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美伊的衝突進行式/中美貿易糾纏不清

解析《經濟學人》

美伊的衝突進行式/中美貿易糾纏不清

發文時間: 2019/05/15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18,150+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2019年5月11日 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認真說起來,這期《經濟學人》雜誌呈現給我們的,就是全球地緣政治的戰火隆隆,而最引人關注的四大戰區,就占據了這本雜誌中的11篇文章。

首先是美伊衝突。經濟學人在黑白剪影的封面上,用烏雲密布,籠罩著一艘在海洋上巡弋的航空母艦作為封面故事。我們可以看見它加足馬力正奮力前行的甲板上,有著一排排枕戈待旦的軍機,隨時準備起飛。上面一排黑色大字:「Collision course」(衝突進行式);下面一排紅色小字:「America,Iran and the threat of war」(美國、伊朗,以及戰爭威脅)。

《經濟學人》共用了三篇文章,表達對美伊之間緊張氣氛的急劇升高深表擔憂,並認為雙方都應該各退一步。但美伊衝突還不是現在這個世界最令人擔憂的兩國關係,《經濟學人》還在這期雜誌裡,用了另外四篇文章,帶我們深入淺出的剖析了中美貿易戰爭的展望。《經濟學人》認為,這兩個國家已經變成彼此戰略上的敵人,他們糾纏不清的貿易關係,在未來幾年都將難以擺脫。

除此之外,《經濟學人》還在緒論第三篇及Briefing專文,以〈Under the volcano〉(火山口下),及〈The 40-year itch〉(四十年之癢),帶我們一窺拉丁美洲正經歷的民主風險。《經濟學人》認為,在40年的集權體制之後,拉丁美洲政體在1990年後逐漸讓位給民主政體;但隨著民粹主義及極端主義的興起,拉丁美洲正面臨新一波的政治危機,而且這個危機,並不只是侷限在古巴、委內瑞拉及尼加拉瓜三個國家。

最後的一塊地緣政治深水區,就是兩岸關係。《經濟學人》在中國板塊的前兩篇文章,分別以〈Formed in Formosa〉(在福爾摩沙成型),以及〈In deep water〉(進入深水區),帶我們從在台灣讀書的大陸留學生,對於曾經堅定擁護中國體制的心態轉變,以及在台灣巡航的美國海軍次數的變化,帶我們閱讀現在兩岸關係的微妙變化及詭譎難測,特別值得台灣讀者一看。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文章在緒論第一篇第9頁,大標題:〈Collision course〉(衝突進行式);小標題:〈美國與伊朗之間的摩擦越演越烈,但雙方都需要退後一步。〉另外《經濟學人》還在中東板塊第一篇第37頁及第38頁,分別以〈Moving in a dangerous direction〉(走向危險的方向),及〈Hassan Rouhani’s remorse〉(魯哈尼的懊悔)補充論點。

文章一開始就說,戰鼓已經再次轟隆響起。在伊朗沒有顯現具體威脅之際,一架美國航空母艦外加B-52轟炸機,正鑼鼓喧天的朝著波斯灣前進。國家安全顧問John Bolton表示,對美國或其盟國的任何攻擊,都將被一連串的軍事力量反擊。

與此同時,在德黑蘭,伊朗總統Hassan Rouhani表示,伊朗將不再遵守與美國和其他世界大國達成的協議條款,以嚴格限制其核計劃的方式,來換取經濟救濟。伊朗現在看起來已經準備好慢慢恢復其軍備,這讓像Bolton這樣的美國鷹派人士更加不滿。

就在四年前,美國和伊朗看起來會走向一條和現在截然不同的道路。但在伊拉克領導人「unclenched their fist」(放開拳頭)之後,Barack Obama 伸出援手,並讓雙方走到了一起,還產生了所謂的核協議。這確保了伊朗核計劃停頓了十多年,也打破了40年前伊朗革命以後,始終困擾著雙方關係的一種「威脅和反擊威脅」的惡性循環。

今天雙方的強硬態度都在升高,好戰言辭都在回歸。國家安全顧問Mr. Bolton和國務卿Mike Pompeo相信,利用經濟壓力推翻伊朗政權,或者用炸彈轟炸,可以阻止其核計劃。在德黑蘭,宗教主義者和他們的革命衛隊完全不信任美國,他們在家裡緊緊抓住政權不放,卻在國外大肆抨擊各方。而這兩個國家,現在的政策偏偏全都由一些不願冒險陷入戰爭的頑固分子所決定。

