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南非的最大賭注/英國對華為的巧妙安排

解析《經濟學人》

南非的最大賭注/英國對華為的巧妙安排

發文時間: 2019/04/30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19,050+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2019年4月27日 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這期《經濟學人》把我們的視角,從科技產業又拉回了地緣政治,並以淺藍略帶彩虹色帶的封底,配上了南非現任總統拉瑪佛沙(Cyril Ramaphosa)一貫敦厚溫和的咧嘴笑容。是的,這個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前南非大主教戴斯蒙.圖圖(Desmond Mpilo Tutu)於1994年稱為彩虹之國的南非,即將於5/8 舉行總統大選。

《經濟學人》認為,把這個彩虹國度清理乾淨的最好方式,就是繼續支持Cyril Ramaphosa 續任總統,因為他已經成功把南非從瀕臨破裂拯救回來。不過《經濟學人》也提醒,即使他的政黨贏得大選,後續的工作仍然困難重重。

封面上還有兩排文字,大的白字寫的是:「South Africa’s best bet」(南非的最佳賭注);下面一排黑色小字:「How Cyril Ramaphosa can clean up the rainbow nation?」(他要如何清理乾淨這個彩虹國度?)

這期雜誌還有兩個讓我感到興趣的議題,一個是對於華為事件的深入探討,《經濟學人》用了緒論第二篇第10頁、第18頁的Briefing專文,以及商業板塊第一篇第53頁三篇文章,討論這個話題。

首先,《經濟學人》以〈Right call on Huawei〉(對華為的正確做法),認為英國精心設計,用來對應中國華為的方式,可以做為其他國家的模範,並認為這是英國一個巧妙的妥協方案。另外還以〈Communication breakdown〉(通信故障)作為Briefing專文標題,帶我們一窺華為如今正如何處於政治爭議的核心。

而商業板塊上更有意思,《經濟學人》以〈Dragons, disrupted〉(龍群,腳步亂了),表述各國對於中國企業越來越謹慎的戒心,也讓其他中國企業的國際化,越來越顯得磕磕絆絆。

另外,《經濟學人》還帶我們看到了石油市場的最新變化,在緒論第14頁的最後一篇,以及財經板塊第一篇第59頁兩篇文章,發表看法。

在緒論的標題是:〈Spoiling the mood〉(敗壞心情),讓我們注意油價的上漲,可能會阻撓全球經濟的反彈,文章分析的極其到位有見地,值得一讀。另外在財經板塊的標題則是:〈Crude tactics〉(粗暴的手段),嘗試帶我們看看,美國想要怎麼重塑石油市場。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經濟學人》除了緒論第一篇第9頁的Summary之外,還特別在40頁之後用了八篇文章,分別從South Africa南非、Corruption貪污、The ANC非洲民族議會、Father of the nation國父曼德拉、The economy經濟、Land reform土地改革、Education教育以及The future未來,方方面面帶我們看懂南非現在的真實狀況。

文章大標題是:〈Good man, bad party〉(好人,糟糕的宴會);小標題:〈南非最佳的賭注,就是把這個彩虹國度清理工作交給Cyril Ramaphosa。〉

文章一開始說到,自曼德拉(Nelson Mandela) 時代以來,南非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ANC)最有效的口號之一,就是「a better life for all」(讓所有人過上一個更好的生活),藉此與舊的種族隔離政權形成鮮明對比;當時的政權,只承諾為白人提供良好的生活。

做為一個幫助黑人,使他們免於受到投票和種族隔離限制的政黨,ANC自1994年種族隔離結束以來,一直統治著南非,而且總是能夠很大幅度的贏得全國大選。但麻煩的是,當一個擁有所有權力的政黨出現時,那些尋求權力,並想得到財富的人,就會開始陸續加入該黨。

在2009年至2018年,祖馬(Jacob Zuma)暴烈統治時期,腐敗始終是一個問題。在他統治期間,更精確的一個口號是:「為總統和他的親信帶來更好的生活」。

正如我們在這期的特別報道所描述的,在這九年的失去歲月裡,Zuma的密友有系統地掠奪了國家。腳踏實地的監管機構被趕走了,投資者陸續逃離,經濟增長甚至陷入停滯,公共債務又不停飆升,失業率更從23%上升至27%。

那個臃腫,被極盡掠奪的國家電力公司Eskom,再也無法持續地保持南非燈光亮起,或工廠的嗡嗡作響。腐敗完全削弱了南非的公共服務,許多南非人對警察感覺害怕。將近80%的9歲和10歲的孩子,沒有辦法閱讀或理解一個簡單的句子。

然而希望出現了。Zuma已經離開,他被自己的政黨驅逐,現在被指控犯有大約700項腐敗罪。Cyril Ramaphosa作為這個政黨的領導人和南非的總統,其實是一個誠實的改革者,他也是一位非常嫻熟的政治家,曾經成功說服了那個奉行種族隔離的政權放棄權力。

在5月8日的選舉,選民可以有一個選擇。他們是否再次支持ANC,相信Ramaphosa將繼續清理他的政黨,並振興國家?或者他們會給反對派一個機會?

