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馬紹章台北 > 境內勢力才可怕!

境內勢力才可怕!

發文時間: 2019/07/02   文 / 馬紹章台北 瀏覽數 / 10,750+

「境外勢力」和「民主防衛機制」這兩個概念最近常被聯結在一起,形成一種因果關聯:因為有境外勢力對台灣民主的威脅,所以要建立民主防衛機制。這個聯結很成功,但愈成功愈可怕;因為真正可怕的不是境外勢力,境內勢力才可怕。

從歷史來看,民主崩潰很少是因為境外勢力,反而多是因為境內勢力,也就是當權者。境外勢力,大家都知道,那是指對岸中國大陸。民進黨政府告訴民眾,中國大陸利用台灣民主來製造假新聞、進行統戰、危害國家安全,但這是事實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這些都是民主的代價。

我不知道境外勢力製造了多少假新聞,但我知道,假新聞的效果是遞減的;我也知道,假新聞的來源何止一個境外勢力,而且台灣境內也不乏製造假新聞的老手;我更知道,民進黨去年九合一慘敗,不是因為假新聞,而是因為討厭民進黨成了最大黨。假新聞的確是民主社會的一個大問題,但問題不在境內或境外勢力,而在於如何迅速有效破解,更在於媒體的自律成長與民眾對假新聞辨識能力的提升,但決不是靠政府的權力來對付,這是台灣民主成長重要的一課。老實說,一個社會如果對政客或新聞媒體說謊都不在乎,又怎麼可能杜絕假新聞,管它是境外還是境內。

至於統戰,即使把兩岸交流都視為統戰,但效果究竟如何,有勞政府大動干戈嗎?2008年到2016年八年期間,兩岸交流最密切、最頻繁,可以說是統戰的高峰期,但2016年還是發生政黨輪替。統戰有用嗎?我高度懷疑。這幾年來的台灣,又有那些重大抗議是大陸在幕後操縱的?我看不到,政府也沒有證據。拿統戰當民主防衛機制的藉口,沒有說服力。

國家安全是最後一頂大帽子,但政府要拿國家安全限制或法辦台灣人民,必須要要具體明確,而不是用想當然爾的猜測,或者模糊的字眼。境外勢力再怎麼利用台灣民主,還是難以傷害民主,但境內勢力—當權者—卻可以假藉國家安全,利用法律來摧毀民主。這種摧毀民主的方式,常披著合憲合法的外衣,讓一般人不察,因此更為可怕。

哈佛政治學者Steven Levitsky和Daniel Ziblatt看到了川普為美國民主帶來的威脅,寫了民主如何死亡(How Democracies Die)一書,用他們淵博的歷史知識來提醒美國民眾與世人。他們指出,民主曾死於軍人之手,這是南美洲、亞洲及非洲過去常上演的戲碼;但民主也會死於民選領袖之手,尤其是在冷戰之後。現在殺死民主的,不是明目張膽的獨裁,而是以一種「幾乎看不出來的步調逐漸腐蝕。」這就是打著民主反民主。

是的,民主需要防衛機制,作者稱之為民主護欄,可以說是民主運作的基礎,它包括「互相容忍」與「制度性自制」。相互容忍,就是對手與敵人的差別。相互容忍,視彼此為對手;無法相互容忍,則視彼此為敵人,為威脅,為危險的存在。一旦視他黨為危險的威脅,就會激發心中的恐懼感,下一步就是不擇手段地要打敗對手。這兩位教授研究過的幾乎每個民主崩潰的案例,「企圖專制者…都把對手貼上存亡威脅的標籤來合理化他們的集權。」這個情況,在台灣是不是很熟悉呢?的確,台灣有認同的問題,這是社會分裂與民主崩潰的根源之一,但政黨的責任不就應該是謀求最大的公約數,而不是添火加油嗎?

至於制度性自制,在台灣用放大鏡都找不到了。制度性自制說白了,就是領導人不濫用自己的權力,而且當領導人想濫用權力時,也會面臨政治精英共同反對。美國羅斯福總統以在1936年以61%的多數連任,為了減少推動新政的阻礙,他隔年提案要擴大最高法院的規模。此例一開,最高法院會變得非常政治化,更破壞了「總統不該干擾三權分立」的關鍵規範,結果他碰到了任內最大的反彈,除了共和黨外,還包括媒體、法官與律師,以及為數不少的同黨議員。民主之下的獨裁者是怎麼產生的?國外的案例告訴我們,這些獨裁者都是逐漸的將手伸入媒體、法院,變更遊戲規則,而內部敵人與境外勢力恰好又提供他們很好的藉口。

台灣媒體與司法都已經政治化了,遊戲規則也可以說變就變;現代民主崩潰的劇情,已經活生生地在台灣上演了。民主當然需要防衛機制,但要防衛的,不是境外勢力,而是當權者,更不應該是獨裁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