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杜英宗台北 > 貝聿銘羅浮宮級的堅持

貝聿銘羅浮宮級的堅持

發文時間: 2019/05/31   文 / 杜英宗台北 瀏覽數 / 25,900+

今年5月中,一代建築大師貝聿銘以102歲高齡過世,這位被稱為現代主義最後一位大師的離世,被視為一個時代的終結。

他的一生中,無論是讓羅浮宮再生的玻璃金字塔、香港地標中國銀行大廈,或者是在日本深山打造現代桃花源美秀博物館,始終都能以樂觀進取的態度,不斷創新,突破難關,創造令人讚嘆的成就,也是世人效法的典範。

貝聿銘出身蘇州望族,他沒有走上銀行家父親為他鋪好的道路,而是選擇赴美攻讀現代建築;而在家鄉陷入動盪而必須留在異鄉時,沒有待在安逸的哈佛校園,而是選擇投身一般學院派不願從事的房地產開發,從此開啟了與眾不同的建築師生涯,成為世界級的大師。

30年前完成的巴黎羅浮宮玻璃金字塔,是貝聿銘最知名的傑作。今天這座鑽石般的璀璨地標被法國人視為巴黎的驕傲,也是20世紀最具代表性的建築,每年吸引全球超過1000萬人次前往朝聖,爭相拍照打卡,向親友炫耀,包括馬克宏當選法國總統的慶祝晚會在內的各式盛會,不約而同選擇在此舉行。

貝聿銘因為成功改造羅浮宮而聞名全球,奠定他超越時代與文化的地位。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與當時法國總統密特朗,以堅定的意志,以及無比的信心與耐心,克服了排山倒海的批評與反對聲浪,說服了大眾,最終獲得成功的奮鬥過程。

貝聿銘以外人之姿,不經過競標直接受託主持大羅浮宮改造計畫,已讓向來以自身文化為傲的法國人感到顏面無光;而當他將外觀有如埃及法老陵寢的金字塔擺在羅浮宮正中央,更被批評是通往死亡的象徵,是對法國文化的侮辱。

9成以上法國人反對貝聿銘的金字塔,報章雜誌與文化界領袖群起攻擊他是自大狂。在一場法國歷史古蹟委員會的會議中,貝聿銘才剛秀出第1張投影片,與會者就競相叫囂謾罵,讓翻譯當場落淚,翻不下去。此後在長達近兩年的時間裡,法國人別上繡有反對金字塔字樣的胸章,日以繼夜地對他攻擊詆毀,甚至在路上看到他時,還在他腳邊吐痰,極盡羞辱之能事。

不過,貝聿銘有備而來。他在接受任務前,已經花費好幾個月研讀法國歷史,親自走訪羅浮宮的每一個角落,才提出將自然採光引入地下,連結各個展廳的突破性構想。而玻璃金字塔簡潔對稱、通透明亮的前衛設計,也獲得密特朗總統的認同,多次戴上頭盔造訪工地,以具體行動強力支持,終於讓擁有800年古老歷史的羅浮宮華麗變身,成為完美融合古典美學與現代工藝的經典之作。

成功改造羅浮宮之後,貝聿銘在1990年完成了香港中國銀行大廈,作為獻給香港以及曾參與創辦中國銀行的父親貝祖貽的禮物,當時也引起注重風水的香港各界強烈反彈,認為三角形切割組合的外觀像一把刺向天際的利刃,煞氣太重。

但隨著時間的淬鍊,香港中國銀行大廈以其優雅挺拔、節節高升的造型,以及匠心獨具的燈光設計,終成舉世聞名的地標,歷久彌新。

羅浮宮因密特朗的魄力與貝聿銘的堅持而成功翻轉,改變了法國,是建築史上激勵人心的一段佳話。而今世事紛擾,人們對創新事物的抗拒與批評從未稍減,更令人期待台灣社會能有更多像貝聿銘以及許許多多偉大的企業家和政治領袖一樣的開創者,以堅定的信心及強大的使命感,在對的路上堅持前進,成就偉大的事業,甚至建立政績,為世人創造更多的美好與希望。

(作者為資深企業經理人)

(原文刊載於2019年5月30日《中時》;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