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從郭台銘看柯文哲

從郭台銘看柯文哲

發文時間: 2019/08/12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15,700+

上週《大屋頂下》的〈柯文哲與郭台銘的分合〉一文,可說是從柯文哲看郭台銘,本文則試從郭台銘看柯文哲。

柯文哲不斷放消息,一下說「郭選柯不選」,一下說「至少郭的行政能力可以信任」。記者問柯:「誰最接近總統的標準?」他秒答:「郭台銘啊!」

柯顯然在拱郭選總統,為什麼?這是從郭台銘看柯文哲要解答的主要問題。

柯說,郭選柯不選。又說,四腳督的情況很難出現。所以,柯是期待郭出來選的。說「四角督很難出現」,一方面是告訴郭若參選別顧慮柯會參選、出來搶票,一方面也是為柯自己不參選總統預告一個理由。

所以,柯設的局是:拱郭出來選,柯自己不選。為什麼?

柯文哲知道,自己選總統,可能選不上。否則,倘有一線當選的可能性,他應當會自己參選。

但是,柯文哲亦知,郭台銘選總統,也可能一樣選不上。那麼,為什麼拱郭參選?郭台銘要從這個角度思考,才知道如何看柯文哲。

柯文哲放任「柯郭合作」的話題喧騰。態度曖昧,語帶玄機,引人遐想。但是,如上週《大屋頂下》說,郭如果代表民眾黨參選總統,將使柯郭二人與民眾黨的形象及論述急遽渾濁變形,可能會被各自的有些支持者視為背叛初衷,這是高難度與高風險的操作工程,因此郭柯二人在民眾黨的體制名義下合作參選總統的可能性應可排除。也就是說,柯文哲以外界對柯郭(在民眾黨下)合作的想像為煙幕,其實是在拱郭台銘獨立參選總統。這又是為什麼?

照理說,如果柯自己出來選,他才有理由希望郭出來選。因為,郭可撕裂藍軍,且柯的形象訴求有強過郭之處,柯可藉對比作用吸引淺藍的選票。但是,如今柯文哲顯然傾向自己不選,則為什麼仍要拱郭台銘參選?因為:

一、如前述,郭出來選,柯就有了「四角督」不選的理由,雖然這個理由說不通。因為,照理說,郭出來選,反而是柯參選的較佳時機。

二、說穿了,更重要的是,郭參選,其大概率是「成郭台銘之事不足,敗韓國瑜之事有餘」。

這就是「眉角」:倘若二0二0是蔡當選,她在二0二四就要退場;但是,若二0二0是韓當選,屆時柯若有心角逐總統大選,就將面對有連任優勢的韓國瑜。

所以,柯拱郭參選,不能不令人想到是要在今次二0二0大選用郭台銘先了結了韓國瑜,為柯的二0二四大選清理戰場。

其實,如果柯今次不選總統,而只是想爭取較多的政黨票,為民眾黨增添幾席立委席次而已,那麼,他就不宜對藍營採取高敵意、高傷害的戰略。但是,柯拱郭參選,卻將升高柯與藍營的仇怨,恐對經營民眾黨的政黨票不利,這是自相矛盾。所以,就決策理性言,柯拱郭參選,雖然也寄望郭能當選,但他想用可能落選的郭台銘「預殺」韓國瑜於二0二0,則是更有可能實現的目標。

亦即,柯文哲認為,二0二0蔡英文當選,比韓國瑜當選,對柯自己的政治前景有利。所以,他知道郭大概選不上,仍要拱郭參選。選不上是郭,殺韓的利益在柯。

也就是說,郭的政治負荷與風險遠大於柯,但無論郭當選或落選,最大的受益者都是柯。這也許就是迄今柯文哲看起來比郭台銘還熱的原因。

無論這是否柯的心機,這都是事理進行的必然。柯當然也寄望郭能當選,但若郭選不上(這是大概率),柯所期望的二0二0大選結果,是民進黨蔡英文勝出。但是,這樣的期望卻與他的選戰論述主調背道而馳。他說,「民進黨是沒有價值的政黨」,甚至指閣揆蘇貞昌「有夠不要臉」。柯的道德主張與他的政治操作,呈現了南轅北轍。

其實,這個局的底蘊很淺。柯想用郭把韓結束在二0二0,郭台銘沒有可能看不出來。郭要不要作柯火中取栗的貓腳爪?

所以,問題不在郭台銘如何看柯文哲,而在郭台銘如何看自己?

郭要問自己的第一個題目應是:選不選得贏?

柯郭的實力,要待架勢真正拉開後才能論定。但從版塊結構來看,郭拿不到綠的票,柯郭合作會加票,但因合作而渾濁的形象也會減票,所以勝敗關鍵還是與韓對殺。但藍營對韓國瑜的支持相當堅定,郭的能量可能教韓國瑜選不上,卻未必能讓自己選上。也就是,韓會死,郭未必會活。

再談道德爭議。我很同意李艷秋所說,郭台銘錯過了參選的「五個時機」。郭若硬要參選,且在未必有勝算下非參選不可,必須面對道德正當性的爭議。不論郭台銘在此時的社會評價如何(初選全民調,韓四十四.八%,郭二十七.七%),待郭若脫黨參選,他與韓的對比恐怕有降無升。亦因此,韓會死,郭未必會活。

或者,郭自己及支持者認為仍能當選。但即使當選,郭必面對大選的大撕裂,光是療傷止痛、黨同伐異、招降納叛、收拾亂局,就必左支右絀,再加上將立即面對在大選失敗而亟思大反撲的綠軍,政局的混亂汙穢將不堪想像,屆時的郭總統必陷四面楚歌之境,國將不國。選這樣的總統,不啻刀口舔血。

郭可自問:這是救國,還是禍國?

總統大位,現在對郭台銘而言,猶如眼前一朵豔麗的野菌,看似俯拾可得。但也許這是一株毒菌,要等到入口才知後果。郭當選,恐怕比落選還難過。

郭可自問:這是求榮,還是招禍?

因此,問題的關鍵不在郭台銘如何看柯文哲,柯的棋其實一目瞭然,並非高深;而在郭台銘如何看自己,禍福榮辱一念之間,勿將一生台灣成吉思汗的角色,變成過街老鼠。

李艷秋說,郭台銘錯過了五次參選的時機。我則認為,郭也錯過了最佳的退場時機。一直到今天,他仍然自陷於怨恨衝天、進退失據、左顧右盼,形同「擄國勒索」,這不是郭台銘應當留給世人的印象。退場靠智慧,郭如果能透過這次風浪,更認識自己、更體悟人生、更珍愛中華民國,也就能為他光燦的人生更添一抹輝煌,不虛經歷這一場總統初選的盛會了。

郭董若興致不減,韓政府的首席資政、經濟特使加APEC領袖代表當已虛位以待,應也是多數國人所樂見。

至於柯文哲,小心撿到炸膛槍,槍毀人傷。

(原文刊載於2019年8月11日《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