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香港對峙會怎麼結束?/美中貨幣戰爭方興未艾

解析《經濟學人》

香港對峙會怎麼結束?/美中貨幣戰爭方興未艾

發文時間: 2019/08/13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30,000+

今天我們要導讀的是2019年8月10日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這是一期令人心情沈重的雜誌,光看封面設計就帶有一絲悲壯。在暮色籠罩的香港街頭上,雖然催淚瓦斯的煙霧還沒有散去,雖然滿地都是人們遺留下來的黑色雨傘與雜物,香港示威群眾,仍然逗留在街上不願意離去。上面兩排英文字,大字:「How will this end?」(這將怎麼結束?);小字:「What’s at stake in Hong Kong」(香港瀕臨險境)。

《經濟學人》共用了兩篇文章,對香港的對峙將如何結束,提出了疑問。在緒論第一篇第七頁,《經濟學人》認為,如果中國對香港粗暴回應,其後果將是災難性的,而且受傷的不只是香港。另外在第14頁的Briefing專文,《經濟學人》更提醒我們,香港這個卓越的金融中心正「On the brink 危在旦夕」。

要知道,整個情況發展,是自30年前的天安門事件以來,中國政權面臨的最大挑戰。抗議份子開始提出民主的訴求,愈來愈多的香港人表示,對現有統治者失去信心。隨著示威的升級,中國的強硬言論也在升級。

本週,中國駐香港辦事處的一位官員警告:玩火必自焚。雖說這些話,是為了嚇跑街頭的抗議者,但如果中國真的把軍隊送進香港,那就不止示威者會面臨風險,香港的企業和人民難逃牽累,連中國與世界其他國家的關係,也會遭遇打擊。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經濟學人》還在緒論第二篇第八頁,以及財經板塊第一篇第53頁兩篇文章,分別以標題〈Dangerous miscalculations〉(危險的錯估情勢)以及〈Currency wars〉(貨幣戰爭),將香港的示威和全球經濟做了連結。

確實,香港示威的愈演愈烈,似乎在對本已欲罷不能的美中對峙,火上澆油。《經濟學人》提醒隔岸觀火的美國,別妄想能夠同時擁有強勁的經濟、一個貿易戰爭,以及弱勢的美元。由於中國對美國在香港示威中扮演的角色充滿懷疑,中國決定讓人民幣破7,強硬回應了川普的再一次加徵關稅。看來貿易戰爭正持續升溫,而戰爭的硝煙味,確實已經擋也擋不住了。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文章在緒論第一篇第七頁,大標題:〈The future of Hong Kong〉(香港的未來);小標題:〈這會如何結束?假如中國真的粗暴回應,其結果將是災難性的,而且不只是對香港而已。〉

文章一開始說,這是夏天,但是氣氛令人窒息。幾千個學生已經陸續抗議了數週,要求香港當局不肯給予的自由。官員不停警告他們應該回家,但他們不予理會。在一般的白領眼中,怒氣與同情並存。所有人都對這情況將如何結束感到擔憂,但很少有人希望,結局會真的有諸如人民被屠殺的殘酷情況發生。

圖/香港學生抗議現場。(陳之俊攝)

今天,雖然30年過去了,但沒有人知道,當年的天安門廣場有多少人失去生命,這是1989年6月4日,在北京發生的學生抗議活動的結果。中國政府對那段黑暗歷史在外界被如何大肆宣傳,採取靜默的方式應對。但是大家都知道,天安門事件塑造了中國政權與這個國家,甚至這個世界之間的關聯;就算對香港的干預沒有任何血腥發生,也很容易引起世界廣泛的迴響。

其實,最初只是一個反對引渡法案通過的運動,內容就是讓在香港的犯罪嫌疑人,可以被送往中國大陸的法院審判。但如今,這已成為自天安門事件以來,中國面臨的最大挑戰。活動人士開始要求,對該區域擁有更大民主空間,有些人甚至希望香港能夠尋求獨立。

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參與人群的規模和其間的堅持不懈。8月5日的大罷工,甚至打亂了香港的機場和公共交通網絡。成千上萬的公務員無視他們的長官,舉行了和平的公開抗議,並稱他們應該是為人民服務,而不是現在的領導。大量主流的香港人表示,他們對現在的統治者完全沒有信心。

隨著抗議活動的升級,中國和香港政府的言論強硬也在升級。8月5日,這個區域搖搖晃晃的領導人林鄭月娥表示,該區域處於非常危險的境界。8月6日,中國政府香港辦事處的一位官員認為,有必要加強關注其後續的影響,我們(中國政府)想向那些肆無忌憚和暴力犯罪的分子,以及其背後的骯髒勢力清楚地表明,那些玩火的人會因此而消亡。

