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汪培珽台北 > 永遠讓自己有退路

永遠讓自己有退路

發文時間: 2019/04/26   文 / 汪培珽台北 瀏覽數 / 14,750+

面對你愛的人,永遠不要選擇兩敗俱傷的那條路走。有時候退一步,就是幫自己下次可以進一步。

跟父母吵架,孩子很難占上風的。父母只要搬出自己的「豐功偉業」,孩子是依靠父母長大的,他們能怎麼反駁。「早知道當初一生下你,就該一把掐死,你現在就沒機會罵我了。」一碼歸一碼,父母亂說話,對事情一點幫助也沒的。

我想讓姊姊沒人管一陣子看看。既然你不需要媽媽,媽媽也不需要自討沒趣。別誤會,我不是賭氣,我也沒準備要離家出走給小孩什麼「教訓」。到時我會不動聲色地跟姊姊說媽媽台灣有事,不會讓她知道我是因為她才走的。這才是我該有的態度。到時透過電話,父母的關心,或是你需要父母的幫忙,我們一樣不會少。因為接觸不這麼頻繁,讓雙方都有機會喘口氣,也應該是好事。我也好奇媽媽離開多久,孩子會主動希望媽媽快點回家?

這個決定,我是以「不考慮弟弟」為假設前提。沒下最後決定前,我先問弟弟:「媽媽明天回台灣住,好不好?」

「好啊,」他的神情很輕鬆,「住多久?先不要太久。不要超過一個月吧。」這個死孩子,我心裡的時間單位是「星期」,你竟然馬上就以「月」起跳了。

「都可以。你想媽媽回來,我就回來。」

弟弟想想又說:「不要明天吧,才開學,下星期開始吧。」

「都好。」我跟弟弟開誠布公自己的想法。「說不定姊姊沒有媽媽管,會更用功也不一定。」

「可能喔,我可能也會更用功。」弟弟說。

當孩子失去依靠時,不見得會從此「放蕩」下去;人的求生本能,可能還會帶領自己更負責。

「好,先這麼說定了。爸爸這個週末出差,我就跟他回台灣。」我說。

弟弟接著去廁所上大號,出來的時候,手裡是開學剛發的數學課本。弟弟的功課從來沒被父母管過。成績中上。他花了一半的時間在自己的興趣上。但是他說,今年想申請獎學金,要開始用功讀書了。

「哇,你竟然在看數學課本。」我又突然想到:「萬一數學有問題,你要問誰?」

「對啊,我看你還是不要回台灣好了。」弟弟說。這時我才知道,他的年齡還不到,還不能全然接受媽媽不在家的日子。

第二天,姊姊放學回家,雖然她昨天才「罵」過媽媽,還是主動來說話。我的眼睛還腫腫的,沒有很熱絡。晚上十二點,當我推她的房門進去問她要不要睡了,發現她在網上看影片。她的臉很臭。我問她還要看多久,她說五分鐘。她知道我規定不可以在平日上網看影片。十二點半我又推門,她還在看,我很嚴肅地請她關掉,然後將她這陣子「說話不算話」的行徑一一數給她聽。「姊姊,你要別人尊重你,你要先說話算話。你今天要背的三十個SAT單字,背好了嗎?」

「我還沒有要睡,我等一下背。」我轉頭回房間,磨了十五分鐘,等我又走進她的房間時,還好,她已經關燈睡了。

第二天早上她不能坐校車,因為學校有更早的分組討論要參加。她正準備出門,我問需不需要媽媽開車送你,她說不用。我拉著大門看她等電梯說再見,最後一秒鐘,她說:「媽媽還是你送我好了。」原來她想我送她,那可以節省她一半的時間和力氣,但不好意思說。今天不是我拉著大門看她下樓,她是不會拉下這個臉請媽媽幫忙的。我想幫她,跟之前的事一點關係也沒。我說了,一碼歸一碼,不要混為一談。不能說因為我為她付出全部,我就有權逼她聽話。孩子要不要聽父母的話,跟你為孩子付出多少不相干。孩子必須在心裡認同你,這樣的聽話才有意義。

四十分鐘我送完她回到家裡。發現自己的skype有姊姊的留言:「晚上我們一起在外面吃飯?」我沒問為什麼,雖然她說要順便去買開學的文具,但是如果她不是真心想跟媽媽吃飯,她只要跟我要錢,我也不會因為任何原因故意不給。這點孩子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