制車牌城市中,消費者購買電動汽車則不受限制。進一步的措施包括,要求公共部門機構購買電動汽車,以及支持使用電動汽車的汽車共享企業。另外,中國的充電基礎設施遠遠領先於世界其他國家,北京的公共充電站就比德國還多。

綜合以上所述,這些刺激措施創造了電動汽車的繁榮,預計中國今年的電動汽車銷量,將達到150萬輛,而2018年為110萬輛。

與蓬勃發展的國內市場相比,中國電動汽車的出口迄今仍然很小,但它的巴士製造商正在為我們指引道路。在全球流通的40萬輛電動公車中,幾乎全部是中國製造的。中國最大的客車製造商之一比亞迪表示,其生產的車子遍布在其他國家的300多個城市中。

而出口不是唯一一個塑造全球力量的方式,它還可以把供應鏈吸引到中國來。如果電動汽車有更多供應鏈在中國,中國製造的動力系統,就有可能成為全球標準。

中國在電動車方面的領先速度,使其處於有利地位,這可以從兩個新的交通模式轉變中獲益,那就是自動駕駛和共享。在西方世界,汽車企業不再只是汽車製造企業,而是加上科技的角色。在中國也一樣,三大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Alibaba)、百度和騰訊(Tencent),正處於投資在自動駕駛汽車、移動應用以及電動汽車的中心。但與中國的汽車製造商不同,這些中國的科技巨頭早已經是世界級的。

中國的互聯網用戶比其他任何國家都多,它產生的數據也比其他任何地方都多。無處不在的數位支付系統,有助於為中國迅速壯大的中產階級提供無縫服務,他們是世界上最熱衷於嘗試最新電子產品和應用程序的人群之一。

羅蘭貝格顧問公司 (Roland Berger)表示,2017年,中國約10%的汽車是「共享」的,也就是說,要嘛拿來做計程車,要嘛用於被叫車、拼車和類似的計劃。這個數字是西方的十倍。如果世界正在從「人人都擁有汽車」的目標,轉向「人人都能在需要時獲得出行流動」的目的,那麼中國將會遙遙領先。

除了投資叫車服務,這些科技巨頭還將資金直接投入汽車製造。百度和騰訊是Nio(蔚來)的投資者,Nio是「中國特斯拉」中最有前途的一家。Xpeng(小鵬)、VMMotor(威馬)、Byton(拜騰)等公司,都打算生產既能應用、又能延伸智慧型手機的汽車。

這些科技巨頭也在自動駕駛方面取得了長足的進步。百度還與公車公司金龍合作,在包括北京和深圳在內的幾個中國城市,部署無人駕駛巴士。他們希望在2019年,在日本的道路上引入這種技術。

最關鍵的是,中國正在成為5G移動通信技術的全球領導者,預計5G技術將對自動駕駛汽車所需的快速連接至關重要。

在這個領域,中國汽車製造產業的弱點,可能也會是一種優勢。在西方,科技公司和汽車製造商之間的合作是謹慎的,兩邊都不想付出太多。但是,中國占主導地位的科技公司與國內汽車製造商,甚至外國製造商都有著密切的合作關係。

中國的計劃,是為出行創造一個生態系統,包括汽車、應用程序、數據、標準、通信等,而且最好可以部署在全世界各地。文章最後提到,如果汽車製造業只面臨一場巨大的技術變革,那麼來自一個歷史記錄不長國家,有如此的雄心壯志,可能顯得有些狂妄自大。但電動化和自動駕駛的雙重挑戰,正把西方現有企業壓得喘不過氣來,一些企業(或許很多企業)可能會崩潰。

中國汽車製造商和科技巨頭,將面臨來自西方同行的激烈競爭,而這些西方同行在創造出行產業的未來競賽中,目前仍然處於領先地位。但是,如果中國公司比他們的競爭對手做得更快、更便宜,他們將來就不會僅僅存在在中國的公路上,也可能會延伸到世界其他地方的高速公路上面。

最後和中國有關的文章還有五篇,在財經板塊第四篇第63頁,《經濟學人》以〈Americans will pay for them〉(美國人會為此買單),對中美貿易下了註解。

《經濟學人》引述兩批學者的研究,認為儘管一些美國生產商會從較弱的競爭中獲益,但美國進口商將吞下關稅成本,去支付更高價格投入,而消費者和生產商的損失,將遠遠超過他們的獲利,美國最好做好迎接高物價時代的準備。

另外在商業板塊最後一篇的Schumpeter熊彼特專欄,《經濟學人》用「掰手腕」來比喻中美摩擦下,美國企業夾在中間,抵禦道德底線面臨的痛楚,讀來很有意思。

商業板塊第57頁還有一篇文章,標題是〈A budding trade〉(一個剛剛發芽的貿易),談的是最近攪動中國資本市場的工業大麻。文章提及中國如今種植了全球一半以上的工業大麻,光2018年的銷售額就有12億美元,而CBD(大麻二酚)之父譚昕經營的漢麻投資,更是在處浪頭尖上。

中國板塊有兩篇文章,第一篇在27頁,談的是4月3日即將提交香港立法會,進行首讀及二讀的「逃犯條例」,當然它又引來了香港人的上街抗議。《經濟學人》直言,這些事件均令香港人感到憂慮,並在末段拋下一句:「在一片已經讓大家對司法體系不安的領土上,要逐步建立信心將很困難。」(In a territory where many people have misgivings about Chinese justice, it will be hard to instill confidence。)

第二篇在第28頁,標題是〈The sky’s the limit〉(天空的極限)。文章談的是,即將在今年九月啓用的北京大興機場,這個有著金色屋頂,面積相當於35個足球場的新機場,將迎來中國建國七十週年,並且讓中國超越美國,成為全世界航空流量最大的國家。不過經濟學人在文章結束前,諷刺中國解放軍竟然擁有75%的中國領空,所以,中國的機場延誤看來不會疏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