圖/隨著抗議活動的升級,中國和香港政府的言論強硬也在升級。(陳之俊攝)

想知道這段話意味著什麼的人,應該觀看中國政府發布的,有關軍隊在香港駐軍活動的視頻。它的畫面顯示,一名士兵大喊著:「一切後果,都是你自己造成的!」然後,暴動者在一支軍隊面前,節節撤退。

這些言論,是為了在嚇跑街頭的抗議者。如果中國派遣軍隊,帶來的風險,將不僅僅是針對示威者本身,這樣的干預會激怒香港人。因為1989年的戒嚴令,引起了北京居民的憤怒,但現在,故事情節將會有所不同。政權對北京的控制,比現在對香港的控制更多。在北京,黨在每個企業都有黨部分支,它有能力嚇阻那些不曾被坦克嚇到的人,但對能夠輕易獲得未經審查新聞的香港公民而言,則非常不容易。

無論是否有流血事件,干預都會破壞企業界對香港的信心,也會讓依賴其股票市場籌集資金的眾多中國企業,財富受到威脅。香港本來以英國普通法為基礎的強大法律制度,對於一個缺乏可靠法治的國家來說,仍然具有極大的價值。

與1997年英國將其交還給中國時相比,香港現在占中國GDP的比例,已經要小得多,但對大陸來說,香港仍然非常重要。在過去二十年裡,在香港產生的跨境銀行貸款,已經增加了一倍多,而且地區總部選擇在香港的跨國企業,數量也增加了三分之二。隨著跨國企業選擇向更安全的亞洲區域發展,會在城市街道上看到的軍隊,將有可能結束所有這一切。

人民解放軍的干預,也會改變世界對香港的看法,這將讓許多將香港作為家園的外國人,或者認為會發生武力干預可能性的香港人,下定決心離開。這將讓中國與世界的關係,受到腐蝕性的影響。

香港已成為中美之間,冷戰發展關係升溫的一個重要因素。最近幾週,香港的某些民主派領導人,在華盛頓受到美國官方高層接待,中國對此感到憤怒。他們與高級官員和國會議員的會晤,被中國列為證據,表明美國是騷亂背後的黑手,美國想利用香港的抗爭事件,在與中國就貿易進行鬥爭時,對共產黨施加壓力。

如果中國軍隊真的讓抗議者流血,關係只會進一步惡化。美國政界人士會呼籲採取更多制裁措施,包括暫停將香港視為與大陸分開的行為(就不會再給予香港特別待遇)。而這種做法,過往是取決於香港的繼續繁榮。如果發展至此,中國一定會回擊,中美關係有可能會回到天安門事件後,兩國的黑暗時期。當時的兩國還會共同努力克制言論,並防止商業關係的下滑,但這一次,中國已經變得更加強大,緊張局勢也可能更令人擔憂。

然而,這一切並不是不可避免。相對於1989年,中國已經更加成熟,也更強大、更有信心,更瞭解繁榮在穩定中的作用,以及香港繼續繁榮,可以帶來的作用。當然,共產黨仍然和30年前一樣,擁有絕對的權力,但香港不是天安門廣場,而2019年也不是1989年。讓軍隊鎮壓這些抗議人士,不會加強中國的穩定和繁榮,反而會危害這些得之不易的東西。

接下來,我們延伸來看看,《經濟學人》在緒論第二篇第8頁,以及財經板塊第一篇第53頁想告訴我們的內容。大標題:〈Dangerous miscalculations〉(危險的錯估情勢);小標題:〈美國不可能同時擁有強勁的經濟、一個貿易戰爭,以及弱勢的美元。〉

文章一開始提及,《戰爭論》作者Carl von Clausewitz從未寫過有關貨幣戰爭的文字,但是,一些政策制定者,習慣以他的觀點看待戰爭。他的名言是:「戰爭,是政治以其他方式存在的一種延續。」至少,這是川普政府定論,如何看待中國在8月5日讓人民幣自2008年以來,首次跌破7美元。儘管這個論點有些武斷,但跨過這個重要門檻,確實讓貿易商、各國經濟官員和全球基金經理人,都被震懾了。

自從貿易戰在2018年爆發以來,令人驚訝地發現,對全球經濟的破壞程度並沒有本來預期的那麼嚴重。美國經濟健康成長,雖然世界其他地區,仍然得過且過的在混日子。但隨著中美之間的對抗升級,以及愈來愈大的關稅力道,甚至中國匯率急降所爆發的爭論,本週的情況變得更加黯淡。

