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太空領域的下一個50年/中國迎來30年來經濟最低增長
解析《經濟學人》

太空領域的下一個50年/中國迎來30年來經濟最低增長

發文時間: 2019/07/23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24,950+

今天我們要導讀的是2019年7月20日 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這期封面,我們在代表蒼穹星際的墨綠封底前,看見一個地球在前、太陽與月球在側,所排列出來的星空。《經濟學人》巧妙的用文字、圖型,表達了它想表達的論點。地球側邊大大的「5」這個阿拉伯數字,配上有艘太空船沿著軌道,繞著地球飛行,提醒著我們,距離人類第一次登陸月球,轉眼已經50年。如果和上下兩排白色小字合起來讀,就是「THE NEXT 50 YEARS IN SPACE」(太空領域的下一個50年)。

《經濟學人》這次共用了四篇文章,探討這個議題。除了緒論第一篇的封面故事,在第18頁的Briefing專文,《經濟學人》用標題〈War in space〉(太空戰爭)提醒世界,攻擊其他國家的衛星看似吸引人,其實充滿危險。

另外在第50頁的國際板塊,則是以標題〈Star law〉(星球法律),訴說隨著太空領域的商業化,相關法律也得加緊建設。最後一篇,則是第65頁的科技板塊第一篇,《經濟學人》戲謔的以〈Apollo’s sister〉(阿波羅的妹妹)提示我們,這次的重返月球行動是可能成真的。

《經濟學人》認為,一個新的太空探索時代正在開始。隨著成本下降、新技術發展,中國、印度以及新一代企業家的野心勃勃,都在為太空發展添柴加火。無論是發射和維護近地軌道上的通信衛星,或是超級富豪的太空旅遊,都變愈來愈有可能。

太空將更像是地球的延伸,或是企業和私人的新舞台,而不再只屬於政府所有。唯一欠缺的,就是具體可行的法治準則,以及管理各國太空武力的有效體系。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文章在緒論第一篇第9頁,大標題:〈The next 50 years in space〉(太空領域的下一個50年);小標題:〈新一波的太空探索正要開始,它將需要適合的法治及管理體系,以獲得發展。〉

文章一開始說到,50年前,Neil Armstrong將自己的腳踩在月球表面的那一刻,激發了全世界的一種由敬畏,驕傲和驚嘆,結合而成的複雜情緒。《經濟學人》認為,從那一刻起,人類就認為憑藉自己的智能,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地進入宇宙中,而且人類早晚會往星際發展。

但其實不然,登月是一個陰差陽錯,這個目標本身不是目的所在,只是一種彰顯美國非凡能力的手段罷了。這一點一旦被達成,就沒有再精進的必要了。果不其然,從那以後,只有571人成功進入了星球軌道。

下一個50年看起來將會非常不同。由於成本下降、新技術發展,中國和印度的滿腹雄心壯志,以及新一代企業家相繼認為的一個大膽太空發展新世紀,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富裕人士帶來的旅遊盛況,會讓豐富而更好的通信網絡接踵而至。

從長遠來看,它可能涉及礦產開採,甚至大規模運輸。太空將變得更像是地球的延伸,甚至是企業和私人的新舞台,而不僅僅是政府部門所有。但是,為了實現這一承諾,世界需要建立一個管理太空的法律體系,無論是在和平時期還是在戰爭中。

到目前為止,太空發展的重點,一直是促進地面活動,主要是衛星通訊的廣播和導航。現在有兩件事正在改變。首先,地緣政治正在推動一股將人類送出近地軌道淺灘的新潮流。中國計劃在2035年將人類送上月球,川普政府則希望,美國人在2024年前回到那裡(月球)。不斷下降的成本,使得這種炫耀比以前更實惠。

其次,私人部門已經成熟。從1958年到2009年,幾乎所有的太空開支都是由國家機構提供的,主要是NASA和五角大廈。在過去的十年裡,私人投資的額度,已經上升到每年20億美元的平均水平,占總投資的15%,而且還將繼續增長。Elon Musk的火箭公司SpaceX,去年成功發射了21顆衛星,估值330億美元。Amazon 創始人Jeff Bezos 每年出售價值10億美元的公司股票,以支付太空企業藍色起源(Blue Origin)的投資。維珍銀河計劃今年上市,估值為15億美元。

