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亞馬遜雨林的困境/中國大學生就業困難
解析《經濟學人》

亞馬遜雨林的困境/中國大學生就業困難

發文時間: 2019/08/06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17,850+

今天我們要導讀的是2019年8月3日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這期《經濟學人》在封面設計上,想呈現給我們的是,一大片被人類砍伐殆盡後的森林殘局。我們看見一棵棵孤零零的樹頭,根基殘留在寸草不生的黃色土地上,旁邊那個顯眼的骷顱頭,更是增添了整個景象的駭人感受。

死寂的上空有著兩排字體,黑色大字:「Deathwatch for the Amazon」(亞馬遜雨林的死亡看護者);下面一排紅色小字:「The threat of runaway deforestation」(森林砍伐失控的威脅)。

這期《經濟學人》用了兩篇文章,帶我們審視亞馬遜熱帶雨林的困境。在緒論第一篇第七頁,大標題:〈Deathwatch〉(死亡看護者);小標題:〈巴西擁有拯救全球最大雨林的能力,但也可能是毀滅它的能力。〉

《經濟學人》還在第16頁的Briefing專文,以〈On the brink〉(命在垂危)做為標題,提醒我們,亞馬遜熱帶雨林在歷經火災和腐爛的破壞之後,已經釋放了大量的碳。這個全球最大的雨林區,正在走向一個再也無法逆轉的崩壞臨界點。

很多人不知道,亞馬遜流域擁有全球40%的熱帶雨林,和10-15%的陸地物種,你如果把熱帶森林看成一個國家,它已是僅次於中國和美國的全球第三大二氧化碳排放國。如今,整個生態體系已經慘遭破壞,並走到了瀕臨滅絕的境界。

更可惡的是,巴西總統Jair Bolsonaro正以經濟發展名義,讓狀況雪上加霜。亞馬遜熱帶雨林的崩毀,將讓巴西受傷最重,但整個受害區域更將遠遠超越巴西國界。這個情況一定要避免。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文章一開始就說,人類的起源,是樹木繁茂的廣大草原,而且人類長期以來,也是靠著森林滋養以尋找食物、燃料、木材,甚至尋獲需要的心靈養分。它不但是15億人的生計所托,森林更維持著地方和區域生態系統。另外62億人則因為有著它們的緩衝,才能應對氣候變化的壓力。

但自2015年以來,乾旱、野火和其他人為引起的變化,正在加劇整個生態系的損害。在包含著世界一半森林生物資源的熱帶地區,樹木覆蓋面積減少了三分之二。如果把它看成是一個國家,這些收縮,正在使熱帶雨林成為僅次於中國和美國的世界第三大二氧化碳排放國。

沒有任何地方的風險賭注,能夠比亞馬遜流域更高,這不僅是因為它占了地球雨林的40%,而且它還擁有世界陸地物種的10%-15%。即使人們已經放下了斧頭,南美洲自然奇觀逐漸轉變為接近草原的現象,早已危險的逼近了滅絕臨界點,這是一個早已無法停止或逆轉的過程。

巴西總統Jair Bolsonaro正在加速這一進程,他聲稱要進一步推動這個地區的發展。整個生態動會因為他的政策而毀滅,導致他自己的國家受到最嚴重的影響,這包含了境內占據80%的流域,而且還會遠遠超越想象。這個事情必須被避免。

自從在10多萬年前,有人定居以來,人類在亞馬遜熱帶雨林中的發展,一直都不是太惹人注目。 但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他們已經因為工業規模的擴展產生了變化。在過去的50年裡,巴西已經將森林面積的17%(超過法國的面積),改造成為道路和水壩建設,甚至伐木、採礦、大豆養殖和養牛場。

經過政府7年的努力,雖然減緩部分銷毀,但由於執法力度的減弱,和對過去森林砍伐的特赦,破壞率在2013年又開始有所回升。經濟衰退和政治危機,進一步削弱了政府執行的力度。現在Bolsonaro先生還興高采烈地看到了這裡面蘊含的商機,雖然國會和法院已經阻止了他剝奪部分亞馬遜受保護區域的企圖心,但他明確表示,儘管他能夠當選,是因為有人期望他去恢復法律和社會秩序,但他自稱是規則破壞者,所以他無所畏懼。

由於70-80%的亞馬遜叢林的登錄是非法的,因此破壞率已飆升至創紀錄水平。自從他1月份上任以來,樹木已經以每周超過兩個曼哈頓的速度消失。

亞馬遜叢林的不尋常之處,在於它可以回收大部分自來水。隨著森林的枯萎,減少了回收,在可預期的未來,必定會導致更多的森林枯竭。因此,在幾十年內,這個過程必會反撲,導致更糟糕的情況發生。隨著森林的升溫,氣候變化每年都在離人類能夠忍受的最低門檻更加接近,Bolsonaro先生正在把它推向那個臨界點。

