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讀者觀點 > 看看法國,想想台灣

看看法國,想想台灣

發文時間: 2019/07/01   文 / 鄧鴻源 瀏覽數 / 8,450+

根據某報最新調查,台灣人非常不愛讀書,有四成的台灣人一年沒有看過書。有家書店玻璃門上,張貼著「人進不來,書出不去」的對聯,上聯則是「門真的沒壞」,以此自嘲。當手機、臉書、社群全面攻占台灣人的生活時,已讓台灣書店一年四季皆淡季,店員比客人多的窘境。對比台灣,法國社會受新科技影響有限,仍然是一個熱愛閱讀的社會。

根據法國國家圖書中心(CNL)2019最新民調顯示,92%的法國民眾一如既往地熱衷於每天閱讀,且認為,若有更多的時間,會讀更多的書,而小說是法國人最喜愛的書籍。即使網路時代人手一機,但是91%的法國人仍閱讀紙本書,而93%的法國人認為閱讀是一種興趣,並在發掘新知識中獲得幸福和滿足感,85%青少年則在學習之外閱讀,認為是一種休閒。

(編輯推薦閱讀:〈台灣人四成不讀書,法國女性每年每人讀20本書〉

筆者認為,這應與其從小就重視哲學教育有關,哲學顧名思義就是愛智教育,傳承自希臘的文化,歐洲許多國家與以色列就是如此,所以近代科學與文藝復興運動為何誕生在歐洲?為何歐洲大思想家與科學家人才輩出?為何民主運動首先發生在法國?為何英、美、法、德等國家在近兩百年來是世界上最富強的國家?以色列又為何人才輩出,科技與軍事實力強大?

法國高中會考哲學科,4個小時只寫一題,厲害的學生可以字體工整寫滿15頁,幾乎是一篇小論文。這樣的功夫不是天生的,吃再貴的補腦劑都沒用。法國人從小學起就逐步訓練書寫和閱讀習慣,上課時師生非一言堂,而是經常辯論,激盪腦力,直到高三。法國的語文課是讀小說與散文原本,讓學生去欣賞、分析與批判,而非叫學生死背,以訓練閱讀、理解、表達和書寫等能力,久而久之,自然養成閱讀習慣。許多歐美國家與以色列的教育也是如此。

近兩百多年來,法國之所以誕生伏爾泰、盧梭與孟德斯鳩等近代啟蒙大思想家,產生「自由、平等、博愛」思想,導致美國與法國大革命,從專制走向民主,並培養無數的哲學家、科學家與文學家,成為科學與人文薈萃的殿堂,讓法國成為世界強國,與其從小重視哲學教育不無關係。

反觀台灣,從小學開始的語文課,大都是摘自中國歷代文言文與詩詞,老師都像教「聖經」一樣的教育學生,要學生死背其文章,可是學生平時都用白話文書寫與表達,也很難有古人的情境,死背這些文章有何用處?若非為了考試與升學,一般學生會喜歡讀這些文章嗎?可能瓊瑤等言情小說對學生的吸引力會比較大吧?畢竟現代小說的對白都很口語化,比較貼近我們的實際生活,頗富哲理者也很多。

各級學校文史科的考試方式也很可笑,不外是非、選擇、填充與默背,了不起偶而一篇八股式小作文,考試時間也很短,很難測出學生的思考、批判與表達的能力,所以為何目前儘管大學生或研究所畢業者一堆,卻常缺乏是非判斷的能力,容易被不學無術的江湖術士牽著鼻子走,甚至受到電話詐騙者更不在少數。

由於從小缺乏哲學教育,學生普遍缺乏邏輯思考與批判的能力,習慣盲目服從教科書所灌輸的權威思想,也不敢批判老師教學上的錯誤,更不敢質疑威權圖騰存在的合理性,以致台灣至今仍然有威權或權威崇拜,否則獨裁者銅像林立與妙禪事件怎麼說?

也由於從小缺乏哲學教育,許多人普遍缺乏學術倫理、誠信、道德、操守與是非觀念,只重視升學與高學歷,在學術界與政治界是這樣,司法界也不例外,普遍缺乏司法人應有的道德勇氣與公正性。

如果我們要培養讀書風氣,應效法歐美國家與以色列,從小就應實施哲學教育,以培養學生獨立思考與判斷的能力,不僅敢挑戰學術與宗教權威,也勇於質疑政治威權,這樣台灣的教育才能與世界文明強國並駕齊驅。

總之,看看法國,想想台灣。

(本文作者為台大物理博士、文化大學教授。)

【本單元反映投稿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遠見》開放讀者投書單元,歡迎投稿分享您的觀點!

投稿網址:https://gvlf.gvm.com.tw/opinio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