一個被稱為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CPOA)企圖拯救核協議,但可能為時已晚。伊朗其實有在遵守協議,但美國境內的批評者總是抱怨,說這種暫時的限制最終會使核計劃就地合法化,並且該協議無法阻止伊朗製造導彈,或在國外製造謀殺和混亂。

美國總統川普去年竟將美國拉出協議之外,還稱這個協議為「災難」。其實它並不是災難,但其損害已經造成。重新擬定對伊朗的制裁,或是懲罰任何與之交易的人,都會讓協議遺留的問題雪上加霜。上週,美國就片面取消了本來允許一些國家可以購買伊朗石油的豁免協議。

美國正在擴大對伊朗大宗商品出口的制裁,伊朗已經被迫與全球經濟隔絕,而不是從合作中獲益。它的貨幣里亞爾(Rial)暴跌,通貨膨脹上升,工資下降。伊朗的經濟早就陷入危機。

可以預見的是,美國的好戰成性並沒有讓伊朗的領導人屈服,而是讓他們變得更不甘心。甚至曾支持核協議的Rouhani先生,也開始聽起來像鷹派。他曾經希望歐洲國家至少能夠兌現這筆交易的承諾,但如今他只感到惱怒。

在Mr. Rouhani把伊朗帶往邊緣發展時, 他心中有三個觀眾,第一個,是他自己國內的強硬派。他們討厭核協議,並一直敦促他採取行動,他曾經看起來已經安撫了他們。5月7日,一份超級保守派報紙的頭版宣稱,伊朗已經點燃火把,準備挑戰JCPOA。

第二個觀眾是歐洲,他嘗試讓歐洲公司與美國決裂,但不容易成功。儘管歐盟試圖設計一個允許歐洲企業跳脫美國制裁的機制,但大多數人最後都承認,美國市場的價值讓人很難放棄。

當然伊朗最重要的觀眾是美國。伊朗似乎總在和美國玩弄舊的遊戲規則,伊朗領導人長期以來認為,核計劃是與西方最好的談判籌碼,雖然他們聲稱這是和平的,但是聯合國檢查員發現了足夠的證據,證明事實不是這樣。如果彼此不具備互相信任的基礎,繼續擺弄核武器的威脅,根本已經沒有用了。

如果伊朗被認為是虛有其表,它隨時可能會引發美國或以色列的軍事行動。誤算的可能性很大,而且在不斷增長。美國軍隊距離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伊朗部隊只有幾英里,它的戰艦隨時警戒著海灣上伊朗巡邏隊的一舉一動。美國最近宣布,指控伊朗軍隊為恐怖組織,伊朗很快的也對位在中東的美國軍隊做了同樣的指控。

雙方官員都表示,他們的意圖是和平的,但誰能相信他們呢?美國指責伊朗一直計劃攻擊美國軍隊,或美國在中東的盟國,但這些指控是不清不楚的。伊朗同路人的暴力,可能只是導致美國發動軍事打擊的挑釁行為。

Mr. Pompeo曾表示,他更傾向於美國先出手,與伊朗進行核談判。Bolton先生曾於2015年,在紐約時報撰寫了一篇標題為〈阻止伊朗炸彈的方式就是轟炸伊朗〉的文章。現在,即使是Rouhani先生,似乎也同意前方唯一的路,就是挑釁和惡化升級。

一個重啓核發展的伊朗,將讓整個中東地區緊張升級。轟炸不會破壞伊朗的核技術,但它會將計劃推向地下,使其更無法被監控,而且更加危險。唯一的永久解決方案,是重新談判。

達成交易是川普一向的標識,就像與朝鮮交手一樣。川普已經表現過他突然改變主意的能力, 一場新的戰爭不符合他的利益,即使對伊朗表現強硬是他標榜的一部分。歐洲人可以通過敦促伊朗保持協議來幫助川普,如果伊朗背棄,就嚴厲譴責它。Mr. Rouhani過去曾摒棄過川普,他現在已經表示,如果以今天的協議為基礎,他願意與該交易的其他簽約方談判。

