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英國憲法/阿里巴巴的一千零一個不眠夜

解析《經濟學人》

英國憲法/阿里巴巴的一千零一個不眠夜

發文時間: 2019/06/04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13,500+

今天我們要導讀的是2019年6月1日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這期《經濟學人》的封面,又是一個暗含諷刺的寫實派圖畫設計。我們看見四個點燃引信的紅色炸彈,被黑色膠帶和英國最有名的大笨鐘牢牢捆綁在一起,並且極端無助的倒在地面上,整個畫面,看起來就像是一捆定時炸彈,暗示的則是英國亂局的來日無多。上面一排「黑色大字Next to blow:Britain’s constitution」(下一個爆破點:英國憲法)。是的,這期封面故事的焦點,在於英國脫歐,將可能引發英國憲政危機的探討。

和美國、法國以及德國的憲法體制不一樣,英國這種以國會議員作為基礎的民主體制,雖然已經蓬勃發展了300多年,但現在一個憲政戰役正在隱然成形。因為英國人一直仰仗的,那個充滿適應性,和強大的不成文的憲法,很快就會開始助長混亂、分裂,以及英國與蘇格蘭之間彼此的不信任。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經濟學人》這次共用了四篇文章,從不同角度,分析英國脫歐的後續困境。除了緒論第一篇的主文,認為脫歐早晚會演變成為憲法的危機之外,另外在第16頁Briefing專文,《經濟學人》還以〈The next crisis〉(下一個危機),形容英國憲法的正在崩潰。

不止這樣,接著,《經濟學人》在英國板塊第一篇第38頁,提醒了我們英國選民的兩極化,並以Bagehot專欄中,對工黨的Jeremy Corbyn目前被孤立的狀況做了解析。封面故事在第九頁的緒論第一篇,大標題:〈The next to blow〉(下一個爆破點);小標題:〈英國的憲法定時炸彈,脫歐已經是一個政治危機,它早晚也將變成一個憲法危機。〉

文章開場白就說,英國人一向為自己所謂的「不成文」憲法機制感到自豪。和美國,法國以及德國不一樣,英國式的民主已經在沒有政變、革命或內戰之下,由國會議員主導,蓬勃發展了300多年。它的政治運作,在議員之間不斷累積成的傳統、公約和法律的制約中,不停演化。由於其特有的穩定性,英國使全世界相信,英國政府的風格,是建立在幾個世紀以來的,一種由共識協商與靈活調整而來的堅實基礎上。

但這一切都已經過時了。無法休止的一連串脫歐行為,讓不列顛帝國的動態憲法依據困難重重 。而且,由於這個國家憲法改革的困難,幾乎找不到一個解決的方法。英國人很快就會發現,他們曾經仰仗的那個充滿調整性的堅實憲法,實際上是可以放大混亂和分裂,而且是個對不列顛聯盟的一個大威脅。

6月10日,在Theresa May(英國首相梅伊)辭去保守黨領袖三天後,接任她位置的競賽將正式開始。包括最被看好的Boris Johnson(前倫敦市長強森)在內,所有人宣誓說,除非歐盟給予他們想要的東西,否則他們將在10月31日,在沒有達成協議的情況下退出歐盟。

保守黨的12萬4千名成員將選出下一任總理,認真來說,這麼一個不具代表性的群體,將只能靠著這群人,去解決這個讓國家分裂的問題。

但糟糕的是,英國國會已經投票反對這樣一個沒有具體協議的脫歐,他們無異會對英國造成嚴重傷害。毫無疑問,會有更多的議會運作,來制止沒有協議的脫歐,或者強制通過某些事情;而憲法完全不清楚,到底該選擇支持的是行政部門,還是議會。

在Tonye Blair(前首相布萊爾)和David Cameron(前首相卡麥隆)的領導下,西敏寺議會將權力下放給了蘇格蘭、威爾斯和北愛爾蘭的議會,並通過公民投票,直接向人民頒發了權力。這些創新看起來立意良好,也是眾望所歸,但是沒有人從整個憲法的角度,去思考會造成什麼後果。

由此產生的混亂,已經在英國脫歐這個事情上留下了印記。公民投票支持離開歐盟,卻留下了懸而未決的細節。它為英國脫歐提供了一項授權,卻沒有提供任何一個脫歐可以採取的具體形式。

目前尚不清楚國會議員應該如何調和他們履行公民投票的義務,以及他們每個人如何為他的選民最佳利益行事。其他國家應該避免這種錯誤。愛爾蘭也舉行了全民公決,但他們憲法第46條是明確的,那就是:只有在法案通過、議會同意後,人們才能對變更進行投票,並把細節明確的確定下來。英國從來沒有聰明的想過這些事。