把執政黨掃地出門的理由很強烈:它已經執政了25年,對任何人來說都太久了。儘管Ramaphosa非常努力,但他的陣營仍然充滿了騙子,其中一些人太頑強,以致總統也沒有辦法處理。儘管ANC的的意識形態明確,但它最近也開始浮現令人擔憂的傾向左翼民粹主義氛圍,例如,它宣誓要改變憲法,把土地「重新分配給黑人和窮人」。這實際上意味著,對南非白人農場主人所擁有土地,進行無償沒收和再分配。

支持反對派民主聯盟(DA)的力量也很強大,它比ANC更乾淨,其魅力十足的年輕領袖慕斯.邁馬內(Mmusi Maimane)支持自由市場。 它所經營的部分地區,包括開普敦和約翰尼斯堡,都是在黑暗和無能的海洋中,少數有效率的島嶼。雖然南非絕大多數城市都是由ANC控制的,但Good Governance Africa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20名最佳治理者中,有15名屬於民主聯盟(DA)或相關聯盟。

《 經濟學人》曾經在2014年支持他們,但這一次,我們對它有很深的保留意見,我們以國家層面的角度,決定支持ANC。

我們的理由是一種痛苦而務實的決定。 DA有修復南非的正確想法,但它無法具體實施。DA仍然被視為由白人、印度人,或有色人種組成的政黨。因為黑人占南非人口的80%,並且大部分都支持ANC,所以DA不容易獲勝。

對於國家議會來說,關鍵問題是:ANC有沒有可能繼續贏得絕對多數?選舉會加強或削弱Ramaphosa先生的改革之手嗎?

如果ANC做得不好,它將傷害Ramaphosa,並讓他的黨派中,希望看到他下台的派系得到鼓舞。 這些是Zuma時代的既得利益者,他們不介意Zuma陣營過去因自身行為不當造成的負面形象。還有一些ANC的左派,他們認為Ramaphosa對資本主義過於友好,如果有機會,Ramaphosa的對手會希望用更容易被擺布的人替換他,但這將是災難性的選擇。

如果ANC沒有辦法獲得多數支持,並且必須與一個較小的政黨建立聯盟,事情可能會更糟。 它可能會被迫與經濟自由陣線黨(Economic Freedom Fighters)一起合作,這是一個黑人民族主義組織,在其種族主義和無視經濟現實方面的偏激,甚至超越了祖馬。這樣的聯盟,將會形成一個更加臃腫,腐敗和無效的狀態。

因此,最好的狀況是,選民能夠給予ANC絕對多數,從而增強了Ramaphosa的力量,讓他能夠甩開民粹主義者,並面對面處理黨內的壞分子。這樣,他就可以繼續他的艱難工作,用守法、稱職的人,取代無用的祖馬遺留份子。

在接下來的五年裡,他還應該允許檢察官自由地追捕掠奪者、打破Eskom的權力壟斷、 推倒扼殺工作機會的不當制度、成立推動教育改革的教師工會,並確保任何土地改革都在如果產權,而不是踐踏產權。

如果這些情況都沒有發生,將會讓南非有著很大的風險,因為ANC已經變得如此腐爛,以致沒有人可以改革它。然而,Ramaphosa迄今為止的記錄證明,他比任何人都更有可能完成這些必要的工作。

南非不能承受他競選失敗的後果,非洲其他地區也沒有辦法。儘管Zuma浪費了多年,但這個彩虹國家,仍然擁有非洲大陸最嚴整的經濟體系,也有充滿活力的公民社會和積極的媒體。 能夠在沒有內戰的情況下,成功克服種族隔離,南非長期以來就一直是令人鼓舞的啓發。 所有的一切現在都處於危險之中,但身為曼德拉最心儀的接班人,Mr. Ramaphosa 其實有機會挽救,他一定不能搞砸。

下一個我要精讀的是緒論第二篇第10頁,有關華為後續的報道。大標題:〈Technology and security〉(科技和安全);小標題:〈英國對華為和5G進行了巧妙的妥協,它處理有爭議中國企業的方案,是值得其他國家參考的典範。〉

文章提及,4月24日英國政府決定,允許該國5G移動網絡的部分建設,由中國華為負責。許多美國人,以及英國的其他盟友,會對英國的決定感到震驚,擔心這個國家太過天真,並且正向中國屈服。

