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科技獨角獸的麻煩/中國GDP即將反彈
解析《經濟學人》

科技獨角獸的麻煩/中國GDP即將反彈

發文時間: 2019/04/24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34,200+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2019年4月20日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在遠眺象徵美國矽谷的舊金山大橋前,一大片草原上,我們看見好幾隻獨角獸模樣的動物駐足或奔馳其中。再定睛一看,牠們其實不是獨角獸,而是戴著假的螺旋角的小馬罷了,甚至最遠那隻,還因為奔跑,讓螺旋角差點脫落。這明顯是在諷刺,近年來被冠以獨角獸名稱的新創企業,其實名不副實。

另外《經濟學人》在地上鋪的哏也很有意思,那是一朵朵代表滿地資金的小雛菊。上面還有一排大字:「The trouble with tech unicorns」(科技獨角獸的麻煩)。是的,數以百萬計的用戶、酷炫的品牌形象,以及充滿魅力的創辦人,確實讓很多新近崛起的新創企業,除了沒有靠譜的獲利路徑之外,貌似擁有了一切。但隨著這些超級高估值的新創企業進入市場,矽谷需要好好重新思考,對它們的孤注一擲到底對不對?

這期的另外一個重點,在於緒論第二篇第12頁,以及歐洲板塊第一篇第47頁。《經濟學人》以「The human spark」(人性的火花),用了一篇感人肺腑的文字告訴我們,關於大家對巴黎聖母院的關注度遠遠超過人命關天,這件事情並沒有錯。巴黎大火雖然毀壞了聖母院,但並沒有摧毀它。最讓人意外的是,這把大火反倒把越來越分裂的這個世界,透過這座身烙人心的文化遺產,重新緊緊的拉在了一塊。

這期和中國有關的文章共有五篇,我會細談的是,財經板塊上對於中國GDP的勇敢預測。這是經濟學人少見的一種直觀結論,值得我們再來的追蹤驗證。

另外,在Graphic detail及中國板塊的三篇文章也蠻接地氣的,不熟悉中國的讀者會覺得很有趣,我後面也會和大家簡單說明。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

這次的議題讀起來讓我感覺過癮,《經濟學人》毫不客氣的直言批評了全球的新創獨角獸現象,並分別在緒論第一篇第11頁,及第19頁的Briefing專文,以〈The trouble with tech unicorns〉(科技獨角獸的麻煩),以及〈A stampede of mythical proportions〉(一個難以想象的爭先恐後),直批這些獨角獸現象。緒論的小標題也說到了重點:〈科技新星擁有一切,除了一個高獲利的路徑。光有數以百萬計的用戶,酷炫的品牌以及魅力十足的老闆,這是不夠的。〉

文章一開始就說,投資人通常喜歡用動物來描述商業世界,例如熊、牛、鷹、鴿子…等。特別的是現在越來越多的小馬被稱為獨角獸,指的就是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科技新創公司。大家都說它們無比強大,可以橫掃世界,而且都有奇跡般的故事。

下個月Uber就將上市,籌集約100億美元的資金,這可能會是今年最大的IPO,也將是繼阿里巴巴和Facebook之後,美國有史以來第三大科技股。接著,Airbnb和WeWork將繼Lyft之後準備上市;還有 Pinterest,它已經在這期《經濟學人》付印前,宣布準備IPO。

在中國,去年開始的IPO浪潮正在爆發。藉著它們的時尚產品,和軍隊般大規模的用戶,這些公司的總估值將達數千億美元。他們和背後的創投資本(VC),急於以高價出售給一般的共同基金和養老金計畫。然而,獨角獸始終避不開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的商業模式到底是什麼?

正如《經濟學人》報導的那樣,去年已經上市,或正準備上市的這些所謂獨角獸,它們的虧損已經加總達到140多億美元,累計總損失,更是高達470億美元。

他們的服務,從乘車到辦公室租賃,往往都藉由打折促銷增加收入。它們的理由是,想憑藉矽谷流行的閃電式擴張哲學,以征服這個「贏家通吃」的市場;或者用簡單的英語表述,就是進行一個高速俯衝地面,以抓獲發現黃金的機會。

然而,有些獨角獸,其實缺乏其發起人曾經宣稱的規模經濟以及進入門檻。與此同時,越來越嚴格的監管,將限制他們快速行動和顛覆現有事物的自由。投資者應該要求它們降低其IPO價格,或者根本和他們保持距離。科技企業及其背後的支持者,也需要重新思考,這個已經成型的商業思想,到底有沒有可持續性。

