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科技對銀行業的突襲/中國企業經營演義
解析《經濟學人》

科技對銀行業的突襲/中國企業經營演義

發文時間: 2019/05/08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24,950+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2019年5月4日 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這期封面故事的設計饒富趣味,我們看見一隻肥滋滋的圓潤粉紅豬,驚慌失措卻又無能為力的,看著自己的尾部正被各種數位化圖騰慢慢侵蝕。上面一排大字:「Tech’s raid on the banks」(科技對銀行業的突襲)。

是的,這期《經濟學人》用了極大篇幅,共11篇文章,帶我們一窺智慧型手機終究開始撼動銀行業的現象。42頁之後,《經濟學人》以〈A bank in your pocket〉(你口袋中的一個銀行)做為標題,用了九篇特別報導,分別帶我們看看全球銀行業的因應對策。

除此之外,《經濟學人》還在商業板塊第一篇第55頁,以〈Facebook has a plan to overpower it’s opponents〉(臉書有一個超越對手的計劃)做為標題,告訴我們,Mark Zuckerberg準備怎麼仿效微信,另起爐灶切入支付及零售領域。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文章在緒論第一篇第9頁,大標題:〈Tech’s raid on the banks〉(科技對銀行的突襲);小標題:〈數位破壞終究走向了銀行業〉。

如果我自己是銀行從業人員,我還會好好去細看第42頁之後的特別報導,因為內容真的面面俱到,說明了我們不知道的全球銀行業應對科技突襲的情況。

九篇文章包括:年輕人和他們的手機,正在怎麼撼動銀行業務、韓國怎麼試圖讓銀行變得有趣、銀行家怎麼去瞭解移動世代、東南亞的Grab和Gojek 的金融革命、新加坡現有銀行如何為競爭做準備、移動銀行怎麼改變英國的銀行業格局、小型銀行又能怎麼尋求新舊結合。每篇文章都是直擊台灣銀行業痛點的論述,值得細讀。

緒論文章一開始就說,在過去二十年,世界各地的人們都看到數位服務改變了經濟面向和他們的生活。計程車、電影、小說、食物、醫生和寵物照護者,都可以通過輕觸手機屏幕來召喚。

零售業、汽車製造業和媒體業的巨頭,紛紛受到新競爭對手的打擊。然而,有一個行業始終屹立不搖,那就是銀行業。

即使在富裕國家,那個從19世紀以來就可以讓你在分支機構乖乖排隊,或透過郵局與銀行對應的標識信封,讓你收到存款支票的現象,這個現象直到今天看起來還是理所當然。

然而,正如《經濟學人》本週特別報導所解釋的,科技終於開始震撼銀行業務了。在亞洲,支付應用app已經是超過10億用戶的一種生活方式。在西方,手機銀行正在達到臨界點,49%的美國人已經透過他們的手機存錢。而科技巨頭正準備切入,Apple於3月25日結合高盛,公布了一張信用卡;Facebook正在模仿微信,建立一種支付服務,讓用戶購買門票和結算賬單。

其影響極其深遠,因為銀行可不是普通的行業。百視達(Blockbuster)被科技橫掃是一回事,但如果受害者是美國銀行,那可就是另外一種狀況了。不僅銀行在全球擁有超過100兆美元的資產,利用「maturity transformation」(到期轉換)的困難,他們可以成功使儲蓄者暫緩本來的消費和投資,然後藉由借款人,推動銀行業務繼續前進。

正如2008 年到2009年金融危機所顯示的,銀行如此重要,以至於當它們陷入困境,經濟肯定就會萎縮。

因此,銀行家和政客可能會試圖抵制科技革命,但這做法是錯誤的。因為它的優勢——更精簡、對用戶更友善,以及一個更開放的系統,可以讓我們容易跨越風險。

由於法規限制,銀行業在智慧型手機時代本來就遲到了。而且,自金融危機以來,西方銀行一直專注於修復資產負債表,和致力削減成本。然而,遲到總比沒有好,一些新的商業模式正在出現。

在亞洲,支付應用程序被中國的阿里巴巴和騰訊,以及東南亞的Grab(東南亞最大的叫車軟體)等公司提供的電子商務、聊天,和乘車服務,捆綁了進去。這些網絡成功鏈接到銀行,並正在開始爭奪客戶關係的控制權。

