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楊艾俐洛杉磯 > 看美國如何初選

看美國如何初選

發文時間: 2019/04/26   文 / 楊艾俐洛杉磯 瀏覽數 / 10,350+

最近看到民進黨、國民黨為此次總統初選的惶惶擾擾,感慨萬千。台灣政黨的初選其實是黨由誰當家作主,誰就決定初選規則。在政黨政治健全的國家,初選是國家的事,不是黨內的事,不單注重結果,也注重民主程序。

20世紀初美國進步運動盛行,一連串政治、經濟、社會改革開始,初選也從此誕生,1960年代又是美國大改革時代,改善民權,初選制度也大幅改進,達到公正、公開、公平。

美國總統、參眾議員,甚至連法官都有全民初選,由州里的郡辦理,初選只要候選人登記,就能列入選票,到時開票結果一翻兩瞪眼,不會有樣本夠不夠廣、全民調還是黨內民調、要不要辯論等問題。

各地的選委會主委是文官,不隨政黨輪替,因此在選務上可以保持政黨中立,不會有中選會主委隨著政黨輪替而調動。美國的初選和大選一樣慎重,至投票所,選務人員要核對身分證明,電子投票,不能彼此交談,沒有人頭黨員或者冒充身分者,投票結果出爐後,候選人很少置評。

但美國初選還是保持各州的彈性,主要有開放式(選民可投各黨候選人)和封閉式(選民只能參與自己所屬政黨的初選投票)。無黨者(獨立人士、無政黨意向或無註冊為政黨成員的人)不得參與。也有採取兩者混合式。

美國視初選為大選的先驅,所以很重視其程序正義,很多初選辦法不能黨內隨意改變,甚至必須經過州議會同意,所以沒有「換柱事件」。2016年民主黨左派人士桑德斯就攻擊美國的初選制度太僵硬,但只是少數人的意見。不像台灣,國民黨初選方法喬不攏,民進黨初選可以把已經訂的日期延期。大多數選民需要一個穩定、可預測的程序及制度。

小州的初選也會引人注意,長久以來,2月舉行的愛荷華州初選,常是大選的指標,川普就是在選前去了很多次愛荷華,跟一般民眾話家常、拍肩拍背,贏得初選。由於受到媒體及全國的關切,初選很難有作弊的可能。

初選更有無數場辯論,不管候選人是否為現任總統,或競爭者過去曾為從屬關係,誰都得上台接受挑戰。等於候選人在大選前先要過五關斬六將。以前國民黨在關中掌提名權時,要台北市議員候選人到各區去辯論,逼出戰將,現今名嘴趙少康當時就是辯論出來的政治金童。現任總統蔡英文所說的「我不可能和自己的行政院長辯論」,在民主國家會被笑掉大牙。

美國選舉能讓人借鏡的不止初選制度,還有讓不在籍人士享有投票權。事實上美國、歐洲國家都有此制度。在美國,不在籍人士只要去美國各郡的選委會登記,選委會就會在正式選舉2個月前寄給不在籍人士選票,讓他有足夠時間投票後,再寄回原單位(以選舉日郵戳為截止日期),不在籍人士選票很少會改變選舉結果,但歷史均有例外,2000年小布希和高爾之爭,就是在佛羅里達州的不在籍人士投票票數確定後,小布希才最終獲勝。

前陣子,在台的印尼看護都收到印尼來的選票通知,這是給印尼移工的選票,也看到很多印尼移工到指定場所投票,此情此景再加上令人哭笑不得的國、民兩黨初選,號稱亞洲民主先進的台灣,還能如此標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