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美國主流媒體的部落化、記者洞穴化與專業權威流失(下)

美國主流媒體的部落化、記者洞穴化與專業權威流失(下)

發文時間: 2019/04/12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13,750+

「全國大同情男星種族和同性戀仇恨事件」和「全國大批判天主教白人高中男生種族歧視事件」,這兩則事端說明什麼問題?誤導同情、誤導批判,都搞錯方向。美國新舊媒體既「面臨」危機,也「製造」危機。

民調顯示新舊主流媒體加速部落化、記者洞穴化 

16世紀的英國思想家培根(Francis Bacon)深刻指出,人類思想的盲點存在於部落的謬誤(或譯為偶像、假象,但不夠清晰明確)、洞穴的謬誤、市場的謬誤和劇場的謬誤。這四大謬誤(或譯為四大偶像),便是四大障礙與心理遮蔽,造成個人與人類集體主動和被動地對事情認識不清。

目前觀察,美國媒體已經愈來愈趨於部落化,而新聞工作者愈來愈洞穴化,對新聞的處理,陷入同溫層式的「性相近,習相遠」,反向扭曲操作,拿自己預設的狹隘而帶有偏見的觀感和結論,戴著有色眼鏡,有用意地去選取所願意相信的、為我所用的信息材料,便加以處理發表。至於培根所指出的市場的謬誤(語言語意之蔽)和劇場的謬誤(教條派別之蔽)兩座大山,媒體與記者也都始終扛著,自不消說。

趨於部落化和洞穴化如此一來,觀點和立場早已經預設,原本應該重視事實真相的新聞採訪,重點轉移到帶有偏見的新聞處理,新聞處理過了頭就變成了新聞製造。

最近有兩個關於媒體觀感的民意調查,支持這個觀點,讓我們可以基於統計數據分析,認識到世界媒體的範式變化已經導致言論自由和民主體制雙雙遭遇挑戰。

美國新興媒體Axios (希臘語,意思是值得)先在此簡單介紹一下,這家媒體雖然剛成立不到三年,但是由於領導團隊出身於《華盛頓郵報》,在2007年先成立過一個成功的美國政治新聞網站《政治》(Politico .com),所以受到重視。Axios採用不同於傳統方式寫作新聞,重點是言簡意賅,以手機為目標載體。它對於媒體趨勢的掌握突出,在創始宣言中說了這麼一句沉重的話:「媒體殘破,往往行騙「(Media is broken—and too often a scam),透露出的理念與呼聲,顯得不同凡響。

《值得》所做的民意調查得到比較多的注意,我在這裡引述的兩個民意調查都是《值得》的作品。

7成民衆深信傳統大媒體蓄意報導假新聞

第一個調查關乎美國傳統媒體面臨的信任危機,它是在去年6月做的,統計得出平均有高達7成的美國讀者認為「傳統大媒體報導的新聞,至少在某些時候自己明知是虛假的、錯誤的或者是在蓄意誤導。」明知故犯?那不就是在「製造新聞」、「製造對立」嗎?

• 共和黨以及傾向於共和黨的獨立選民,持這樣的看法的人更高達92%;民主黨讀者也顯然不低。

• 前述7成讀者中的65%相信,媒體明知故犯是因為媒體別有所圖。

• 對於識別假新聞的能力,共和黨讀者和民主黨讀者分別有78%和73%很有自信。這讓人想起了一句話,「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7成5很有自信,意味著社會已經明察秋毫、訓練有素了。

• 新聞報導的真假和黨派政治極有關係,同時兩黨讀者都大約有半數只看自己相信的媒體。

• 目前民主黨的讀者有高達57%會去上谷歌查核報導的新聞事實。

調查結論可以濃縮為一句話:美國大多數的讀者和觀眾都深信,傳統大媒體就是在蓄意報導假新聞。

這個調查結果,真是對美國人民所享有的新聞獨立與言論自由給予了極大的諷刺。冷戰時代西方人嘲笑共黨控制下的蘇聯《真理報》沒有真理;曾幾何時,《紐約時報》和NBC、CNN固依然獨立自豪於政府之上,可也不時自由任意於事實之外。川普以總統之尊慣常抨擊主流媒體製造假新聞,自然不太恰當,但不能不說它存在著普遍民意基礎,本調查可以參佐。事實甚至可以從旁證明,當今民粹主義如此氾濫,主要原因是包括媒體在內的全球精英與建制機構層的普遍失職。

美國主流媒體遭遇時代反動,其來有自,不可逆轉。我每回到亞洲看到各地若干政治性言論對這些平均高達7成的美國人已經非常懷疑的東西,依然基於歷史慣性和通路控制而給予高度採信和盲目崇拜,跟著一同墜入部落化和洞穴化的陷阱而不自覺,一方面感到時空錯亂,另一方面感到十分憂慮(經濟性言論必須根據實際數據說話,情況比較好)。事實上,不只亞洲,歐洲也如此。

美國主流媒體已經碎片化、黨派化因而部落化和洞穴化,它們絕大部分有傾向性,只想牢牢抓住同溫層。部落化和洞穴化,導致它們對政治新聞蓄意給予負面而不實的報導,世界各地的讀者不明就裡,如果以為美國的主流媒體仍然保持往日權威而繼續跟風呼應,差矣!若干台灣背景的媒體還有一個工作習慣,將外電做綜合報導,以外電做為一個整體來全稱對待,不註明實際出處,更是不利於讀者判讀。

矽谷社群媒體對自由民主構成負面影響

第二個民意調查關乎矽谷社群媒體面臨的信任危機,它是在去年11月做的,統計得出美國人愈來愈關切矽谷科技產品所導致的負面問題。

高達55%的受訪人希望大社群媒體受到政府管制,與一年前相比提高了15個百分點。這與去年爆發的劍橋分析醜聞和恐怖分子利用視頻平台製造動亂有直接關係。

共和黨、民主黨和獨立選民對這個問題的重視竟然難得地趨同。

• 共和黨人認為,矽谷大社群媒體被自由進步派的管理團隊所操控,刻意打壓保守派的自由人觀點,形同在社群媒體上進行新聞檢查。

• 民主黨人認為,社群媒體科技容易遭到濫用而導致少數民族受到歧視。

• 認為社群媒體對自由和民主構成負面影響的,在一年內平均提高了14個百分點。民主黨提高到48%,共和黨提高到69%, 獨立選民提高到58%。社群媒體的處境堪憂。

歷史恐怕是會這樣記載:2019年春,美國主流媒體的質變、偏見、操控和濫用,對自由和民主雙雙構成打擊。媒體殘破,往往行騙。危機製造,以饗讀者。

美國新舊主流媒體是不是已經部落化洞穴化而導致專業權威流失了?大媒體時代的傳統老範式,早已成往日情懷,不可追悔。不講公正準則、失去客觀信賴,能僅僅靠討好讀者、流量驅動,就活得好好的,拿它無可奈何?應不至於。可以預見,在科技繼續向前發展的同時,媒體界的蛻變沖刷還會十分劇烈,目前的內容現狀似乎遠遠沒有達到普遍能夠接受的長期均衡點。

(原文刊載於2019年3月5日《ETtoday》;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