在美國和歐洲,大銀行仍然或多或少地控制著,並且急於提供數位產品,JPMorgan Chase可以在五分鐘內開立存款賬戶,但威脅確實迫在眉睫。那些不必負擔分支機構成本的一種移動式銀行,正在蠶食著它們的客戶群,像PayPal這樣的支付公司也開始與西方銀行合作,但預計它們會獲得越來越大的利潤份額;新進入者正在慢慢扼殺外匯和資產管理等,這些曾經利潤豐厚的龐大利基市場。

變化的步伐將會加快。年輕人不會再和父母一樣,與同一家銀行來往。英國18至23歲的人當中,有15%使用行動銀行。人們信任的科技公司,如Apple和Amazon,是發展成為大型金融機構的最可能選擇。美國最大的四家銀行,每年花費超過250億美元來維持更好的客戶應用程序,並更加巧妙地學習運用數據。去年,創業投資公司向新興的金融公司投資了370億美元。

科技變革的好處是巨大的。隨著分支機構關閉,大型機構系統會不見,官僚機構將被淘汰,成本絕對會下降。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上市銀行,將開支削減三分之一,那麼地球上每個人每年的儲蓄帳戶,將增加80美元。

2000年,荷蘭人均銀行的分行數多於美國;但它現在只剩原來的三分之一。

不好的服務會有所改善,使用聊天應用程序向朋友匯款,比向銀行轉帳現金更容易。該系統還將在分配資金這一重要工作方面,取得更好的成績。更豐富的數據,將使銀行敢於承擔目前困擾通路業務的風險。詐欺應該更容易被發現。更低成本的社交媒體,將使更多人更容易獲得融資。更多擁有好想法的企業,應該能夠更快地獲得貸款,從而促進經濟增長。

然而,變革當然會帶來其他風險。由於金融體系嵌入經濟,創新往往會產生動蕩。信用卡在1950年的到來,徹底改變了購物行為,但也引發了美國的消費者債務文化。證券化在20世紀80年代潤滑了資本市場,但助長了次貸危機。此外,目前還不清楚最後誰將贏得今天的戰鬥。

一個反面思考的情景是,權力會變得更加集中,因為一些大銀行學會像社交媒體公司那樣,無情地利用數據。想象一下Facebook和Wells Fargo(富國銀行)的合作,能夠預測和操縱客戶的各種行為方式,最後還能利用其所有的數據,來擠壓競爭對手。

另一個反面思考,涉及分裂和不穩定。銀行可能會在爭取新存款人方面輸給移動銀行,從而導致其資產和負債之間的不平衡,進一步導致信貸緊縮。如果銀行客戶透過科技,或支付平台進行交易,銀行最終可能會擁有巨額資產負債表,但卻沒有直接與客戶建立聯繫的機會。如果他們因此變得無利可圖,他們可能會破產,最後抵押融資和吸收短期儲蓄的工作,只好流向不穩定資本市場。

為了善加利用科技優勢,政府應該讓消費者能夠控制自己的數據,保護好他們的隱私,並防止企業竊取個資。對新創企業友善的監管將會有幫助,2017年,銀行業每9分鐘就會面臨一次監管警報。政府應該將系統的安全緩衝,保持在現今的總體規模(全球銀行持有7兆美元的核心資本)。 如果新進入者資本充足,中央銀行可以延展向他們要求提供保護最後貸款人的準備,為可能的危機提供庇護。

銀行業見不得人的地方,在於它的落後、低效和秘而不宣。然而,銀行常常擁有很強大的遊說公關力量。當分支機構關閉並裁員時,客戶、政治家和工會總是抱怨,並抵制這些變革。監管機構總習慣只與幾家大公司打交道,但問題在於,全球經濟已經陷入增長緩慢,生產率難以提升。金融業的智慧型手機革命,將是可以推動經濟發展和分享利益的最佳方法之一。

這期和中國有關的文章共五篇,我想精讀的是商業板塊第七篇第59頁,大標題:〈A billion-yuan bet〉(一個十億元的賭注);小標題:〈小米創辦人輸掉了一個十億賭注,這個打賭,為中國企業提供了一個花絮。〉

文章說到,2013年,一群商界人士聚集在北京,以記念中國的年度經濟人物,但沒有人預料到,他們後來會遭遇到的一個意想不到的插曲。

其中一位獲獎者雷軍表示,五年內,他在2010年創立的智慧型手機製造商小米,銷量將會超過格力。格力是一家擁有政府背景的冷氣製造商。為了讓事情更有趣,格力董事長董明珠當場和他打賭了10億元人民幣,並表示,她的公司營業額將肯定會繼續保持領先。雷先生接受了這個邀賭。