畢竟,華為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具爭議的公司之一,並且處於地緣政治風暴的核心。美國擔心,電信設備製造商是中國間諜和獨裁者的Trojan(特洛伊木馬),並對西方利益構成嚴重威脅。美國一直在敦促它的盟友抵制華為。

英國的決定很重要,它是美國領導的「五眼」情報共享聯盟的成員,也是華為建立業務的首批西方經濟體之一。英國也有自己的電子間諜經驗,對華為更是瞭若指掌。其實英國的做法不是背叛,而是在密切監督下,在5G網絡的外圍允許使用華為的設備,並且在保護好英國及其盟友的安全前提下,提供一個明智的框架,讓華為有限制的參與商業應用。

華為從170個國家獲得的年銷售額,為1050億美元。它是5G網絡設備的領先供應商,這讓它能夠連接各種設備,並深深植根於各項經濟體系中。

華為與中國解放軍關係密切,這是長久以來就有的傳聞。過去兩年,其他國家對這個企業的不安與時俱增。今年2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威脅,要限制與使用華為設備的國家的合作,美國也試圖從加拿大引渡華為公主,以進行制裁處罰。

對於英國而言,最簡單的選擇,就是將華為從5G網絡中剔除,就像澳大利亞一樣;但那將是錯誤的。第一,是技術性的原因。拒絕讓華為成為硬體設備供應商,的確可以降低對方政府進行網路攻擊的風險;但國家支持的駭客,還是可以透過軟體編碼中的缺陷,駭進對方的網路。這就是為什麼俄羅斯可以在國外造成混亂,儘管這個國家在西方電信產業中,沒有任何商業角色。

第二個原因,是禁止華為,會產生地緣政治的成本。如果要拯救一個開放的全球商業體系,就必須建立一個框架,即使各國身為競爭對手,也能從經濟角度進行參與。華為透過硬體設備進行間諜活動,目前為止並沒有明確的證據,大多數新興經濟體也無意禁止它。少數美國盟友的禁令,有可能使世界分裂成兩個集團,並且可以無限上綱的阻礙從事合法活動的其他中國企業。

為了使調整過的政策取得成功,英國和其他國家將需要遵守三個原則。首先,是對華為設備隱藏的後門和錯誤,進行持續監控。自2010年以來,英國已經建立了一套體系,用以審查華為軟體和系統。這應該繼續,並擴展到其他5G提供商,目的是盡可能減少草率疏失造成的漏洞。

第二個原則,是限制華為的活動範圍。英國將把華為的裝備,排除了最敏感的網路「核心」和政府網路,軍事通信也應該保持獨立地位。 而同時與其他設備供應商合作,意味著如果出現問題,也很容易轉換其他公司。

最後的一個原則,是保留放棄合作的彈性。英國應該要求華為不斷提高軟體標準,並改善不透明的治理。如果不這樣做,應該毫不猶豫地放棄合作;沒有人應該天真的對待華為。

西方國家的正確做法,是減輕華為造成的風險,避免不斷升級的貿易戰,最後使西方和中國之間的經濟交往變得不可能。

這期和中國有關的文章,認真說起來有六篇,除了華為的兩篇以外,中國板塊有三篇文章。第一篇在第26頁,標題是〈Belt-and-road blues〉(一帶一路的憂鬱)。

《經濟學人》認為,中國的一帶一路沒有大家說的那麼充滿詭計,它的問題在於手伸得過長。即將於4月25日至27日,在北京舉行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全球領導人峰會,將會是中國安撫全球合作夥伴的機會。

第二篇在27頁,《經濟學人》用〈Folding the umbrellas〉(收傘),來形容4月24日,香港政府對於2014年雨傘運動中的兩名學者判刑的舉動。國際人權組織認為,這將對於香港的民主運動產生寒蟬效應。

第27頁的茶館專欄,這次用的標題是〈Naval dreams〉(海權強夢),內容主要在告訴讀者,中國如何利用它的海軍建軍70週年,向外顯示它的海權企圖心。

4月23日,各國軍艦包括俄羅斯、印度,全都全副武裝前往中國青島共襄盛舉。《經濟學人》認為,日漸崛起的中國海軍已經震撼亞洲,或許有一天它會改變世界。當然,美國海軍這次並沒有參加。

最後一篇,在亞洲板塊第25頁的Banyan榕樹專欄。《經濟學人》下的標題是〈Taiwan tycoon-turned-politician〉(台灣富豪轉身從政)。

文章指出,台灣選民本來就在經濟利益與外交政策中,面臨二選一的困難抉擇,而郭台銘參選,更凸顯了這個兩難困境。文章最後總結,郭台銘以一種「鄉愿」式回應,並把宣布參選,指向是媽祖托夢要他幫助辛苦人。不過,郭台銘要假裝自己是老實人,恐怕沒那麼簡單,就像一位年長的媽祖信徒說的:「把媽祖政治化並不恰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