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方祖涵華盛頓 > 運動賭博商機與危機

運動賭博商機與危機

發文時間: 2019/04/23   文 / 方祖涵華盛頓 瀏覽數 / 10,750+

周末晚上的路易維爾肯德基炸雞球場,普度大學與維吉尼亞大學正進行季後賽八強殊死戰。兩支球隊前次打進四強都是將近四十年前的事情,這場攸關校史與榮譽之戰就跟其他美國大學三月瘋季後賽一般,席捲各種收視平台觀眾目光。

球賽正如預期般精彩,儼然柯瑞上身的普度大三後衛艾德華茲單場投進十記三分球拿下四十二分,仍然不敵維吉尼亞團隊合作,延長賽結束前一秒普度落後三分,控球權又在維吉尼亞手上,球賽進行至此勝負才大致底定。

不過,對於不少球迷來說,最後那一秒鐘比球賽勝負更重要。普度在維吉尼亞大學球員接到發球立刻犯規,希望換來對手兩罰落空後再一次反攻機會。結果那並沒有發生,維吉尼亞控衛克拉克球季罰球成功率八成一,穩穩投進兩次罰球,所以最終比數變成八十比七十五,普度以五分飲恨。

最後一秒鐘之所以重要,是因為賽前賭盤開出維吉尼亞讓四分半,換句話說,最後一顆把兩隊得分差拉到五分的罰球,影響非常深遠。拉斯維加斯賭場有賭迷單場壓注普度三百卅萬台幣,從贏到輸就在那最後一罰。

從去年五月美國最高法院裁決各州可自行開放運動賭博後,合法賭盤從此邁入新紀元。過去廿多年間,僅在內華達州有合法運動賭博,可是規範此事的聯邦法規被推翻,迄今已有另外六州立即跟進開放,其中包括擁有美東最大賭城大西洋城的紐澤西州。

各州開放運動賭博最大考量皆為經濟因素,不管從稅收還是地方發展角度看,賭迷可能帶來收入都很可觀。以大西洋城為例,此處曾是川普發跡地,卻隨著他旗下飯店數度破產而變得殘敗不堪,州政府因此寄望藉合法運動賭博挽回商機。

這幾天走進大西洋城賭場的客人,很難不發現他們全力發展運動賭博的野心。每個酒吧電視都是大學籃球轉播,身穿啦啦隊服女郎在原本專門賭馬區域發送小籃球,甚至連會議室都變成下注空間,門口還有模仿球場的飲食攤賣熱狗與飲料。此外,因為紐澤西州開放網路下注,只要上網位址能被辨明在州內就可以,各大賭場也力推自家網站,希望將客人一網打盡。

面對如此變革,運動聯盟自然是首當其衝。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各大職業聯盟都嘗試阻擋賭風,同時避免在內華達州設立球隊,以免跟賭盤扯上關係。如今開放勢不可擋,各地皆可合法賭博,逃避或抗拒再也不是辦法。像職業籃球與冰球聯盟不但要求分紅賭金,更與賭盤達成協定合作行銷,這些都是因應現實所做的必要調整。

無庸置疑地,投注賭金運動迷是最忠實觀看比賽的族群。然而賭博猶如兩面刃,在額外收入與球賽公正性間,北美職業與大學運動正加速駛入一個刺激卻危險的未知領域:當薪水是零元的大學控衛知道最後一秒罰球將影響天價賭金時,究竟那顆球是該進,還是不該進呢?

(作者為運動文學作家)

(原文刊載於2019年4月4日《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