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陳長文台北 > 阿扁保外就醫是法律問題不是政治問題

阿扁保外就醫是法律問題不是政治問題

發文時間: 2019/05/24   文 / 陳長文台北 瀏覽數 / 11,700+

前總統陳水扁(下稱扁)在總統任內涉嫌貪汙,除有5案停審外,已有3案有罪定讞,合併執行20年刑期。按理,扁既未經特赦,應在監服刑,縱使他曾貴為總統,但如今他的身分單純就是受刑人,與其他受刑人所獲待遇理應相同。然雖為受刑人,並不表示就不能獲得適當的醫療照顧。依《兩公約施行法》之意旨:自由被剝奪之人,仍應受合於人道及尊重其天賦人格尊嚴之處遇。故所有受刑人都有權利獲得符合人權的醫療保障。

扁自2015年在馬總統任內獲准保外就醫後,迄今已獲第18次展延,理由是基於《監獄行刑法》第58條「在監內不能為適當之醫治」。然究竟何謂保外就醫,又扁保外就醫究竟是法律問題或政治問題,都值得探究。

首先,由監所醫療制度談起,再探討扁保外就醫爭議。

一、我國監所醫療制度:

《監獄行刑法》規定,犯罪收容人可獲得醫療診治的方式,可分為:在監醫療、移送病監、自費延醫診治、戒護就醫、保外就醫。其中又以「戒護就醫」與「保外就醫」最易混淆,因二者的法源皆是本法第58條:「受刑人現罹疾病,在監內不能為適當之醫治者,得斟酌情形,報請監督機關許可保外醫治或移送病監或醫院。」二者之條件,皆為「在監所內不能為適當醫治」,並需經法務部核可;而差異則是戒護就醫仍限制人身自由,較像是出外看醫生,看完後須回監服刑。而保外就醫不同,無人身自由限制,但須經《刑事訴訟法》的具保程序,才能出外診治。

二、保外就醫制度寬嚴不一:

保外就醫,意即醫療假釋,為基於人道主義或醫療理由(如罹癌或有重大殘疾致生活無法自理),給予如同假釋的優待,放寬對收容人的人身自由限制。依《法務部矯正署保外醫治審核參考基準》,監獄得報請矯正署准其保外就醫的原因有六:「(一)罹患致死率高疾病,預料短期內將因而死亡。(二)身心障礙嚴重,無法自理生活,在監難獲適當照護。(三)病情嚴重必須長期監外住院治療。(四)肢體障礙嚴重,必須長期在監外復健。(五)病情複雜,難以控制,隨時有致死之危險。(六)罹患法定傳染病,在監難以適當隔離治療。」故在實務上,通常是收容人病況嚴峻或複雜,限制其人身自由已無意義,才能保外就醫。

然法務部對保外就醫的認定標準卻有寬嚴不一的問題。先前實務就曾發生詹姓受刑人因癌末申請保外就醫遭拒,最後雖申請成功,但獲准時病況已十分嚴重,於保外就醫一周後即亡故,未能有充分的時間,有尊嚴地走完最後一程。筆者疑惑,若扁的情形符合保外就醫條件,何以癌末或病重的受刑人卻無法及時取得許可?由此可知,法務部審核保外就醫的標準偏頗,應全面檢討。

三、扁保外就醫長達4年,歷任法務部長怠忽職責:

扁保外就醫獲准時,已在監服刑6年,依專業醫療報告顯示他病況嚴重,符合「病情複雜難以控制,隨時有致死危險」之條件,故許可保外就醫。

但目前扁保外就醫第18次展延,雖有手抖但神采奕奕,能與正妹拍照、唱歌,還與柯P共同出席新書發表會,完全看不出「病情複雜難以控制,隨時有致死危險」。相比實務上多數保外就醫案例(癌末、心血管重症等),法務部對扁保外就醫的標準與其他受刑人顯然不同,有違憲法平等權的精神。雖扁的健康狀況為醫療專業判斷範圍,但在如此寬嚴不一的標準下,也難怪大眾會質疑扁是「政治性保外就醫」。

自2015年法務部許可扁保外就醫至今,此爭議於選舉時每每都淪為藍綠陣營的口水戰場,但其實「政治歸政治,法律歸法律」,若要政治處理就特赦;若要依法處置,就該公平公正。故馬總統、蔡總統既未選擇特赦,此燙手山芋就應由法務部視為法律問題處理。然在蔡總統任內的法務部長們卻一概放任扁保外就醫,允許展延高達13次。法務部此舉若非出於對蔡總統不必要的尊重,就是藐視法治,擺爛處理。然如此不作為不僅無法解決問題,更讓人民對司法的信任每況愈下。基此,必須提醒法務部,應確實讓保外就醫回歸「單純的法律問題」,否則繼續「政治化執法」對人民與司法將有百害而無一利。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原文刊載於2019年5月23日《中時》;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