英國想藉由會威脅大不列顛的團結保持完整,但在歐洲議會的選舉中,蘇格蘭民族黨(SNP)贏得了越來越多的支持。蘇格蘭在公民投票中,投票支持留在歐盟,SNP的領導人在備受理解的情況下,聲稱他們已經獲得可以離開英國的民意支持。然而,不止一位英國保守黨領導候選人,正在想方設法,排除任何再次舉行的公民投票。

打破這個聯盟將是一個憲法上的噩夢 ,尤其在沒有明確制定下的這種分裂進程。

就僅選擇舉行蘇格蘭第二次公投可能會更令人擔憂。Mr. Johnson憎恨北部邊境相關問題。許多英國選民呼籲進行第二次英國脫歐公投。因此May告訴SNP等到英國脫歐解決了再說。從法律上講,Johnson總理是否可以堅決對抗蘇格蘭戰役,目前還不清楚。

離開歐盟的行為也會給憲法帶來新的問題。賦予歐盟公民法律權利的「基本權利憲章」將不再適用於英國法院。某些可能的英國保守黨領導人,如Dominic Raab,就想要廢除這些勘入執行力的國內立法。如果議會通過了這種具備執行力的新法律,法院可能會抱怨,但他們無法阻止它。抱怨歐洲法官管的太多的選民可能會開始有第二個想法。提示呼籲建立英國的權利法案,或是另外一個不完善的憲法創新。這會導致了最讓人擔憂的部分。

英國這個不穩固,隨時可能被修改的憲法很容易受到英國三年脫歐的激進規劃所影響。 Jeremy Corbyn 及其左翼同事對他們想要改革英國的野心從不掩飾。 認為他們會把注意力集中在經濟和公共支出上而不修改規章是過度天真的。Corbyn先生的工黨政府,或者由民粹主義保守派領導的保守黨政府除非力有未逮,否則一定會在議會中推動這個事情。像工黨就已經呼籲制定憲法會議。

大多數英國人似乎還沒有意識到考驗就在前方。也許他們相信他們獨特的做事方式總能帶來穩定。他們那種的憲法無限的靈活確實可能讓他們以妥協協商的方式讓國家度過英國脫歐的困境。然而,更有可能的是,它會提供其他各種的作弊和叛徒更大的舞台。

英國退歐已經是一個政治危機很久了。現在看起來也注定要成為憲法危機。這是英國另外一個可悲的準備不足。

除此之外,這期的另外一個重點仍然在於中美摩擦後續的發展分析,經濟學人用了四篇文章,嘗試從貿易戰爭與金融互相牽連的角度分析後續變化,四個角度包括以阿里巴巴的例子告訴我們美中關係的已經毀壞、經濟緊張已經如何溢流到了資本市場?而中國手上的美國公債會不會成為反擊武器?美國Apple的老闆對於供應鏈的重整又有沒有備案計劃呢?四篇文章都很精彩值得一讀。標題分別如下:一,緒論第二篇第11頁:One thousand and one sleepless nights一千零一個不眠夜;二,財經板塊第二篇第60頁:Far from home 離家很遠;三,第64頁Free Exchange 自由廣場:China cannot easily weaponise its holdings of American government debt 中國不能輕易把其持有的美國政府債務當作對峙武器。四,商業板塊最後一篇第58頁的Schumpeter熊彼特專欄:Brace for an iPhoney trade war 準備擁抱一個iPhone的貿易戰爭吧。

我想細讀的是序論第四篇第11頁的主文,大標題:One thousand and one sleepless nights!一千零一個不眠夜。小標題:阿里巴巴的經驗告訴我們美中關係已經毀壞。

文章說如果你想瞭解,美國和中國之間日漸冷卻的關係將如何改變全球商業,那麼阿里巴巴就是一個最值得好好觀察的地方。 它是中國最受尊敬和最有價值的公司,價值高達4000億美元。 在過去的五年內,它也是一個跨越超級大國的混合體,因為其股票只有在美國上市。 據Bloomberg(彭博商業週刊)報道,現在它正在考慮在香港進行200億美元的上市。背景是因為美國對中國利益的敵視風險正在上升,而且香港資本市場的影響力日益增強。這個動作將是中國企業正在購買保險以降低對西方金融依賴的一個表徵。

2014年,當阿里巴巴首次上市時,世界看起來和現在非常不同。雖然總部設在杭州,而且91%的銷售來自中國大陸,但它卻選擇全世界基礎最深的資本市場紐約上市,當然,其中也因為紐約允許他們複雜的投票權結構安排。華爾街的投資銀行承銷了此次發行。