在25年前,今天的這種獨角獸思想根本是不可能的。1994年,當時只有60億美元流入創業投資基金,而這些基金只往外投資了數百萬美元。在亞馬遜於1997年進行IPO之前,它總共也只籌集了1000萬美元。迄今,有三件事改變了,那就是雲計算、智慧型手機,和社交媒體,這使得新創公司在全球範圍內迅速傳播,而且增長迅速。

低利率更讓投資者瘋狂追逐回報。包括Google、Facebook、阿里巴巴,以及騰訊在內的一小撮超級明星,他們都向大家證明,巨大的市場,高額利潤和自然壟斷,以及輕資產和輕監管,是可以創造無盡財富的方程式。

突然之間,科技變成了一個神奇的祕方,而且被盡可能的應用到所有行業,它們更使用大量的資金,去加速整個過程。

毫無疑問,獨角獸比2000年科技泡沫時的美國火雞更有實質性,例如當時的Pets.com,它在IPO後十個月就破產了。搭車應用程序確實比出租車更方便,食物快遞也越來越快,串流媒體音樂也比下載音樂更方便。

就像Google和阿里巴巴一樣,獨角獸也都擁有龐大的用戶群。他們的核心業務,可以通過將IT外包給雲提供商,來避免擁有重資產。正如它們的IPO文件指出的那樣,他們的銷售確實增長迅速。

最令人擔憂的就是,他們的損失反映的並不是暫時的增長痛苦,而是一個有爭議的市場,和滿地泛濫的客戶。看看某些特立獨行的壟斷巨頭,因為網絡對每個用戶越有價值,人們就會越頻繁地使用它,也因此Facebook才會在社交網絡中,占有67%的市場份額。

但獨角獸的動態並不是這樣,儘管它們會補貼,但乘坐共享的乘客並不會被鎖定在某一家公司, 難怪Lyft 上市後的股價,會比其IPO價格下跌了超過20%。任何人都可以租用辦公室並出租辦公桌,而不僅僅是WeWork。一些獨角獸,必須與其他資金充裕的競爭對手和成熟的公司進行作戰。Spotify於2018年上市,它在美國擁有34%的音樂串流媒體,但也避不開與Apple的正面交鋒。

所以儘管銷量快速增長,但由於獨角獸市場存在爭議,其利潤率始終沒有辦法持續改善。由於害怕失去客戶,管理人員不敢削減龐大的營銷支出。許多公司都在爭相開發輔助產品,試圖從用戶那裡賺錢。因為他們的企業周圍沒有深深的護城河,可持續性的問號始終籠罩在獨角獸身上,例如,如果Uber確實價值1000億美元,為什麼它的競爭對手不敢砸大錢,繼續跟進賭一把?或者,為什麼沒有一個成熟的科技巨頭,被誘惑進入這個市場?

來自外部的壓力,也讓閃電戰變得更加困難。上一代科技公司不像現在,需要面對這麼多的法規,所以他們當時可以先提前收費。如今,獨角獸開始被要求遵守法規,這包括:Airbnb無法閃避酒店應該徵收的稅,而Uber也被要求,必須具備出租車許可證的規定。還有種種包括數位稅收,數據和內容限制…等法律規定。有關獨角獸的投資者文件中,甚至有專門針對其法律風險和嚴厲監管提示的頁面。

這一切,對消費者都是好的。錢曾經被隨意扔在他們的身上,這十幾家獨角獸公司向大眾提供的補貼,每年高達200億美元。搜索和社交媒體等科技行業的制高點,已被某些巨頭壟斷。與此同時,投資者需要繃緊自己的神經,像Google和阿里巴巴的成功一樣,把一個企業推向巨大是很誘人;但事實上,大多數獨角獸,都面臨著長期的消耗戰和潮濕的邊緣戰,最終某些陷入困境的公司可能會被收購。

而且還有另一個風險隱隱出現,那就是大多數的獨角獸,都會限制投資者的投票權(Uber是一個例外)。而且其中某些還有「毒丸」計劃,如果公司最終仍然無法賺取足夠的利潤,來證明他們的IPO估值,它們就會很難被收購。而且投資者會發現,他們被很多限制干預。

矽谷和中國作為繁華科技的起源地,獨角獸的想法,正是在那裡發跡的。數十億美元正流向了創投、創始人和員工口袋,最讓大家耳熟能詳的,就是那些創辦人的豪華住宅、誇大虛榮的擴張計劃,和豪華的員工工作空間。

而迫切的問題則在於,這些資金將來能夠如何被回收,之後再投資到更新的科技公司?以高價購買客戶的理念已經結束,在獨角獸現象之後,一個嶄新且更有說服力的新創企業品種,必須被重新激發出來。

接下來我想分享的,是財經板塊第四篇第64頁,《經濟學人》認為的中國經濟發展,大標題:〈GDP in train〉(GDP 準備就緒);小標題:〈經過十年的低增長後,中國增長正準備奮起,不斷上升的信貸和基礎建設規劃,預示著一個即將到來的反彈。〉