目前為止,川普政府還沒有任何明確表態。《經濟學人》認為,不應該是這個情況,隨著衝突威脅的增加,各方都需要回到談判桌上。

接著,我想大家都心知肚明,中美關係絕對是現今大家最關心的一環。這次《經濟學人》也用了四篇文章,圍繞這個議題展開解讀。在緒論第二篇第10頁,《經濟學人》用的大標題:〈Deal or no deal〉(成交與否);小標題:〈美國與中國已經變成戰略上的敵人,他們糾纏不清的貿易關係,在未來幾年都難以擺脫。〉

另外,在第28頁茶館專欄,《經濟學人》也提醒世界,一個被逼的走向與世隔絕,或對外人不再依賴的中國,並不必然會更安全。除此之外,《經濟學人》還在財經板塊第一篇第58頁及第二篇第59頁,分別以〈Speaking softly〉(說話溫柔),以及〈Shock therapy〉(休克療法)做為標題,提醒中美雙方要懂得自制。

讓我們回到緒論主文。文章開始就說,在過去兩年時間裡,投資者和企業高管,處在中美之間的貿易緊張局勢中,總是被逼著在恐慌和無奈之間不知所措。曾經有希望達成的一項協議,讓全球股市今年初上漲了13%;但在5月5日,川普再次威脅要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更多關稅,這引發了人們的信心崩潰。

正如《經濟學人》在付印前感受到的,任何人都不應該對中美雙方抱有任何幻想,即使達成了一個臨時協議,兩國目前的經濟模式分歧,也意味著它們的貿易關係,在未來幾年都將持續不穩定。

一些貿易爭端,已經由某些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單一協議解決了。在20世紀80年代,日本和美國之間的緊張局勢,得到了廣場協議的解決。今年9月,川普同意以管理美國與加拿大和墨西哥貿易的新協議,取代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其中包括一項重新命名,但相似的協議。

即使按照這個標準,和中國的談判仍然是一項前所未有的艱難任務,這讓在北京和華盛頓之間不停穿梭的談判代表團,被連續煎熬了好幾個月。然而,他們本來就不被認為,有能力產出一個許多華盛頓人士渴望的那種中國經濟模式。

不過,這其中還是有一些共同點。譬如中國很樂意購買更多的美國商品,包括大豆和頁岩氣,以減少雙邊貿易逆差。這一目標或許在經濟意義上成效不大,但接近川普心裡想要的。中國願意放鬆阻礙美國企業在中國營運的規則,也願意打擊中國企業猖獗的智慧財產盜竊行為,協議中還絕對會包括,限制中國政府在經濟發展中扮演的角色。

但真正的麻煩是,無論橢圓形辦公室聲稱什麼,想靠一張簽署的文件,將中國的模式從國家資本主義改變,這根本不大可能。它對生產者的巨額補貼將繼續存在,承諾國有企業將受到遏制,應該採取更積極的作為。無論如何,政府將繼續通過擁有38兆美元資產的國有銀行系統分配資金。

考慮到共產黨凌駕於法律之上,企圖通過要求其制定有利於市場的立法來約束中國,本來就是不可能的。幾乎所有的企業,包括私人擁有的科技明星,都將繼續擁有能夠發揮後台影響力的黨務小組。隨著中國公司在科技上越來越複雜,並積極在海外擴張,籠罩在其動機上的緊張氛圍只會越來越大。

這種經濟體系的根本衝突,已經被政治火把點燃得越演越烈。在一種不信任的氣氛中,雙方都對世界貿易組織進行了抨擊,而採取的,都是一些充滿噱頭和威脅的談判交易。

與此同時,彼此國內的情緒也發生了變化。引人注目的是,許多民主黨人現在指責川普對中國過於軟弱。美國的大企業在中國的獲利總額不到5%,並且在本土市場蓬勃發展,更加支持了川普的強硬路線。在北京,對經濟自力更生的呼聲好像也越來越大。

在今年的某個時刻,川普和他的中國對手習近平,很可能會在白宮的草坪上,開啓這兩個超級大國關係的新時代。如果發生這樣的場景,請你不要相信當下你所聽到的。

過去十年的教訓是,各國之間想要有穩定的貿易關係,取決於它們有許多的共同點,包括商業應如何運作的共同認識,以及對執行規則的承諾。這個現今世界上的兩個超級大國,其經濟願景完全相反,地緣政治競爭卻日益激烈,相互猜疑也越來越深。無論今天的貿易戰最後怎麼解決,這些情況都將不會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