除了資本和理念,私人部門還提供了更高的效率。美國宇航局表示,開發SpaceX的獵鷹火箭,將花費該機構40億美元,而SpaceX只花了十分之一。

現在有兩種新的商業模式已經證實存在,或隨時可以實現:在近地軌道間,協助發射和進行維護大量通信衛星的相關設備,以及提供給富豪的太空旅遊利基市場。未來年我們肯定會看到維珍Virgin和藍色起源Blue Origin,在近地軌道上載著乘客,一方面享受失重的快感,一方面可以看到地球的彎曲邊緣對著黑色的太空。

Virgin聲稱它可能在2022年之前,每年運送近1000名富有的冒險家。日本時尚大亨前澤友作 Yusaku Maezawa,已經為月球周邊的星艦旅行支付了首期款項,他計劃最快在2023年初,與一群藝術家一起前往探險。根據一家銀行的消息,這種可能性,也許會使航天工業的年收入在2030年翻一倍,達到8000億美元的規模。

在未來,太空發展可以重塑人類的生活方式,Musk先生希望將人類送往火星定居;Bezos 先生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他希望看到數百萬人在太空站上謀生。也許這些事情,可以發生在Armstrong 踏上月球百年紀念日之前。在地球面臨氣候變化、增長緩慢,和充滿政治嚴峻消息的時候,太空似乎提供了令人驚訝的樂觀理由。

但它既不是萬能藥,也不是桃花源;要實現這些承諾,必須解決一個大問題,並且避免更危險的風險。這個最大的問題,就是法治的發展。1967年的外太空條約,宣佈太空為全人類的區域,並禁止任何主權主張,這留下了很多需要解釋的空間。美國稱私人企業可以開發天際間的資源,但國際法規卻含糊不清。

例如,誰能最妥善地利用月球兩極的冰塊,讓生命得以存續?火星定居者可以被允許,對當地環境去做他們想做的改變嗎?誰應對衛星碰撞負責?太空已經很擁擠,現在有超過2,000顆衛星同時在軌道上運行,美國太空總署更密切監控著,以超過每小時2萬7千公里的時速互相衝撞的,超過50萬個碎片的太空殘骸。

這不確定性放大了風險的危險性,那就是從太空中使用武力。美國能夠在地球上投射武器的能力,取決於其廣泛的衛星陣列。知道這一點的其他國家,已經建立了反衛星武器,就像美國自己做的一樣。在太空中的各種軍事活動,從來沒有經過一些實際協議的測試,或曾經達成任何人參與背書制定的規則。

美國、中國和印度,正在迅速增加其破壞性的能力,諸如用雷射光阻擋軍事衛星視線,干擾所有投注到地球的信號,甚至將它們直接炸毀,或是故意讓碎片散布在宇宙中,他們甚至想辦法將軍隊勢力擴張到太空。

川普計劃建立一支太空部隊,這是自1947年空軍成立以來,武裝部隊的第一個新分支。在7月14日舉行的年度巴士底日閱兵前夕,法國總統埃Emmanuel Macron 也宣布,要成立新的太空指揮部。

將太空幻想成一個充滿浪漫的狂野西部,是一個錯誤。很多人以為這是一個無政府主義的前沿,人類可以盡情擺脫束縛,並且重新發現自己的新命運。想要讓想象成真,整個太空領域都需要好好被治理。

在這個連鋼筋和大豆的貿易規則都很難達成一致的世界,這些都是很大的質疑所在。但如果沒有它(太空法治與管理),地球以外那些能夠被想像得到的所有潛力,最快將再等待50年後,才有可能被實現。而最壞的情況下,太空也可能只是讓地球的問題雪上加霜罷了。

接下來,讓我們看看這期《經濟學人》和中國有關的四篇文章。

中國板塊第一篇第36頁,講的是有關中國移民的愈來愈烈。大標題:〈Golden parachutes〉(金色降落傘)。《經濟學人》以一個上海市民唐守剛的例子告訴我們,中國人現在是各國移民計畫的大客戶,而中國很多年輕家庭,為了孩子的教育問題,以及改革開放以來揮之不去的崇洋心態,讓從事這項相關業務的企業越來越多。

