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楊艾俐洛杉磯 > 既生瑜,何生亮?

既生瑜,何生亮?

發文時間: 2019/05/03   文 / 楊艾俐洛杉磯 瀏覽數 / 23,850+

自從郭台銘宣布將投入國民黨初選,投下明年選舉震撼彈後;韓國瑜從美國回來,一連串正負面評價,傾瀉而出,親藍人士分裂,有如綠營分裂,兩黨各候選人似乎都忘記真正的敵人是誰了?

圖/資料照,圖左為高雄市長韓國瑜;圖右為鴻海董事長郭台銘。

其實,比較韓國瑜與郭台銘兩人,會發現很多相近處,都以中華民國為榮,都有群眾魅力(郭台銘稍遜一籌),但兩人性格相異,韓國瑜溫和,郭台銘霸氣,兩人都直話直說,但有不同打動人心的語言;韓國瑜善於從基層凝聚自己的政見,確實有悲天憫人胸襟,郭台銘從國際、兩岸、大勢看出台灣的優缺點,替台灣未來找出路。但是兩雄相爭,必有輸贏,著實讓人感慨:江山多嬌,代有人出,既生瑜,何生亮?

韓國瑜在去年9月開始掀起滔滔韓流,11月24日的高雄市長選舉韓國瑜贏陳其邁15多萬票。但是是時勢造英雄,或英雄造時勢,還是很難分清楚,兩者都有吧!

高雄人心思變,比起陳其邁溫文儒雅,含著銀湯匙出生;韓國瑜拿著礦泉水,坐下來吃滷肉飯,跟來來往往的人勾肩搭背,所以這是場庶民對貴族的戰爭。更是失業大叔逆襲翻轉生命的故事,在這個世代裡,人有多重需求,大家都希望在候選人身上找到自己的一部分。

韓國瑜的確對很多人產生了療癒效果,很多人一下班就黏著中天電視台,支持韓國瑜的民眾包括:一、台灣最大黨:討厭民進黨。二、討厭國民黨高層的虛矯陰晦,三、仍然心屬中華民國的,人生戲劇化在他身上特別鮮明。

我在年初回到我這次回台灣,發現很多台灣人喜歡韓國瑜近於夢幻,也許是現實太苦悶,經濟沒出路。但是到現在為止,他作為一個領導人,幾乎從不談決策過程、領導風格、如何解決棘手問題、高雄全球化的做法等,這些都是大家要問領導人的基本問題。他對高雄的願景:「發大財」、「增加到500萬人口」,如何做到?而一些喜歡攀附他的國民黨員,也藉此機會大煽夢境,想要選立委的名嘴,每天都在電視台上吹噓他的正直、無私,關懷庶民。帶給很多台灣人民愈加沉溺夢幻,上癮成癡,很多韓粉參與高雄市長選舉奇蹟,過度期待另一次政治奇蹟。

我最擔憂的是這些人的造神運動,反而害了韓國瑜,例如一、無差別地對「非挺韓者」進行攻擊,網路世界真假難分,稱韓粉或讓人以為是韓粉的人,一旦得罪人了,這帳最後還是算到韓國瑜身上。二、將韓國瑜塑造成神,未來是否民主變成民粹,也寵壞了韓國瑜,例如韓從美國回台後,發表的五點聲明,對國民黨權貴熱衷密室協商,表達強烈不滿,妻子李佳芬又說是背後放槍,指的都是郭台銘宣布參加國民黨初選,郭台銘沒有義務要等韓國瑜回來才宣布,韓自己何嘗不想要一個為他量身打造的國民黨初選制度。

而韓國瑜遲遲不做決定,到底是否參加初選,也考驗他作為領導人的決斷力。

郭台銘近日很風光,5月1日傍晚戴著可見美國與中華民國國旗的帽子步行進入白宮,見到川普,與川普開會時,全程戴著帽子,也送了川普一頂;川普回贈郭台銘親筆簽名的杯墊,和簽此名的筆。也告訴他總統不好做。

郭台銘宣布參加初選也非偶然,2016年,當商人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時,就有多人拱他出來選總統,我相信他也在默默佈局,其實以我長期採訪郭台銘的經驗,其實郭董投入選舉是犧牲(韓國瑜也如此,犧牲自己的健康),而非得利,因為他的事業90%都在國外及大陸,根本不必靠做總統得利,此次投入選舉,雖說為台灣開闢經濟前途,給年輕人創造未來,但我判斷每年2/3時間遊走於國際的他,必定覺察到中華民國這個國號遭到空前危機,不只是經濟面,而是政治面,如果再由民進黨執政,國號被消滅,引來兩岸空前危機,台灣和大陸關係永無寧日。

台灣很少人注意到,郭台銘領導的富士康集團在2018年已居全球財星雜誌全球五百大(Fortune 500)裡的24名,台積電遙遙落後,剛剛擠上邊緣。能夠掌管此種大組織的人當總統,至少執行力、識人力、追求經濟成長的力道可算上乘。

我訪問過很多企業家,他們的特點很適合領導一個國家,例如郭台銘有遠大企圖心,40餘年前,十萬元起家到今天五兆的企業集團,就如他所說,阿里山神木在三千年前就決定它的格局。他能設定目標,集結所有資源,達到目標。一九八0年代末期,他就在深圳宣稱他將在這裡建立全世界最大的工廠,當時廠裡只有60個工人,缺水缺電,員工睡在大統艙裡,員工說,這個台灣來的老闆真會吹牛,但是不到五年,他的承諾就實現了。

他領導下的富士康集團執行力已經達到頂點。為了保證25萬員工在深圳龍華廠兩小時內準時吃到飯,富士康每天要宰兩千多頭豬,殺幾萬隻雞,需要煮40噸米,備置30萬顆以上的雞蛋(早餐每個員工一定有個蛋),富士康建了全中國最大的中央廚房,切菜、洗菜都自動化,也有米飯、麵條等多條生產線,自動化烹煮設備,前面是雞肉,出來後,就已成為炸雞,前面還是生魚片,後面已經變成炸魚了。企業家也是問題解決者。郭台銘善於用非傳統方法解決問題,讓一讓,等一等,再來談,幾次下來,總能解決。在購併夏普時,他等了四年,與四任社長打交道,結果終於讓他以優惠條件等到了,日本媒體說,他充滿了野望(不切實際的妄想),但也達到了他的野望。

當然要做國家領導人,郭台銘還得克服自己的缺點,如改進溝通力,用更庶民的語言闡述自己的經濟政策,也不能動輒和別人吵架,最重要的仍是要清楚交代自己及鴻海在大陸及國外的投資及資產。

縱觀國民黨初選最可能出線的兩人郭台銘與韓國瑜,其實都各有長短,而且長短還能互補。不管初選誰出線,郭韓兩人應該打破瑜亮情結,彼此合作,郭迷和韓迷切勿重蹈2000年連宋分裂,讓民進黨的阿扁鷸蚌相爭,渔翁得利,這考驗國民黨的高層及兩人的胸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