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李家同新竹 > 我們應該注意世界的難民問題
國際觀專欄

我們應該注意世界的難民問題

發文時間: 2019/07/10   文 / 李家同新竹 瀏覽數 / 19,550+

的確,歷史上有很多次的嚴重難民問題。越戰結束以後,非常多的越南人要逃離越共的統治,因此有大批的所謂船民,他們漂流在海上,但是多半獲救,而且很多國家願意接納他們。美國就是其中之一,因為美國曾經參與越戰,在道義上無法拒絕這些反共的越南人。

可是最近卻有很多國家不願接受難民。美國邊境一直有人要從中南美洲偷渡進入,最近有一對父女想過河進入美國,結果被淹死。父女二人始終緊抱在一起,這張照片引起了舉世注目。中南美洲並沒有嚴重的戰亂,可是有嚴重的貧困問題。很多中南美人民沒有工作,但物價卻一直飛漲,唯一的辦法就是逃離家園。可是富有的美國也不能無限制的讓這些人入境,因此才有眾多的中南美人流落他鄉,無家可歸。

非洲的問題更加嚴重,中東的不安加上非洲國家人民的貧困,使得地中海永遠有難民船。有一些人道主義者專門設法到海上救援那些危在旦夕的難民。在過去,義大利永遠接受這些難民。可是義大利換了一個右派的政權,這個政權效法川普,拒絕救援船入港。

幾乎每一週都有難民船翻覆的新聞,一艘難民船上總有30人以上。

最令人感到難過的是利比亞的難民營,這些難民營都在首都郊外,最近利比亞的首都外圍有叛軍,叛軍不是游擊隊,而是相當正規的軍隊,由一位軍閥指揮。叛軍有空軍,不知何故,這些難民營遭遇到空襲,很多難民無緣無故地被炸死。

如果一個國家人民能夠安居樂業,就不會想要離開家園。難民之所以產生,貧困是最重要的原因。國家有大批窮人,一定有其原因,貪污腐敗無能的政府、內亂、種族糾紛、外國入侵等等,都會造成貧困,一旦民不聊生,就有難民問題。

我在1962年到美國去,當時很多台灣人會跳船,也就是說,他們用觀光的名義到了美國,就在美國做苦工,不回台灣了。這些人是蠻可憐的,因為毫無尊嚴可言,現在我幾乎從來沒聽說過台灣人在美國跳船。十幾年前還常常聽到中國大陸的窮人在美國跳船,時常害怕警察來訪,最近聽說這種人也少了。

只要世界上有窮人,這個世界就絕對不可能安定。貧困造成了難民問題,難民問題在歐美又使得種族主義復活,很多政客利用這種問題堅決反對移民。在東歐,很多政客公開宣稱要保衛他們的基督教文化和傳統,因此不願意讓其他宗教的人進入。如果沒有難民問題,這種高唱種族主義的政客大概也不會崛起。

我們知識份子應該關心全世界的問題,西方知識份子認為基本人權是要能夠擁有言論自由,好的國家一定要自由民主。他們常常忘了,人的基本人權是要能夠活下去,而且要能夠活得有尊嚴,貧窮的人根本沒有人類應有的基本人權。

我曾經寫過一本書《人類面臨的重大問題》,由五南出版社出版。貧困問題絕對是重大的問題,我很誠懇地希望各個大學應該討論這一個問題,也希望教授們知道,如何解決人類的貧困問題不是簡單的事,因為有很多不同的因素都會造成這個問題。

(原文刊載於2019年7月9日《李家同的國際觀專欄》;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