文章說,25年前,上海只有可憐的一條地鐵。但到今天,它已經有了了16條線路,和700公里長的軌道,並成了擁有世界最長地鐵系統的城市。但還沒結束,上海市最近公佈了它在未來五年內,另外300公里的建設計劃,這還包括了路面鐵路。由於機器在地表下鑽孔,大部分的工作我們看不見,但是城市周圍的各種挖掘痕跡,提供了有關地下深處活動的線索。

他們不過是全國推動工程的一部分。用中國媒體的話來說,中國政府按下了基礎建設的快進按鈕,這是一種已經經過實踐、檢驗的方式。今年第一季度,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了6.4%,對大多數國家來說,這是令人羨慕的。

去年中國對經濟增長充滿擔憂,因為與美國的貿易戰似乎沒完沒了,加上中國股市暴跌,很多民營企業抱怨國有企業把它們拋在一邊。偏偏中國還在遏制債務,這更使金融體系發生震動,銀行不願放貸。

2018年中期,中國政府終於改變了方向,它減少了個人收入和企業利潤的稅收。當局命令銀行向小企業提供更多貸款,規劃人員更再次啓動了基礎建設的機器。去年7月份,包括上海在內的六個城市都成為受益者。挖掘設備的銷售額,在2019年的前三個月,飆升至八年來的季度高點。

除此之外,它的目標是今年要建設3200公里的高速鐵路,這幾乎與擁有第二大高速鐵路網絡的西班牙一樣多。

即使有著種種原因,許多觀察家仍然對今年的信貸增長感到吃驚。社會融資總額,主要包括銀行貸款和債券發行,第一季度達到8.2兆元人民幣(1.2兆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了40%,遠高於大多數預測,其中四分之一的融資是短期公司貸款。

在中國,這通常表明,在借款人提出要求之前,國有銀行就乖乖聽話趕緊撥款了。也因此,澳洲Macquarie證券的Larry Hu表示,增長可能會在年中爆發。

有人擔心最後刺激的範圍會不會不如預期?但更可能改變的,會是時間點而非規模,政府似乎正在加重其支持增長的計劃。

兩個政治因素可能有助於我們瞭解,首先是與美國的貿易戰。即使股市暴跌,但去年中國似乎已經站穩了腳跟。由於增長政策的有力度的傾斜,今年的數據反彈,推動了中國在談判進入主場的信心。

第二個是,10月1日將是共產黨統治中國70週年慶,中國將舉行一系列慶祝活動,它不會希望他們因經濟問題而受到抱怨。所以地鐵挖掘者,絕對可以樂觀期盼一個繁忙的夏天了。

除此之外,我們來談談剩下的四篇和中國有關的文章。

首先,《經濟學人》在Graphic details板塊,又從數據解讀,把矛頭拉回了中國。在本期第81頁,經濟學人用〈Gaining face〉(得到面子)這個標題,暗諷了中國在家裡屏蔽Facebook,卻在國際利用Facebook大肆宣傳中國。不過從數據來看,CGTN(中國環球電視網)的7700萬個粉絲及3.7億個按讚,《經濟學人》顯然不敢苟同。

另外在中國板塊第一篇第28頁,《經濟學人》以標題〈A breach in the wall〉(牆上的一個漏洞),從廣西一個小地方--東興,越南移工的例子,告訴我們中國面臨的人口老化及缺工的問題,也對中國政府曖昧不明的移民政策提出了建議。

在中國板塊第二篇第29頁,文章很有意思。《經濟學人》說的是,最近在中國甚囂塵上的一個熱門話題:一個微軟擁有的平台GitHub,本來只是一個允許軟體開發人員互相交流的平台,但由於不滿中國科技企業的漫長工時,最近爆發了一個網上維權運動,進而牽引出了「996」這個話題。這指的是,科技公司常常每周工作六天,每天上午9點到晚上9點的工作時間表。

沒想到,在引來馬雲與劉強東的批評後,事情愈演愈烈。《經濟學人》提醒中國政府及科技企業,千萬不要小覷這個事情的後續發展。

最後一篇文章是第30頁,喜歡探討時政的茶館專欄。這一次《經濟學人》帶我們看的是,最近國際情勢的變化,讓西方各國有了再次集結、對抗中國的想法。

關於這個事情,經濟學人觀察重點在於,北京各國大使館最近的動作頻頻。認真說起來,事情起源於,中國強硬對待15位西方大使,他們去年寫信要求與新疆書記陳全國會面的事件。接著,北京就開始出現了各種西方國家大使集結的次團體。《經濟學人》提醒中國,它自己正是那個促使西方國家再次團結的始作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