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張作錦台北 > 古代沒有媒體,卻有亡國之君
有沒有人「唱衰大清」?

古代沒有媒體,卻有亡國之君

發文時間: 2019/05/24   文 / 張作錦台北 瀏覽數 / 27,350+

作者的說明:

民進黨政府正在立法、修法,懲罰媒體報導「假新聞」。說穿了,就是箝制新聞自由。凡被認為對執政者、執政黨不利的報導,就是「假新聞」,政府就可以懲罰,其意一在封殺,一在殺雞儆猴也。

「古代沒有媒體,卻有亡國之君」,可見國家興亡與媒體無涉。此文寫於陳水扁執政時期,想不到現在又可拿出來重刊。

由於各方反對政府主導評鑑媒體,二00三年時,擔任新聞局長的葉國興說,新聞界好像私處一被人碰到就跳起來。繼而在國會殿堂,以手勢槍斃媒體記者。內閣閣員言語下作、行為乖謬到如此程度,這是過去所未曾見過的。而游錫堃、陳水扁卻護著他,好像他的政策和作風都沒有問題。

葉國興之所以會這樣,不言可喻,是心裡恨媒體,認為新聞界處處和政府作對,一定要給一點管束才行。游揆和阿扁分別為政府和國家領導人,是媒體監督、批評的首要對象,他們已經不止一次指責媒體「唱衰台灣」了。

官方加給新聞界「唱衰台灣」的罪名,有沒有根據呢?不必談什麼理論,只要回頭看看歷史,中國幾千年來,改朝換代的很多,亡國之君和亡國之臣也很多,那時還沒有傳播媒體,自然與記者無關,只是主政者胡來亂整,把自己滅亡了。

沒有媒體的批評,但有個人的言論,「唱衰」之罪也可加在個人頭上。譬如清末的郭嵩燾,就是這樣一個「罪人」。

郭嵩燾是湖南湘陰人,道光進士,太平天國起事,他說服曾國藩和左宗棠辦團練,同為湘軍創始人。他後來曾署理廣東巡撫,出任福建按察使,也是洋務、維新派健將,最能追求新學問、接受新思潮、提出新意見,故不容於守舊官吏。

光緒六年(1880年),清廷給他署禮部左侍郎的身分,派他出使英國,這是中國第一次派使節駐在外國。郭嵩燾知道事情不好做,本不想去,但慈禧太后親自出面,他只好接受。想不到臨行時,朝廷又派副使劉錫鴻同行,而劉也享有密褶奏事的特權。郭嵩燾到任後,處處留心外國的長處,建議國內採擇施行,但三兩月內,即為劉錫鴻多次參劾,國內無知的大臣大概以「唱衰國家」之類的罪名,也參與攻訐,郭嵩燾僅在職十七個月,即被解職回國,直接返鄉,終身未再起用。

郭嵩燾曾在給李鴻章的信中,慨乎言道:「蓋嘗讀書觀禮,歷考古今事變,而得之於舉世譁笑之中,求所以為保邦制國之經,以自立於不敝,沛然言之,略無顧忌,而始終一不相諒。竄身七萬里之外,未及兩月,一參再參,亦遂幡然自悔其初心,不敢復為陳論。」

今天新聞界之所以喋喋不休,亦如郭嵩燾,見國家同胞之危難,不忍不言。執政當局以反擊、箝制的態度「回報」,日子久了,恐怕也有人會「自悔其初心」吧!

其實,媒體如果昧著良心,放棄「第四權」的職守,專揀順耳的話說,不僅不再受敵視、打壓,反而有廣告、有貸款,是多麼好過的日子!至於國家禍福如何,那也就管不著了。

(原載二00三年五月一日遠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