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周祖德洛杉磯 > 美國主流媒體的部落化、記者洞穴化與專業權威流失(上)

美國主流媒體的部落化、記者洞穴化與專業權威流失(上)

發文時間: 2019/04/05   文 / 周祖德洛杉磯 瀏覽數 / 41,800+

美國最近發生兩件喧騰一時的社會事端,讓人足以一窺社會對立情況的嚴峻、看見黨派政治對文化和人性的侵害,而主流新聞界令人難以想像的專業道德淪喪,正突顯出西方理性體系面對絕大挑戰。美國處在這個後民主時代,所有的大衝擊、大問題、大感慨,都已經天天擺在面前,令人無從迴避。在這篇文章裡,我只導向一個具體焦點:究竟美國新舊主流媒體是不是已經部落化、洞穴化,而導致專業權威流失?

全國大同情男星種族和同性戀仇恨事件

第一則事件,是芝加哥非裔同性戀男星史莫里特(Jussie Smollett)為了抬高身價,竟然利用社會對立情緒,自導自演種族和同志仇恨案件,藉以圖利。他一邊拍攝「嘻哈帝國」(Empire),一邊「發揮演技」,搞了一齣很不幸的鬧劇,最後導致司法起訴,面臨牢獄之災。

史莫里特的仇恨案件爆發,很快引起全美矚目,新聞界除了排行有線電視首位的福克斯新聞(Fox News)以外(經濟性媒體不論),幾乎一概見獵心喜,立即未審先判。在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新聞界一股腦地隨著史莫里特的音樂起舞,並且毫無根據地嚴詞譴責川普的支持者。結果不料男星自己露出破綻,終於被警方掀底,社會才知道這不過是一台戲,原來是受害者他的自導自演。可不幸的,美國媒體的激進政治傾向和基本專業精神的喪失,已經被徹底暴露。

事情始末是這樣的,今年1月18日芝加哥西城攝影棚收到一個寄給史莫里特的白色信封,回郵地址用紅色寫著「MAGA」(川普總統的口號「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教美國重見偉大」的英文字頭縮寫。對美國親民主黨的主流媒體來說,川普的口號幾乎等同髒字)。這封信裡面的信紙用剪下的字母拼寫出威脅字句,函內還有白色粉末。

這封信交給了聯邦調查局,可是新聞界並無動靜,史莫里特於是自行加碼編排了一場對他自己的街頭「夜襲」。

29日凌晨2時半左右,警察接到報案,趕到史莫里特的公寓。史莫里特宣稱他剛出去買三明治,不料遭到兩名男子攻擊,以種族歧視、反同性戀和MAGA等字眼對他辱罵,並朝他潑漂白水,還用繩子勒住他的脖子。

史莫里特並刻意告訴警探,他覺得其中至少一人是「白膚色」,外界於是一度誤認為嫌犯是支持川普的白人男子。事實上,那兩人都是黑人,他們都戴著史莫里特出錢讓他們買的滑雪面具。

此案爆發後,引起全美矚目,當紅女歌手亞麗安娜(Ariana Grande)和製作人湘妲萊明斯(Shonda Rhimes)等人出面力表同情。史莫里特在接受主流媒體訪問的時候,他聲淚俱下陳述受辱經過,訪問他的電視記者可以說是「樂意」照單全收,毫無保留、徹底同情,緊接著便是大做文章,廉價地拿事端去呼應反川普情緒,絲毫不見任何平衡理性報導的專業,活像是一個應聲蟲和傳聲筒。

弄虛作假、真相大白、祭上司法

可警方自始就懷疑有假,原因是那天晚上非常寒冷,而公寓門廊的精密攝影機顯示史莫里特拿著三明治回家,顯得若無其事,當時附近鄰居也未察覺任何動靜。

警方動員大批人力查看現場周邊上百架攝影機,展開全面的仇恨犯罪調查。經過清查電話和社群媒體紀錄,對100多人問話,警局抽絲剝繭,找出涉嫌的兩名奈及利亞男性,並在兩人從奈及利亞返回芝加哥機場時,立即帶到警局。警方發現兩兄弟其中一人還曾經是史莫里特健身教練,兩人在偵訊後飭回,新聞界終於了解了這是一齣史莫里特自導自演的騙局。調查顯示,史莫里特付錢給兄弟倆佯裝「行凶」,再向警察謊報仇恨犯罪。

警方指出,兩人供稱史莫里特支付他們區區3500美元作假,且承諾他們出國避過風頭再返美國之後,會支付500元。兩人其實都是史莫里特的朋友,根本不是川普支持者。警方說,史莫里特還給過兄弟倆100元購買滑雪面罩、紅帽子和其他在攻擊時需要的物品。

於是,2月21日史莫里特只好投案,芝加哥警局控告他行為失序重罪,如果定罪,最高可處三年徒刑,另外司法部還可能進行聯邦罪刑起訴,刑罰另計。

史莫里特自述,他是因為「對拍片報酬不滿」才自導自演這一齣「苦肉計」。他先假造一封種族歧視的信件「發」給自己,但未受到預期關注,因此搞出了這次街頭「夜襲」。據他供述,他起初曾要兄弟倆向他潑汽油,後來改為潑漂白水。他讓他們出手不要太重,以便他還可以還手,表現硬漢氣慨。

警察局長強森(Eddie Johnson)表示,蓄意謊報導致警察資源濫用,「實在可恥」,「為什麼會有人拿脖子套上繩索,弄虛作假,藉此抬高身價?」他還說,無法理解為何一位受到芝加哥歡迎的人,竟會反過來打了全市一記耳光。

強森表示,史莫里特濫用仇恨犯罪,尤其以他的名人身分會容易造成社會混亂。

那麼新聞界缺乏專業工作精神所製造的更廣大的社會不安和信心危機呢?當然警局就不方便多說了。

(原文刊載於2019年3月4日《ETtoday》;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