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陳克華台北 > 無有恐怖

無有恐怖

發文時間: 2019/05/28   文 / 陳克華台北 瀏覽數 / 24,900+

美國朋友來家小住,問我為什麼不再在陽台上餵野鳥了。

連我自己也驚訝,有這麼久了,連久久才來一次的朋友,都注意到了。

而我一時只覺一言難盡。

因為餵鳥當初是件「發心」的事,好像養隻寵物放生於宇宙天地間。

持續了有三年多,之後停止,當然理由很多。包括飼料周圍被鳥屎汚染,引來蚊蟲是其中之一。

我想了一下,其實另有一個稍微形而上的理由。

「你知道最主要來吃飼料的有兩種鳥,一是野鴿子,一是麻雀⋯⋯」我說:「這兩種鳥總是給人一團亂的感覺,」

主要是彼此互啄。鬥爭得很厲害。

邊吃邊互啄,很忙。大的啄小的,輩分高的啄低的。體形大的野鴿子啄體形小的麻雀。

每隻鳥其實都想獨占飼料盤,不管我放再多飼料,不管牠們吃不吃得完。

我一邊餵食一邊觀察,一邊反省自己和人類。

同時我又發現一個有意思的現象:麻雀從不單獨覓食。總是成群跟在野鴿子屁股後頭,野鴿子來牠們才來,野鴿子吃飽了飛走,麻雀也立刻跟著一哄而散。

「為什麼陽台上空無一鳥的時候,麻雀不來?」我心頭疑問。

經過很長一段時間,我才琢磨出這是麻雀的一種自衞機制。因為野鴿子在陽台上吃飼料時,在牠們眼中也是相對安全的進食時機。野鴿子的天生機警,易受驚嚇,給予了麻雀安全的保障。

「而牠們所需要忍受的,便是邊吃邊遭受野鴿子的攻擊。」我說。

「而我們人類不也一樣?」朋友說:「我們不也寧受現實群體的擠壓脅迫,也不肯一人獨自面對未知茫然的恐懼?」朋友為我補充。

是的,恐懼。

我們和鴿子麻雀一樣,無時不刻不面對生存的恐懼。而我們發展出比麻雀鴿子更複雜不知凡幾的生存機制,汲汲營營於建立牢不可破的「舒適圈」,拚死抓住「安全」,試圖將所有「恐懼」排除在生活之外,生命之外。我們無論如何不肯走出群體,「他者」建構的地獄,我們無能也無意獨自面對生死兩茫茫,向著自我深處追問生命的意義,生活的目的,一切存在的「真相」。

因為這些,都多麼的「不安全」!

要面對這些恐懼,原需要多大的勇氣,決心,智慧,還有,需要多大的放下?

曾讀心經有感: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

遠離顛倒夢想。

而一個人要經歷多少苦,才能真正明白人生有多少的「罣礙」,知道世人原來活得多麼「顛倒」,才能對「無有恐怖」的境界,心生嚮往?

這裡佛陀這樣的覺者要告訴菩薩的,或許就是面對生存的恐懼,克服,並超越它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