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坦克車開不到香港金鐘
面對台港 北京要換腦袋

坦克車開不到香港金鐘

發文時間: 2019/07/08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30,650+

六月,香港的「反送中」與台灣的「反一國兩制」相互激盪。向來是「中港關係/兩岸關係」的兩條平行線,在民間的民運互動層次儼然已經形成「中港台」的三角關係。

面對台灣與香港,北京要趕快換腦袋。

以六四與今次反送中相比,六四的民意強烈逾於反送中,六四的民主訴求也高於反送中。但六四被鎮壓,反送中卻逼到北京與港府退讓。

主要原因是,坦克車開上了天安門廣場,但坦克車開不到香港金鐘。

從長期看,只要坦克車開不上金鐘,北京及港府就不可能在香港的民主博弈中說了算。反過來說,北京及港府就要覺悟:對香港的管治,必須在「坦克車不能開上街」的前提或局限下建立方案。

坦克車不能上街,但香港人可以。一百萬不夠,兩百萬。

二〇一四年九月廿八日以前,眾人還在懷疑「占中」有無可能,但如今「占中」已成香港民運的基本規格。

北京的坦克車不能開上金鐘,所以「反送中」沒有變成「六四」。相對而言,北京也應覺悟:武統台灣絕非可欲及可行的選項,因此北京的兩岸政策,必須在武統以外建立方案。

從這場六月風潮可以看出:北京與台灣及香港的關係,絕無可能只靠經濟利益維繫,而是終究必須觸及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等頂層思維。一國兩制在淺水階段或能維持。但一個專政政體絕無可能永遠容忍底下有一個民主社會,而一個民主社會也絕無可能永遠忍受頂上有一個專政政體。這就是一國兩制在「反送中」顯現的深水矛盾,也是台灣普遍反對一國兩制的原因。

香港的一國兩制,說是五十年不變。但至二〇四七年,「香港新大限」又屆,北京難道就能斷然終止香港的「資本主義社會」運作嗎?我認為,不可能!

除非,坦克車上街。但坦克車能上街嗎?

因此,北京及港府必須在「忘掉坦克車上街」的前提下,建立管治香港的方案。這個方案應當是使中共自己向香港的民主「融合」(北京近年很喜歡用這個統戰新詞),而不能與香港的民主更加敵對。

切勿到了二〇四七年,又出現坦克車上街的場面。

回頭看北京與台灣的關係,談兩個層次。

第一個是法制層次。香港行的是基本法,台灣行的是中華民國憲法。香港特首是選舉委員會選出,中華民國總統是全民直選選出。因此,從政治發展趨勢上說,應當是「香港可能愈來愈台灣化」,而絕無可能倒過頭來「台灣香港化」。

金鐘的香港人挑戰北京,是真正與中共肉搏。但凱達格蘭大道上台灣人的反中,其實只是表演性的碰瓷。

中共駐港部隊的坦克車開到金鐘或許仍有懸念,但北京的坦克車要開到凱達格蘭大道顯不容易。因此,如果我們可以建議北京自己更向香港的民主「融合」,就更有理由要北京使自己更與台灣的民主「融合」,而不是更趨敵對。

比如,反對北京定義的一國兩制,已成台灣共識。台灣的民意已分兩支。一、用借殼台獨反對一國兩制,即「用台獨捍衛中華民國」。二、用中華民國反對一國兩制,即「用中華民國捍衛中華民國」。

北京不能在台灣的票箱裡投下一張選票,也就是不可能在台灣的票箱裡創造出「支持北京一國兩制」的結果。因此,面對台灣的民主體制,北京也只有兩個選擇:一、接受用借殼台獨反對一國兩制;或者二、接受用中華民國反對一國兩制。

在目前情勢下,對北京言,我不認為台灣反一國兩制的凶險情勢會低於香港的反送中。因此,北京不能不面對台灣分歧的民意。其間的差異在於:北京究竟要接納借殼台獨或接納中華民國?

第二個層次是武統。「和平統一」已成北京內部相互敷衍的語言,好像只要祭出「和平統一」四字,就能像鴕鳥鑽沙相互敷衍過去。「武統」也是,好像只要留住「武統」的想像,認為終究會有辦法。北京諸人相互間,我用和統來敷衍你,你用武統來敷衍我,這正是使得兩岸武統無可能、和統無希望。

北京要忘掉「坦克車開進香港」,才能建立管治香港的正確方案。同理,北京更要「忘掉武統」,才能建立正確的兩岸政策。

對北京來說,訴諸武力,只可能用在出現正名制憲的法理台獨之時。否則,訴諸武統台灣,除了北京必然成為國際的共同標靶,開個腦洞,屆時中共恐怕先得出動坦克車去鎮壓香港街頭反對武統台灣的「暴亂」吧!

因此,面對台灣,北京必須「忘掉武統」,要在武統之外建立兩岸方案。

這場六月風潮顯示,北京與台灣及香港的關係,根本仍在「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的頂層思維。中共應知坦克車不可能開到凱道與金鐘,因此,從長期看,即必須在台港的民主規制中尋找與台港相處的方法,也就是中共必須與兩地的民主「融合」。

六月風潮,爆出了一個中台港大弔詭:

香港人衝撞一國兩制的意態益趨強烈。但由於香港沒有「中華民國」,使香港人失去避險及轉圜的空間,壓力就直接衝向「一國」。

相對而言,台灣卻有「中華民國」,這使得台灣在「一國」的爭議中有了「一中各表」的避險及轉圜的緩衝地帶,雖然它也成了台獨的借殼。所以,對北京而言,只要保全中華民國,兩岸就有了緩衝;但北京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卻是硬生生要把台灣逼成了香港。

香港問題居然比台灣問題更尖銳化,這是眼下驚人發展的大弔詭。香港人直指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台灣尚停留在是否要保全中華民國的爭義中。

北京應想清楚:中華民國才是兩岸的定海神針。

北京正處在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台灣反一國兩制之中,這三者已成內外桴鼓相應之勢。若思因應之道,北京應從「忘掉坦克車上街」及「忘掉武統」想起。面對民主,別無他途!

 (原載二0一九年六月二十三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