中國板塊第二篇第37頁,談的則是有關變裝藝人的異軍突起。大標題:〈Dolled up for the party〉(為共產黨打扮);小標題:〈在中國只要政治正確,即便變裝藝人看起來像中國京劇明星,也能夠被容忍。〉

文章以一個在抖音擁有67萬粉絲的變裝藝人王志,做為代表人物,藉由他現在的年收入(200萬人民幣)告訴我們,在中國只要你政治正確,再奇特的事情,也可能顛覆你的想象。

另外一篇談的,則是全球企業在香港抗議事件中的左右為難。文章在商業板塊第六篇第56頁。大標題:〈Pocarious position〉(寶礦力的立場);小標題:〈支持香港的抗議活動,對企業呈現了不同機會,但它也帶來了風險。〉

文章藉由日本飲料公司寶礦力,因為撤回他們在TVB的廣告,一夕之間成為香港抗議人士的標準配備,但是卻惹惱了中國的愛國人士。另外包括日本吉野家、香港新鴻基、美國Nike以及Pizza Hut,也相繼因為類似事件,陷入左右為難的困境。最後,寶礦力也只能公開道歉,平息眾怒。

我們今天要細讀的是,財經板塊第二篇第61頁的文章。大標題:〈Darker horizon〉(變暗的地平線);小標題:〈中國的增長是近三十年來最慢的,我們得適應這個情況,因為與美國的貿易戰讓中國受了傷,但政府也對刺激措施變得謹慎。〉

文章說到,中國經濟正在放緩。經過一年的良好開端,第二季度的年增長率下滑到了6.2%,這是中國近三十年來最弱的一次增長,但那不會引發恐慌。對於現在價值接近14兆美元的中國經濟體而言,這樣的增長速度,確實令人印象深刻。

由於與美國的貿易戰傷害了出口商,它也凸顯了,中國經濟在很大程度上,必須依賴國內需求的支持。未來幾個月需要關注的是,國內消費力能否足以抵消貿易動蕩的影響。

出口情況已經明顯惡化。去年,當美國總統川普首次對中國徵收關稅時,中國仍然設法將出口增加了10%;今年中國的出口幾乎停止增長,而且,與美國的鬥爭正變得越來越嚴重。

今年5月,川普提高了對中國商品的關稅。如果貿易談判代表未能達成協議,談判繼續陷入僵局,他更威脅,要以更多的關稅來打擊中國。這些不確定性,確實已經造成中國損失,外國已經開始將更多業務,轉移到中國之外的區域。

目前為止,中國看起來成功隔絕了所有麻煩。商業活動在第二季度末開始加速,6月份工廠、道路和其他固定資產投資,較去年同期增長了6.3%,高於5月份的4.3%。零售額也表現強勁,6月份比去年同期增長了9.8%,也高於5月份的8.6%。

然而,人們懷疑這種力道會持續多久。一些明顯的表現是短暫的,幾年來一直低迷的汽車銷售,在6月份突然飆升至兩位數增長,間接推動了零售額的廣泛增長。但這主要是因為,在7月份強制實施新的排放標準之前,經銷商為了減少庫存而大幅度削價促銷。作為經濟領頭羊的房地產,似乎也開始走軟。

政府預計推出一系列較預期緩慢的補救措施,它們已經開始在基礎設施上投入更多資金,這是中國經濟體制上,最實惠的一種加速增長方法。在近年來的收緊錢包之後,這項政策最近開始讓市政官員能夠容易的籌到資金,去建設鐵路和高速公路等基礎建設。

但這種做法能夠走多遠?其實是有其局限性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稱,控制金融風險是一個國安問題。這一次,那種每當增長放緩時會推出巨大刺激的那種賭注,已經變得越來越不可能。無論如何,政府已經沒有更多錢,去支持過去十年各地政府累積的大量債務,它必須保留有限的財政火力,以應付萬一貿易戰變得更加緊張。

與此同時,必須習慣看見,有關中國經濟增長率降至近三十年來最低的報導,它們很可能會在三個月後再出現,然後,隔三個月後再次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