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達夫台北 > 最重要的是相互的感動力

最重要的是相互的感動力

發文時間: 2019/05/17   文 / 黃達夫台北 瀏覽數 / 26,450+

不久前,醫院的醫學倫理委員會邀請醫學倫理學專家戴正德博士到晨會演講。他強調醫學倫理學課本的內容,固然闡述了醫學的倫理原則與規範。然而,基本上,醫學倫理就是醫療從業者與病人之間的關係。更簡單地說,就是病醫之間相互的信賴與感動。戴教授舉了一個例子說,當今人工智慧已經能夠製造一個唯妙唯肖的機器人,他能夠做所有人類能夠做的事情,他甚至也可以做愛,但是,他缺乏的就是感情。

戴博士進一步轉述了前美國衛福部長Bernadine Healy說過的一句話,她說,醫師極重要的職責之一,就是與病人一齊面對死亡。她發現,在告別世間的那一刻,不曾聽過一位病人談到他的學歷、他的職位、頭銜或是他的財富。病人唯一在乎的是,他關愛哪些人,以及有哪些人關愛他。到頭來,人與人之間的相互關愛,才是最最重要的事。

我覺得這話講得非常好,我自己行醫這麼多年來的經驗也是如此。所以,我經常跟醫學生說,與病人建立互信的關係,是醫療的第一步,沒有互信的關係,病人怎麼願意將他私密的事情告訴一位陌生人,進而,把他的生命託付給你呢?經常都是,醫師感動了病人而讓病人願意接受生死交關的治療,同樣的,病人感動了醫師而讓醫師為病人多走一哩路。

但是,建立任何人際關係,都需要時間,因此,我對於台灣數十年來,一個門診看上百位病人的醫療形態,深深不以為然!這樣短暫的接觸,不但不可能與病人建立關係,更不可能真正了解病人的問題與病人的需求,那麼,怎麼可能為病人解決問題。

近年來,醫師經常抱怨台灣的病醫關係緊張,醫療職場暴力頻仍,卻一直找不到解方。個人認為根本的解決方法,就是要在醫學教育的過程中,強調建立互信的病醫關係的重要性。同時,從制度上,提供容許建立病醫關係的就醫與執業的環境。近三十年來,在台灣只要有機會接觸到醫學生,我都會很認真地傳授正確的醫療觀念,更不厭其煩地教導他們,如何去了解病人的問題與需求,如何去為病人解決問題。

在教育醫學生及住院醫師的過程中,我會不斷地提醒他們要學習聆聽病人,更要鍛練仔細做身體檢查等基本功。而且,不停地解釋,不要輕易為病人做儀器檢查,隨便開處方等等的道理。期許他們要一步一腳印地累積知識與經驗,有一天就會成為好醫師。

大多時候,學生們會感謝我,說和信醫院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學習環境,因為我們的醫師會很用心教導他們,不會要求他們照顧很多病人。我也常常要求醫學生多多提出問題,才能夠學習更多。

結果,有幾次,醫學生提出的問題,並不是想要我幫忙他們把病人照顧得更好,而是反問我,健保的給付這麼少,如果照我的要求去照顧病人,醫師根本無法賺到足夠的薪水,醫院不也是要虧錢嗎?

我必須說,聽到這樣的問話,難免令我心酸。沒有錯,醫學生當然要了解醫療經濟,他們不是不能問我,醫院要如何經營,才能夠達到收支平衡。令我不悅的是,他們不是問我醫療制度要怎麼改,才能容許醫護人員好好照顧病人!卻似乎在告訴我,我的教誨並不切實際,未來為了求生活,他們不得不隨波逐流。

這樣沒有主張又沒有志氣的想法,怎不令我失望!難道他們年紀輕輕,就準備一輩子在妥協中過日子,而不願追求生命終極的目標,挑起改革的責任,創造自己的未來?

醫護人員也有一天會走到生命的終點,當我們回顧行醫生涯時,我誠心地希望病醫之間相互的感動,定義了我們生存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