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馮 侖上海 > 在不確定中尋找確定的未來

在不確定中尋找確定的未來

發文時間: 2019/07/26   文 / 馮 侖上海 瀏覽數 / 15,800+

我們今天應該為「未來」做對什麼?

怡和洋行的主席凱瑟克先生曾經跟我講過他做生意的一個「祕訣」——減少決策。也就是一旦戰略確定了,他完全按照大的規律、大的方向走,而其它周邊的事情,他相信他都能把握,不會有大的變化,於是就不用天天去折騰。

與凱瑟克先生這種理念不一樣的是,我發現國內的一些企業,房地產公司,能夠在 20 年時間裡做 4 次戰略上的轉型,平均 5 年轉一次。

如果我們看其他一些地區房地產的故事,會發現幾乎沒有每 5 年轉型一次,還每次都成功的。一些成功的轉型,比如李嘉誠、新鴻基,差不多都用了 15 到 20 年。

為什麼香港的地產商們不著急幾年一轉型,而內地的企業要在那麼短的週期裡急著轉型呢?因為各自心裡面的「未來」不一樣,大家心裡面想像的世界是完全不一樣的世界。所以,我覺得我們也同樣要思考這樣一個事情,我們今天應該為「未來」做對什麼?

我們先看一看「未來」到底是怎麼構成的?其實「未來」就兩個字,但是如果在這兩個字前面加上各種定語,「未來」就會變得很複雜。比如說,有一種叫「確定的未來」,還有一種叫「不確定的未來」。

何謂「確定的未來」?比如說接下來某天的幾點幾分,你要到哪個地方,要做什麼,只要有計劃,這些都是可以確定的。或者說某個人檢查出來癌症,醫生說他還能夠活 2 年,這個未來也很確定。得了癌症之後做什麼?是安樂死,還是徹底放飛自己放開了活?都可以有明確的選擇,這也是「確定的未來」。

這些事情,普通人都能夠知道。對企業來說,特別難的是「不確定的未來」。比如說中美關係,不確定。貿易談判是談成了,還是又不成了?可能我們都不知道,我們只能去面對。

聰明一點的人,有一點歷史經驗的人,歲數大的人,可能會告訴你曾經發生過什麼什麼,他們研究過去,比如說二戰以後美國如何崛起,它對所有的交易夥伴做了什麼,他們試圖把這個不確定的未來框進一個歷史經驗裡,讓它確定。但其實我們知道,在不確定中找到確定永遠是最難的。

而且,對於每個行業來說,不確定又各有各的不同,比如說互聯網,也許突然有一天一個新技術冒出來,現在的這種互聯網形態就被徹底顛覆了,這就是不確定性。

比如賣房子,很多人都死在不確定性上。大家都知道,現在做房地產,錢的投入都特別大。開個餐館,一盤菜賣十塊二十塊都可以,但是做房地產,十萬二十萬都不是錢,因為拍一塊地可能就要十億二十億。拍地,大家認為這是確定的,因為政府給了我們一個標準。然後什麼時候可以賣,也是確定的。大家是在確定的情況下做決策,不可能在不確定的情況下拿 20 億拍下一塊地。

一開始拿下這個地,很高興,結果等到要賣房的時候,限購了,這就是不確定。於是就耗在那兒了。所以說,決策的時候,所依據的都來自于確定的未來,但是最後失敗,被困在那兒,都來自於不確定。

就像是人在談戀愛時覺得「你好,我好」,然後睡在一張炕上,到了離婚的時候才想起來,「當初沒想到你會學壞了,還是個騙子」,學壞了,就是不確定性。

有意思的是,人們在決策的時候,是奔著有確定性的未來去的,但結果卻是被不確定性打死了。所以對於創業者、企業家來說,不斷學習,不停地研究就變得很重要。要盡可能地知道不確定性,把不確定搞清楚。

怎麼搞清楚呢?我們當然都沒有上帝視角,不可能準確地弄明白每一步,但是我們可以掌握一些規律。

比如說房地產,我們把過去兩百年的房地產發展歷史反復地看。全世界的房地產,成功的公司,世界最主要的房地產市場,新加坡、東京,把這些最發達的市場,人均 GDP 在 6 萬美金的地方,我們去跟他們公司聊天,然後再看過去的資料,那也就很簡單了。把別人的過去當成我們的未來,大體上能夠捉到一個規律,找到這個規律,確定性就多一點。

我們通過研究發現,有一些行業,特別是房地產行業,200 年來,基本的規律沒有什麼變化。不像現在很多新型的產業,新型的行業,變化很大。所以我們可以根據別人的經驗,按照他們留下的一些經驗去做。人均 GDP 達到 8000 美金時房地產怎麼做,30000 美金時怎麼做,50000 美金時怎麼做,國外的市場都有講究,都有規律的。

人就是這樣的,沒有吃飯的時候,去找餐館,看到餐館就進去吃,吃飽就行。收入提高了,餐館之間的競爭開始變大,大家不光吃飽還要吃好。收入再提高,就要「吃撐」,也就是吃好都不行,還要吃出很多花樣來,餐館之間的競爭就更厲害。

房子也是如此。剛開始有房子的時候,經濟適用房,就是功能性需要,有一個房子就可以住。現在我們的人均 GDP 將近 10000 美金,人均住房將近 40 平米,超過日本了。我們住房的需求不再僅僅是功能性需要,住宅的開發,新房子就飽和了。這個時候就進入二手房和存量房的時代,我們叫後開發時代,於是遊戲規則全都變了。

我們在 3 年前就研究這個事兒,我們都在賭自己心目中的未來,於是我把開發業務減持了,套現出來以後開始佈局未來。發時代競爭的是規模、成本、速度,而人均 GDP 達到 10000 美金,房地產進入後開發時代以後,競爭的是運營和資產管理。所以我們是按照這個來做,產品發生變化,企業需要的人才也發生變化。這就是我理解的「未來」,並以此做出決策。

總的來說,我們要花大量的時間去研究自己的行業,特別是成熟市場上的那些已經形成規律的東西,這樣才能讓我們更好地理解不確定性,把不確定的東西變得相對確定。

(原文出處:馮侖風馬牛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