悲觀主義者擔心,當另外3%-8%的森林也消失時,一個失控且退化的循環可能會開始。事實上,在Bolsonaro先生的推動下,這種情況將很快就會發生。有跡象表明,悲觀主義者很可能是正確的。在過去的15年中,亞馬遜遭受了三次嚴重的乾旱,而且情況一次比一次嚴重。

巴西總統對這些調查結果視若無睹。他指責外人虛偽,難道富裕國家沒有砍伐自己的森林嗎? 他認為,很多時候用環境做為教條,只會讓巴西更加窮困潦倒。他大聲疾呼:亞馬遜是我們巴西人自己的,應該自己決定。

除非情況發生變化,否則雨林枯竭,將直接傷害與巴西共享流域的其他7個國家。它將減少沿布宜諾斯艾利斯南部,安第斯山脈的滋潤水氣,如果巴西正在打擊的是一條真正的河流,而不是這樣一個水源地,下游國家可能會認定,這是一場戰爭發動行為。

由於亞馬遜擁有的巨大碳儲存的燃燒和腐爛,到了2100年,世界可能還會升溫0.1°C,或許看起來不是很多,但巴黎氣候協議的首選目標,可也只是允許全球進一步升溫0.5°C左右而已。

Bolsonaro先生的論點存在缺陷。是的,富裕世界的森林早已夷為平地,但巴西不應該複製這個錯誤,而應該向他們學習。比如說,法國已經通過重新造林,而巴西卻可以保護已經有的樹林。西方世界某些堅持是有道理的,知識經濟對森林中那些被隱藏的基因信息的重視程度,就高於單純的土地或死樹。即使沒有,砍伐森林也絕對不是發展的必要代價。

2004年至2012年,巴西的大豆和牛肉產量增加,當時的森林砍伐減緩了80%。事實上,除了亞馬遜本身,巴西農業可能是砍伐森林的最大受害者。2015年的乾旱,導致巴西中部Mato Grosso州的玉米農民,失去了三分之一的收成。

由於所有這些原因,世界應該向Mr Bolsonaro清楚表明,大家不會容忍他的破壞行為。受消費者施壓的食品公司,應該像在2000年年代中期那樣,摒棄那些來自在亞馬遜土地上,非法採伐的大豆和牛肉。巴西的貿易夥伴,應該根據其是不是遵循良好行為,決定要不要和它進行交易。歐盟和南歐的南方共同市場於6月達成的協議,已經包括了保護熱帶雨林的條款,執行它們絕對符合各方的利益。

對於全球變暖感到焦慮,並需要巴西農業來養活其牲畜的中國,也是應該這麼做。巴黎協議上簽署的富裕國家們,他們曾經承諾,向發展中國家支付植物消耗碳的費用,所以他們更應該這樣做。目前為止,那些因為砍伐森林,而占據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8%的地區,其實僅吸引到應對氣候變化援助的3%。

文章最後一段提到,如果Bolsonaro先生,想對熱帶雨林的未來提出一個符合綠能的政策,那他應該想方設法,讓亞馬遜雨林的困境更被大家重視,而且不是只讓外部世界知道。巴西農業部長已經敦促Bolsonaro先生繼續參加巴黎協議,如果不加控制的砍伐森林,導致外國抵制巴西農產品,最終可能會傷害巴西自己的農民。

普通巴西人,更應該敦促自己的總統改變方向。他們幸運的擁有地球最獨特的遺產,這個遺產的價值,包括其內在價值和維繫生存的資源,從商業角度來看都不容小覷。讓它滅絕,將是一場沒有必要的災難。

第二篇,我想分享的是中國板塊第一篇第23頁。大標題:〈Idle hands〉(遊手好閒);小標題:〈越來越多失業的畢業生困擾著中國政府,但是一些失業者,最後可能只能怪自己。〉

文章開場白描述,在北京北部的一個大會展廳裡,一群年輕人在臨時搭建的攤位周圍,沒有目的的漫步著。他們參加了由北京市政府組織的招聘會,這是專門針對失業的大學畢業生舉辦的。像大多數出席的求職者一樣,蘇健帶來了一堆履歷表給未來的雇主。但蘇先生於6月從首都的一所二級大學畢業後,一直沒有遇見看上他的公司。

會場上最受歡迎的展位,當然屬於那種國有的龐然大物,例如中國鐵路。該公司的招聘人員表示,它每個月,向新畢業生支付約4000元人民幣(合580美元),這其實不到北京平均工資的一半,甚至不到城市最低工資的兩倍。但蘇先生仍然提交了他的簡歷。他感嘆道:「你自己能做什麼不一樣的?我們這種人在中國太多了。」

