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非典型校長

非典型校長

發文時間: 2019/04/17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10,700+

桃園六和高中的林繼生校長,提到他以前有個學生,大學學測考七十二級分,大家都替她高興,認為臺交清沒問題,包括他自己在內,誰想到她的第一志願卻是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不只我們「質疑」,連就讀該系的學長都寫信給校長,要他「勸」這位學生,以免她日後後悔。

「於是我把她找來,在了解她的『選擇』及確定她的人生『定位』後,我鼓勵她堅持做自己,不必考慮別人的眼光,因為惟有依自己意願走出來的人生,才能稱得上完美。」

林校長又說,他有另一個學生考了六十七級分,最後上了中國的清大,他後來到中國去看他,順便問一下清大為何要錄取他,清大當局告訴我,他被錄取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堅持做自己,面試時侃侃而談自己的想法,對未來的人生路非常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感動了主考官而錄取。

當我在閱讀林繼生校長寫的「人生兩好球三壞球」時,我忍不住想到寫「疼痛,才叫青春」的首爾大學教授金蘭都(Kim Rando),但兩個人之間又有著明顯的區別。被學生選為「首爾大學最優秀教師」的金教授,受到法律訓練,在生活科學消費者學系任教,他在乎生命的對價關係,強調人要在世界上好好活著,就是要學會如何拿生命在跟世界做一筆划算的交易,強調的是「價值」。

但是來自台灣的高中校長林繼生,學習的是語文,熱愛的是哲學跟電影,他強調的是生命的「本質」,字裡行間期許著年輕人雖然不得不生活在一個充滿標準答案的升學主義下,但是要學會像哲學家那樣思考,才能找到使用人生的方法。

比如他在「一二三、不是木頭人」裡面,提到所謂的「不當木頭人」,並不代表人的情感應該豐沛到氾濫,而是要「有感」,而這個訓練自己從麻木到有感的過程,使用的就是哲學思辨重要的第一步:觀察(observation)。

在「你就是自己的英雄」這一篇,則是用「英雄」這個角色,來練習哲學中的「概念化(conceptualization)」,從生活事件中淬煉抽象能力,一旦知道如何找到事物的本質,就不會迷失。

至於用聶隱娘的故事來起頭的「堅持做自己」這一篇,說的其實就是尼采的「eternal return(永恆回歸)」。很多人用中文把尼采在《權力意志》裡寫的「永恆回歸」理解成「永劫輪迴」,甚至說這是「虛無主義」的最極端形式,只要心靈上能超脫到永劫輪迴下的虛無主義,就能成為「超人」,這種說法聽起來好像很厲害,但是根本無法用常識來理解。

但我更同意我的法國哲學老師奧斯卡伯尼菲博士的說法,尼采說的其實是生命的熱情,比如說一個人如何知道找到生命的追求,就是判斷這件事自己不但願意做一輩子,甚至下輩子,下下輩子都願意一直做下去,那才是真正的熱情,因為時間是環形的,如果物質有限而時間無限,一切事物也會無限重覆,宇宙會再來一次,生命會再來一次,所有事物也會再來一次,因此一個「超人」,就是找到一件能夠生生世世做下去的事情、而且充滿熱情的人,而不只是把生命拿來做該做、或是不得不做的事。

至於「門開著,就不是房間了」這一篇裡,就是從一個教育者的觀點,提醒年輕人認識沒有標準答案的「開放性思考」,在這個每個試題都有標準答案的世界的重要性,我們當中,很多人想是即使鳥籠打開柵欄,也不願意飛出鳥籠奔向自由的鳥,但是當鳥籠的門打開了,鳥籠還是鳥籠嗎?當我們用思考打開門的房間,這個門開著的房間,本質還是房間嗎?

當然,林繼生校長雖然說的是哲學,卻從頭到尾幾乎沒有提到「哲學」這兩個讓人聽了就膽戰心驚的字,而是用讓人容易親近的電影、文章與故事,來說哲學,我喜歡這樣的方式,也明白為什麼他是一位受學生喜歡的校長,如果時光倒流,我想我會極為樂意到他的學校,學習當一個會思考的高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