投資人擔心,這個事件將引發經濟衰退,市場確實出現了不祥跡象,股價已經下跌,政府債券收益率甚至跌至接近歷史新低。為避免經濟衰退,雙方都需要進一步妥協,但要讓這一切發生,川普以及其顧問,必須重新思考他們的戰略。實際狀況還沒有揭曉,他們應該很快會發現,美國不能同時擁有廉價貨幣、貿易衝突和繁榮的經濟。

最近的緊張局勢在8月1日開始,當時白宮公開威脅,要在9月初對中國價值3000億美元的出口產品進一步加徵關稅;四天後中國回應,國營企業將停止購買美國農產品。在同一天,中國讓人民幣跌破了7美元兌1美元的匯率門檻。這個門檻看似沒有意義,其實是具有重要象徵意義的。

這讓橢圓形辦公室下面的保險絲被徹底點著了。川普長期以來一直呼喊著,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國家,都習慣壓制美元,以增加自己的出口能力,並從而傷害了美國。過去幾個月,他一直在抱怨過於強勢的美元。今年6月,他還指責歐洲央行行長Mario Draghi曾經的暗示降息,因為這會不公平地削弱歐元。

就在人民幣貶值後數小時,美國財政部公開認定中國為匯率操縱國,並承諾會取消其不公平的競爭優勢。隨著敵對行動的進一步上升,市場感受到了震驚,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跌到1.71%,因為投資者認為,美聯儲(聯準會)將削減利率,以試圖保持擴張的活力。

不可否認,中國過去一直習慣操縱著匯率。但今天,世界各地正在經歷著不同的動態變化,川普想要一個蓬勃發展的經濟,這必須有著關稅的保護,並受到廉價美元的推動。當他沒有辦法實現這些目標時,他一定會加以反擊。但經濟發展的現實,讓這三個目標很難同時並存。因為關稅會損害外國出口商,並抑制美國境外的經濟增長;而海外疲弱的經濟增長,會進一步導致貨幣走軟,讓商業界更加謹慎,最後又逼得各國央行,放鬆貨幣政策應對。

當美國的增長速度超過其他富裕國家時,這種影響最為明顯,就像最近發生的一樣。美元堅挺,在某部分來說是川普政策的結果,而不是全球陰謀導致的。

除非這一情況很快消失,否則將對全球經濟造成實質的損害。面對這種激烈的超級大國抗爭所帶來的不確定性,美國和其他地方的公司正在削減投資,這也進一步的損害了全球經濟的增長。低利率使得歐洲搖搖欲墜的銀行更加脆弱;正如2015年所發生的那樣,中國也面臨著大量資金外逃壓力。

隨著雙方紛紛拋出幾年前還難以想象的經濟武器,抗爭還會進一步升級。美國可以進行干預,以削弱美元,但會讓其象徵自由主義的資本市場聲譽受損。中國或美國可以對彼此的跨國企業實施制裁,就像美國將華為列入黑名單一樣,或暫停對方在自己國家經營的銀行許可證,但這會引起浩劫。

貿易抗爭在全球已經引起連鎖反應,受影響最大的貨幣之一,是日本的日元,在川普意外宣布之後,它成了一個充滿困境的避風港。日元走強,使得日本央行更難重振通膨,特別是因為其利率已於零。雖然日本自2011年以來,就沒有直接干預貨幣市場,但其官員正在警惕日元升值。如果貨幣升值接近100美元的心理門檻,日本當局可能會被迫採取行動。

其他國家也難逃打擊,在人民幣跌破7美元之後,美國股市遭遇了今年最糟糕的一天。包括巴西Real,印度Rubi和南非Rand在內的新興市場貨幣,全部下跌。布蘭特原油價格跌破每桶60美元,黃金等避險貨幣價格反彈。貨幣戰爭有可能成為一種透過其他方式,進行貨幣政策的延續。

另外,歐洲也沒能逃脫。截至6月份,德國工業生產下降5.2%。根據Goldman Sachs(高盛集團)的數據,德國2017年以來經濟放緩的原因,有三分之二左右是「外國宏觀經濟衝擊」。在最近的一份經濟公報中,歐洲央行擔心,貿易不確定性會推遲全球投資,損害歐洲製造業、機械和運輸設備的出口。在全球經濟中,一切都是其他一切因素的延續。

文章最後一段提到,在追求這種粗魯的貿易對抗時,白宮可能會認為,美聯儲(聯準會)最後可以通過再次降息,來拯救一切。但這誤解了存在世界各地工廠、企業董事會,以及交易大廳不安情緒的深層狀況。9月,中美之間將會恢復談判。是停下腳步的時候了,全球經濟再也無法承受這些震盪。

以上就是這期《經濟學人》的部分內容分享,我們下週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