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處於焦慮年代的全球市場/困守中國的科技企業
解讀《經濟學人》8.17出刊

處於焦慮年代的全球市場/困守中國的科技企業

發文時間: 2019/08/20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26,250+

今天要為大家導讀的是2019年8月17日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這期《經濟學人》的封面設計仍然讓人心情沈重。在一片波濤洶湧的深洋大海中,我們看見由近而遠的三艘獨木舟,在類似由金融商品指數構成的紅色波浪線上,勉力掙扎著。上面一列黑色大字:「Markets in an the Age of Anxiety」(處於焦慮年代的全球市場)。

圖/2019.8.17出版的《經濟學人》。(取自《經濟學人》官網)

《經濟學人》用了三篇文章,帶我們審視了全球金融市場的焦慮感。在緒論第一篇第九頁,《經濟學人》以美國三〇年代著名詩人Wystan Hugh Auden的著名詩集名稱《The Age of Anxiety》(焦慮年代)做為標題,提醒我們,十多年前投資人曾經因為風險的退去而志得意滿,但今天他們正被焦慮不安重重的打擊。

另外,《經濟學人》還用了財經板塊兩篇文章,從企業及政府角度,帶我們解讀了兩者今天面臨的困境。在財經板塊第一篇第53頁,《經濟學人》用標題〈Under attack〉(遭受攻擊)告訴我們,貿易戰對美國的效應,正讓人挫折地發現它的難以駕馭,企業確實開始減少資本支出。接著,《經濟學人》又在第59頁的自由廣場專欄,以標題〈The end of Breton Woods II〉(布雷頓森林體系II 的終結)告訴我們,全球貨幣體系正在破裂,醜陋的歷史很可能再度重演。

也許,金融市場常常被人指責過於自滿,但現在它們的情緒卻已不是自滿,而是一種日益加深的焦慮。在德國,隔夜存款到30年期債券的利率都是負的;在瑞士,負收益率可以涵蓋到50年期的國債;在美國,債券收益曲線甚至已經反轉,並預示著我們經濟衰退的即將到來。

焦慮在其他所有地方也不遑多讓。美元因為避險需求而不停上漲,黃金價格處於六年新高,但代表工業發展的銅價大幅下跌,油價甚至跌到每桶60美元以下。很多人擔心,這些奇怪的信號預示著全球經濟的即將衰退。然而,經濟衰退到目前為止僅止於恐懼,還遠非現實。真正的問題是,企業和市場都想控制住的那個不確定性,而它其實是美中貿易抗爭所致。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文章在緒論第一篇第九頁,大標題:〈Markets in an Age of Anxiety〉(一個憂慮年代的市場);小標題:〈十多年前,投資人對於風險退潮感到志得意滿,但現在再也不是這樣了。〉

文章一開始說,想要在金融市場中找到方向,就像你想在驚濤駭浪中找到波浪起伏的模式一樣困難。市場讓你看見的信息,只不過是人們在買賣時,夾帶的所有矛盾產物;價格反映的,是情緒、偏見和冷眼旁觀的混合體。

綜合來看,市場表達的,是投資者的情緒和時代的溫度,而其中最常被我們看見的信號,就是自滿。另外,危險總是容易被忽視,直到為時已晚。但今天全球市場正主導的情緒,就像過去十年我們看見的一樣,它不是自滿,而是一種焦慮,而且每天都在加深。

最明顯的證據,就是對避險資產的驚人需求,尤其是政府債券。在德國,本週數據顯示經濟正在萎縮,從隔夜存款到30年期債券的利率,都是一路走低。購買和持有債券到期的投資者,都無可避免一定的現金損失。在瑞士,負收益率一直延續到了50年期債券。即使在債務危機和意外頻傳的義大利,十年期債券也只能獲得1.5%的收益。與此同時,在美國,曲線已經倒置。十年期債券的利率已經低於三個月的債券,這是一個不尋常狀況,預示著經濟即將衰退。

不安情緒在其他地方也很明顯,避險資產的代表「美元」,兌許多其他貨幣都是上漲。黃金價格處於六年的高位,做為工業健康代表的銅價卻,大幅下跌。儘管伊朗在海灣地區減少了石油產出,油價仍然跌至每桶60美元。