今年3月19日,小米公布2018年的實現收入,為1750億元人民幣,中國企業界開始等待格力公布數字。

4月28日最終結果出現:格力公布了2000億元的數字。這下雷先生要付錢了。

回到2013年,雷先生的賭注看起來很大膽,當時小米的年銷售額,是格力1200億元人民幣的四分之一。正如雷軍號稱的「Apple of the East 東方蘋果」,小米代表了的一種新型的中國企業精神:一種市場驅動型,且富有活力的形態,而不是由國家領導的僵化狀態;依靠線上,而不是房地產方式經營,因為它依靠數位科技,而不是機械式工程管理。

到2018年中期,小米的收入接近格力的90%。去年7月,當它在香港證券交易所上市時,其價值為540億美元。根據咨詢公司Brandz的說法,小米已成為中國第四大最有價值品牌;格力排名第29位。董女士自己認為,考慮到格力和小米的不同,賭注毫無意義。

實際上,隨著中國經濟的現代化,以及增長速度越來越小,公司之間越來越大同小異。由於中國可支配收入增加,兩家公司都得以蓬勃發展。這位極其獨當一面的董女士多次公開宣稱,她的公司必須像小米這樣的私人企業一樣,為了客戶而戰。

4月,格力的第一大股東,一家監管國有企業的監管機構,表示將出售其18%的大部分股權。 而為了建立一個圍繞小米手機的設備生態系統,雷先生越來越依賴中國的製造供應鏈,這是格力的核心所在。

他們也面臨著類似的挑戰,其核心市場的競爭都非常激烈。小米從低成本手機中獲得的利潤越來越小,格力的主要競爭對手海爾和美的,正在推出更多高科技的款式,格力甚至已經失去了與其一搏的中國冷氣銷售能力。

小米和格力都在努力改變他們原有的商業模式。格力正在嘗試加大在線銷售,而小米正努力開設更多的實體店面。為了跟上快速變化的消費者口味,格力已經轉向智慧家電,而小米現在在做的是,低排放車輛和晶片設計領域。董女士現在也生產智慧型手機,雷先生也有一系列空調。

無論他們的賭注是否能兌現,因為在大陸賭博是非法的,這一賭注突顯的是,中國企業正不斷變化的面貌。

和中國有關的文章還有四篇。中國板塊第一篇第28頁,《經濟學人》以〈A century of dissent〉(一個世紀的不同意見)做為標題,帶我們回顧讓共產黨誕生的1919年的五四運動,以及共產黨又如何在100週年紀念日的今天,處理現在所謂的不同意見。

位在29頁中國板塊第二篇,內容很有意思,文章大標題:〈Space-themed tourism〉(太空主題觀光);小標題:〈Gobi a Martian〉(戈壁上的火星人)。

文章以中國西部甘肅省的一個鎳礦城市金昌為背景。去年,企業家白帆花費大約5000萬人民幣,在這裡建造一個太空教學基地,讓學生在此感受前往火星旅行的感覺。周圍67平方公里的沙漠,都屬於這個度假村;這個基地還曾經邀請六位名人扮成太空人,參與一場真人秀。這種以太空旅行作為主題的旅遊勝地,正在中國各處崛起。

這期的茶館專欄,寫的是在五一假期四天,打破中國電影票房紀錄20億人民幣的「復仇者聯盟四」現象。文章在這本雜誌的第30頁,標題下的是〈Hollywood’s rivals in China〉(好萊塢在中國的敵人)。

內容大概回顧了中國這幾年電影產業的變化,也描寫了美國好萊塢如何絞盡腦汁,還是切不進大陸市場的苦惱。最後再以這部電影的大賣,輔以好萊塢美籍華裔演員Celina Horan的看法,告訴我們今天中國觀眾的想法,以及你必須如何選對邊,做為諷刺的結尾。

最後一篇和中國有關的文章,位在Books and Arts板塊第二篇的76頁,標題是〈Cracks in the wall〉(牆上的裂洞)。經濟學人推薦的書籍《Under Red Skies》( 紅色天空下),描寫的是1989年天安門事件,當年非法二胎,誕生於中國的一個女孩超群(作者本人)的故事。她寫下了那一代人的自傳,一個超級大國如何在傳統和野心之間的徘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