今年夏天,中國大學創紀錄的有830萬名畢業生。這不但是整個香港人口,而且還是從10年前的570萬人口大幅增長來的。由於西方國家大部分地區更嚴格的簽證政策,這意味著,今年中國將有近50萬名從國外返國的畢業生。

現在進入中國就業市場,絕對不是一個最有利的時機。遭受與美國貿易戰的衝擊,中國經濟正以近30年來的最低速度增長。今年,加入勞動力隊伍的所有工人中,有三分之二將是大學畢業生,而三年前大約只有一半。蘇先生對於畢業生的人數,是否已經超過了勞動力市場能夠吸收他們的數量,感到好奇跟迷惘。

就在20世紀90年代初期,政府只是將畢業生分配到有空缺的工作崗位。現在它不再如此粗暴地決定人們的生活,但顯然更讓他們擔心的是,如果他們找不到工作,將會產生什麼效應。

7月12日,五個政府部會警告地方政府,今年增加就業將變得更為重要。他們將「畢業生就業」與「整體社會穩定」聯繫起來。從2011年以來,每年都會發出此類警告,但今年,公安部門反常的,將他們自己的名字也放在通知單上。

上個月,政府宣佈了讓更多畢業生投入工作的措施。雇用失業畢業生的小公司,可以申請退稅;戶口制度限制了人們可以獲得補貼公共服務的地方,對新畢業生也變得更加友好。新規定指示所有省會(但不是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使畢業生更容易申請當地戶口,提高勞動力流動性。

中國人力資源部說,創業的畢業生,可以有資格獲得國家或地區的無抵押貸款;對於那些無法找到工作和缺乏創業驅動的人,政府邀請他們進行一對一的,由地方政府分支機構安排的輔導。廣西省市一個城市,7月26日宣佈,幫助畢業生找到工作已經成為首要任務。

新畢業生的就業狀況,目前並沒有正式的統計,但北京教育咨詢委員會發現,在六個月內找到全職工作的畢業生,比例從2014年的77.6%,已經下降到了2018年的73.6%。根據中國最大的招聘平台顧問趙浦說,新畢業生平均月薪,已經從2015年的4800元,掉到了今年的4000元。

與美國的貿易戰,似乎傷害了就業招聘市場,特別是在出口產業。對地方影子銀行的打擊,讓這個曾經是畢業生熱衷的銀行工作崗位,進行了大規模的裁員。國際上越來越多對中國科技企業的質疑,也減緩了他們的擴張計劃。與此同時,今年的公務員招聘人數減少至14,500人,也是十年以來的最低人數。

北京大學最近畢業的一個學生,講述了她今年早些時候,被金融服務公司解雇的真實案例。她現在正在尋找和互聯網相關的工作。她說,準雇主已將試用期,從兩、三個月延長至六個月。她解釋說,在試用期內,雇主在法律上有權只支付正常工資的80%。越來越多的公司,正在利用這種制度縮減人力成本。

因為擁有中國最負盛名的北京大學學歷,她有信心,她很快就會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但來自鮮為人知的其他大學的畢業生,則面臨著更艱難的時期。北京北部招聘會上的幾位招聘人員就承認,他們會將一般學校的履歷,直接丟入了垃圾箱。

香港嶺南大學教授何鴻華(Joshua Mok)表示,部分問題在於,近年來畢業生的平均素質已經惡化。大學數量從2000年的1,000多所,增加到今天的2,700所左右。不熟悉這麼多新學校的雇主,當然經常將那些不起眼的學校視為學位工廠,而他們的看法並不全然是錯的。

2009年,一位社會學家創造了「蟻族」一詞,指的是那些擠入大城市中,苦苦掙扎的畢業生。居住在北京的一個雲南省畢業生說,2010年,估計有10萬名所謂的蟻族在北京生活。但這個詞,現在其實已經不再被廣泛使用了。租金上漲,加上對非法拆分公寓的打擊,已經導致大多數外地畢業生離開。她可能很快會回家,因為她說,雲南的工資較低,但生活成本也會比較低。

人民大學的老師姚玉群表示,許多畢業生都抱有不切實際的期望,每個人都想畢業就成為一名經理。其實有很多的工作機會在找人,智庫中國就業研究所於5月份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每名即將畢業的學生,有1.4個初級職位空缺(不包括非技術工作),許多工作都在二線和三線城市。看起來,畢業生是自己太過傲慢,而無法接受。

有人稱之為「不是BAT就是失敗( BAT or bust)」心態。BAT是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這三家科技企業的簡稱。政府勸告畢業生要懂得謙卑,只要有任何工作機會,都應該趕緊簽署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