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馬紹章台北 > 台灣的兩岸關係選擇權

台灣的兩岸關係選擇權

發文時間: 2019/06/19   文 / 馬紹章台北 瀏覽數 / 16,950+

未來是不可知的,是不確定的,但我們對未來不能不預為準備。選擇權就是我們對未來應做的準備。

選擇權的概念一般用在金融或企業決策上,主要是針對未來市場的判斷所做的一種交易或決策。未來是不確定的,企業有時採避險的方法以減少損失,有時則是利用選擇權,讓自己未來有更多的選擇空間。不論是避險或選擇權,都不是免費的,企業都必須支付一定的代價。簡單的說,選擇權就是現在支付一定的代價,以換取未來更多選擇的機會。台灣在思考兩岸問題時,卻很少從選擇權的角度來思考。

為便於讀者了解,先用企業的決策來說明選擇權。有一家企業,手上剛好有一筆資金可以運用,在廠房的旁邊剛好還有一大片空地,如果此時不買,未來如果業務成長快,需要擴廠時,可能就買不到。此時企業決定將廠房買下來,其實就是買下一個未來可以擴廠的選擇權。當然,未來業務未必成長,地價也可能下跌。我們可以用下圖來表示未來可能的情況。

象限A是未來業務成長且地價上升,這是最佳情況,企業雙向獲利,不僅可以擴增廠房,還賺了地價增值。象限B是業務成長,但地價下跌,此時企業擴廠後的獲利可以抵消地價的損失。象限C是業務衰退,但地價上升,此時企業仍可決定繼續保留土地以因應未來,或者出售地價以獲利。象限D是業務衰退且地價下跌,這是雙向損失,也是最糟的情況,但企業也仍可選擇出售與繼續保留土地。

從兩岸的角度來看,還是脫離不開美中台的三角關係,對台灣來說,所謂的選擇權,必然牽涉到美國與中國大陸的政策。此時此刻,台灣最重要的選擇權是九二共識,而未來影響台灣最大的則是美國的對台戰略思維,究竟是保台還是棄台。下圖横軸九二共識,縱軸是美國未來對台政策,也有四個象限。象限A是台灣承認九二共識且未來美國繼續保台政策;象限B是台灣拒絕九二共識且未來美國仍繼續保台政策;象限C是台灣承認九二共識,但美國改為棄台政策;象限D則是台灣拒絕九二共識,且美國改為棄台政策。

未來美國對台政策不外是保台與棄台兩個大選項。保台這個選項下,曾經有過共同防禦條約這種堅強的關係,當前美國反對以武力解決兩岸問題的政策也是保台,其決心至少讓中國大陸不敢挑戰,但強度與冷戰時期不能相提並論。在棄台這個大選項下,美國可能大幅限制對台軍售、反對台灣獨立、接受大陸的一中原則、敦促台灣與大陸進行談判,這些都算是棄台,簡單的說,就是台灣失去了美國軍事上的承諾與支持。

企業的價值可單純的以利益來表示,但對台灣而言,最值得關切的有三個價值:時間、機會與安全。所謂的時間是指台灣能夠維持多久的兩岸分治狀態或者能維持多久現在的生活方式,時間愈長對台灣愈有利。至於機會,則是指台灣經濟發展的機會多寡與國際活動空間大小,同樣的,機會也是愈多愈好。最後則是安全,是指台灣是否可能面臨軍事上的衝突。本文就是從台灣進行選擇之後,未來美國對台政策變化下,來看台灣這三個價值所受到的影響。每一項價值的多寡以加號(+)來表示,最多為三個,最少為一個,雖不是精確的量化,卻可做為比較之用。

當然,選擇權是有代價的,圖一的企業必須支付買土地的錢,圖二的台灣,如果承認九二共識,支付的代價就是接受兩岸同屬一中,並且放棄台獨的選項。這個代價對台獨支持者來說,當然不值,但馬英九時代,台灣也在九二共識之下經歷了八年的兩岸互動。此一代價的高低,是情感認同的問題,無法理性探討,但時間、機會和安全這三者是可以比較的,或許可提供另一個思考的空間。

象限A是承認九二共識,且美國仍繼續其保台政策,在此一象限中,時間機會和安全都是三個+。就時間言,大陸比較沒有統一的急迫感,也沒有反台獨的壓迫感,且美國仍繼續保台,台灣可獲得最長的時間。就機會言,兩岸關係和緩,交流與合作不僅限制少,台灣可以參與更多國際貿易協議,也可避免在中美之間選邊站的風險。就安全言,大陸既無統一急迫感,又有美國保台,台灣的安全也是四個象限中最高者。

在承認九二共識情況下,如果美國未來從保台轉為棄台(即象限C),時間、機會與安全三個價值全部都降低,與A象限比,皆為兩個加(+)。就時間言,大陸雖沒有統一的急迫感與反台獨的壓迫感,但美國棄台必然會對台灣產生心理效應,此外,大陸也可加快兩岸之間的融合速度,因此就時間言,比A象限少一個加(+)。就機會言,由於兩岸之間有九二共識,發展機會並不會因為美國政策改變為棄台而有明顯變化。至於安全,僅管美國棄台,大陸仍沒有對台動武的必要,但台灣的安全防衛力量難免受到影響,與美國保台時仍有所不同,也是比A象限少一個加(+)。

在拒絕九二共識的情況下,美國如果仍繼續保台政策(象限B),但由於兩岸關係緊張,中國大陸在台灣週邊的軍事活動日增,安全頂多為兩個加(+)。至於機會,已減為一個加(+),主要是中國大陸必會採取壓制性手段,這也是民進黨2016年執政後的景況,而且只會愈來愈強烈,即使台灣想突圍,在國際現實下,也是有心無力。最後,台灣能維持所謂現狀的時間,也會隨之縮短,只剩兩個加(+)。

四個象限中以D象限最差,亦即台灣拒絕九二共識的情況下,美國未來從保台改為棄台。在此一象限中,台灣的時間、機會與安全都只有一個加(+),因為既沒有美國的靠山支持,而大陸又採壓制性政策。

在以上四個象限中,B象限與C象限的比較也可以看出,二者在時間和安全這兩項都是兩個加(+),B象限的機會雖然也是兩個加(+),但C象限則是三個加(+)。換言之,承認九二共識的最壞情況仍比拒絕九二共識的最佳情況,對台灣更有利。

選擇權的意義在於現在支付一定的代價,以取得未來時有更大或更多的選擇空間。在中共和平統一的大政方針之下,對台灣而言,時間與機會才是台灣未來選擇空間大小的關鍵。

台灣的未來,美國的政策固然重要,但台灣本身的實力也不容我們輕忽,這是我們面對大陸時唯一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籌碼。個人認為,台灣實力愈強,談判的籌碼愈多,但壯大實力,需要機會與時間,而且要懂得利用機會與時間,讓其發揮最大效用。這才是政府戰略思考應該著力之處。

除此之外,時間本身就蘊涵了選擇的機會。舉個例來說,有甲乙兩個重症病人,現在有兩種藥,一種較貴,可以延長較長的生命,另一種較便宜,延長生命的時間較短。甲選擇了服用較貴的藥,乙選擇了便宜的藥。一年後,乙死亡了,但新藥在一年半後出來,甲即有了選擇的機會使用新藥。未來是難以預料的,中國大陸本身、美國政策、兩岸關係等等,都有可能發生變化,而台灣只有能撐到有利的情況下,才能有更多更好的選擇機會。

兩岸關係,耍辣容易,沈著冷靜難,但要為台灣打好算盤,卻唯有沈著冷靜才能看得遠、算得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