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葉慶元新北市 > 香港民運的緣由與解方

香港民運的緣由與解方

發文時間: 2019/08/14   文 / 葉慶元新北市 瀏覽數 / 18,600+

這波由反送中運動引發的香港民運愈演愈烈,從一開始的數萬人街頭遊行,逐步升高至百萬人、兩百萬人上街反送中、爭取民主,手段也從一開始的和平抗議,逐漸升高到包圍警署、癱瘓機場,各行各業更先後罷工、罷市,要求港府道歉、正式撤回送中條例(即反逃犯條例修正案,允許港府將嫌犯遣返至我國、中國大陸及澳門)。相對於此,對岸則透過官方媒體人民日報,播送解放軍已經在邊境集結的影像,連美國總統川普也透過推特呼籲各方冷靜,一時之間,似乎風雨欲來,解放軍血洗香港、六四重現香港的恐怖氛圍,籠罩在港人心頭。

圖/反送中運動引發的香港民運愈演愈烈。(陳之俊攝)

一個單純的法律修正案,何以搞到風雨欲來?

對岸及香港的愛國人士,認為是西方國家介入,有意煽動港人的反中情緒,促進港獨運動。

筆者昨日正好看到一組1989年天安門事變前後,香港各界聲援天安門學運的照片。當時所有的香港民眾紛紛拿著「我是中國人」的牌子,呼籲北京政府推動民主改革;然而,30年後,香港的民眾(尤其年輕人)卻改口「我是香港人」!

中共及香港的愛國人士應該思考的是,何以在1997年「回歸」之後,當港府大力推動「愛國教育」之後,港人反而更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

實則,問題的根源在於中共背信,違反了「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以及香港基本法下「港人治港」、「逐步實現特首普選」的承諾;由於特區政府的行政及立法部門都欠缺真正的民主基礎,以致於施政無法反應民心,逐步向北京及紅頂商人靠攏,才導致港人「回歸祖國」的民族情感,一步步被「反抗壓迫」的民主思潮所淹沒。

香港基本法第45條第2項:
行政長官的産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産生的目標

昨日,在港府記者會上,媒體詢問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請問你有無權力自行決定撤回移送條例?還是必須聽從北京的指揮?」面對這個簡單的提問,林鄭特首竟然顧左右而言他,甚至引用「港澳辦發言人」的發言來閃躲,這不僅引發媒體的不滿,也彰顯了「港人治港」根本只是虛假的謊言。

簡單地說,任何一個民選政府,在和公眾進行廣泛溝通之前,不可能擅自推出高爭議性的法案,而在一個法案引發了廣大的民怨之後,也不可能一意孤行、寧願讓機場癱瘓、醫護罷工、交通堵塞,也不肯承諾退回法案。港府和香港立法會的顢頇無能,以及港警的執法爭議,已經讓港府的形象以及各界對政府的信心,降到歷史上的低點。

林鄭特首到了今日還不正式宣示撤回法案,難道是要等到解放軍進城、爆發流血衝突,成為歷史罪人之後,再黯然下台嗎?

解鈴還需繫鈴人,治標之道,林鄭特首應正式宣示撤回法案,如林鄭特首持續一意孤行,立法會的議員們也應該善盡民意代表的責任,提案將送中條例退回、拒絕審議,才能解決眼前逐步升高的危機。

治本之道,中共應該履踐自己在1984年中英聯合宣言以及香港基本法下「港人治港」、「特首普選」的承諾,在香港進行政治改革,讓立法會及特首都能真正依據民主原則由香港人民普選產生,才能平息港人無法自治的挫折,進而重新尋回中共所希望達到的「國家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