阿里巴巴的老闆馬雲早已經是中國的明星,他在曼哈頓被視為可以在上流社會中作為美國人有機會與之交易的中國資本家。他其實並不孤單,其他還有174家中國公司也是在美國上市,加總市值已經達到3940億美元,其中包括百度和京東這些科技明星。最近值得注意的是Luckin Coffee(瑞信咖啡),一個星巴克的追隨者,它在5月份以40億美元的價格在紐約上市。

然而,確實就像阿里巴巴發現的那樣,美國已變得不像以前那麼好客了。該公司的利潤飆升,投資者也賺了很多錢。但2018年1月,其支付子公司Ant Financial(螞蟻金服)因國家安全原因被阻止了收購美國競爭對手Money Gram的交易。11月,馬雲在美國的光環開始下滑,因為有人透露他其實是一個共產黨員,就像許多中國商業巨擘一樣(雖然他今年已經從阿里巴巴退休了)。

矽谷的一些高管私下說阿里巴巴的全球雲業務對美國的利益而言是一個威脅。如果阿里巴巴投資初創公司,它可能會違反一項新的法律,例如FIRRMA,要求對外國收購「關鍵技術」必須進行審查。與華為不同,阿里巴巴還沒有受到攻擊,但情緒已經陷入了緊張。

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已經從關稅擴展到包括合法引渡、創業投資,和全球美元支付系統。這很容易可以看出一個美國的上市可以如何的變成一個被攻擊的弱點。例如,如果中國抵制蘋果公司或波音公司,美國可以通過暫停中國公司股票的交易,並停止其資金的募集,來做出回應。

中國大陸那個龐大卻不成熟的資本市場還不能完全代替華爾街。香港這個中國的離岸中心,還遠非完美成型,尤其現在看起來中國似乎還有意逐步去破壞那裡的法治。儘管如此,它已成為中國的全球企業最適合的替代選擇地方。

在2018年改變規則後,它現在歡迎那些擁有雙層投票權設計的公司。它已把自己擴大成為大陸投資者購買股票,或全球投資者進入中國投資的最佳渠道。去年在香港上市的股票比在納斯達克或紐約證券交易所籌集的資金更多。

香港的崛起是伴隨著西方在金融方面對亞洲制高權的消退。十年前,中資銀行只能算是處於外圍市場的參與者。但現在華爾街的企業也變得不像以前那麼舉足輕重。去年,亞洲前20大股權承銷商中有7家是中國相關的投資銀行。中資銀行已經是亞洲最大的跨境銀行之一。美國雖然還是控制著美元支付系統,但也可能隨時會被改變。

如果成功在香港上市,阿里巴巴將有另一個可以籌集資金的地方。它仍在大規模擴張,去年銷售額增長了51%。即使中國公司開始迴避,但紐約仍將繼續作為全球最繁忙的金融中心。但其中更大的隱含意義是,隨著貿易戰的爆發,本就極其複雜的全球金融系統和商業網絡正在進行重整。

文章最後一段提到,大型的硬體製造業正在調整其供應鏈。零售商正在轉移其採購區域,以便在美國銷售的商品可以不是在中國生產的貨物。銀行正在減少可能面臨美國制裁的交易對手的風險敞口。即使是世界上最成功的企業,比如阿里巴巴,也覺得他們需要一個備用計劃。所有的這一切都已經與2014年馬先生站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敲響鐘聲的那一刻顯現出來的視角完全不一樣了。

最後還有三篇和中國有關的文章,中國板塊第一篇第24頁,經濟學人帶我們看的是中國首次出現的個人債務清理審理規程。文章標題:A way out 一個出場的方式。經濟學人以五月九日在浙江台州的一個木匠柯先生最近被法院免除48萬人民幣債務的判決開始,告訴我們雖然中國每戶家庭債務佔GDP比例,已經從2013年的1/3 上升到去年年底的1/2,但這個判例仍然非常的具有代表性。

中國板塊第二篇第26頁的The Lantau row 大嶼山系列則是針對香港狹小的居住空間,林鄭月娥提出了香港最大的島嶼大嶼山海岸開墾17平方公里的土地開發項目做了報道。

這期的茶館專欄經濟學人則是在天安門事件三十年作為主軸提出了一個大哉問:如果中國的統治者一直不為結束天安門事件的鎮壓付出代價,那我們怎麼辦?不過經濟學人用今年4月4日最新發生的事情,那就是四川成都的一家法院判處一名活動家陳冰入獄三年半已經告訴了我們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