很多人擔心,這些奇怪信號,是在預示著全球經濟的衰退。某些風暴確實正在聚集:本週中國表示,其工業生產的增長,是2002年以來最緩慢的一次。美國長達十年之久的擴張,已是歷史上最久一次了。

無論經濟學家怎麼說,經濟衰退看來都是近在眼前。由於利率已經如此之低,打擊利率的空間早已耗盡。投資者開始擔心,這個世界正在轉向日本那種努力克服通貨緊縮,經濟卻始終都在倒退的掙扎。

然而,經濟的衰退目前為止仍僅止於恐懼,而非現實。世界經濟仍在持續增長,儘管其增長速度已經不如2018年。而且不止美國,全球的增長都依賴著消費者。我們看見工作機會很充足,工資還在上漲;貸款仍然容易;而且愈來愈便宜的石油,意味著會有更多的錢可以花。更重要的是,通常在經濟衰退之前的那種不理性瘋狂,目前沒有出現。

企業總體而言,仍然是淨儲蓄。投資者一直青睞能夠產生現金,而不需要甩賣固定資產的企業。 你可以看到,處於多頭的美國股票市場的反差現象,上漲股票由資本輕盈的互聯網,以及服務型企業主導,這些企業把獲利置於腦後;而歐洲的股票市場,則在銀行和汽車製造企業面前哀嚎,因為它們都是需要巨大資本的經營模式。

如果沒有那種令人擔心的非理性繁榮,世界經濟也還沒有轉向破產邊緣,市場為什麼會如此焦慮呢?最好的答案,或許是企業和市場正在努力弄明白的那個不確定性。

是的,關鍵不是關稅,不確定性才是中美貿易戰的最大危害。爭議邊界已從一些工業金屬的進口商品,擴展到更廣泛的成品類別,包括科技產業供應鏈和這個月發生的貨幣戰爭,新戰線已經展開。就像日本和韓國,也讓其歷史差異擴散到了貿易爭戰中,目前實在看不出來,接下來誰會接棒演出。

由於大型投資將很難撤回,企業開始不願意繼續推進這類投資。JPMorgan Chase進行的一項假設性調查,發現全球資本支出正在下降。各國央行也很焦慮,結果就是它們相繼決定放鬆貨幣政策。7月份美聯儲(聯準會)決定進行十年來首次的降低利率動作,以對抗經濟衰退的可能,看來後續還會有更多國家跟進。

自美聯儲採取行動以來,巴西、印度、紐西蘭、祕魯、菲律賓和泰國的中央銀行,都宣布了調低基準利率,歐洲央行甚至可能會恢復其債券的購買計畫。

儘管有這些努力,焦慮仍然可能轉為警鐘,最後因為增長的放慢,而陷入了衰退。有三個值得警覺的信號值得我們關注。首先是美元,這是風險偏好的晴雨表。投資者對美元的避險需求愈大,就代表危險愈大。

其次是中美貿易談判。本週,川普意外地推遲了8月1日本來應該宣布的部分加徵進口關稅,讓雙方達成協議有了希望。這應該符合他的個人利益,因為強大的經濟增長對他明年再次當選至關重要,但他很可能誤判了經濟衰退的可能性。川普也可能會發現,中國最後決定阻礙他的腳步,因為破壞他的第二次當選的機會,有可能可以與民主黨的繼任者達成更佳的協議。

第三個,是美國的企業債券收益率。融資成本仍然非常低,但投資者要求持有風險企業債務的利差或額外收益率,已經開始擴大。如果日益增長的焦慮導致利差繼續擴大,那麼高槓桿負債率的公司會發現,償還債務成本將愈來愈高,這可能導致他們削減工資和投資,以便支付利息。一個經濟衰退的可能性,將很快來到。

文章最後一段提到,當人們在未來回顧今天時,他們會發現,今天資產價格的配置存在很多矛盾。存在債券市場的極端焦慮,看起來更像是一種魯莽而輕率的不知所措,例如,市場要如何在害怕通貨緊縮的同時,管理好民粹的崛起?

有一個奇怪的想法:如果今天的焦慮突然被解除,也許會帶來一個價格的劇烈變化,包括一個債券收益率的飆升、一場股市高價防禦性股票一面倒的暴跌,以及成功的打擊了週期性的反彈。 最終,將會迎來超乎預期的繁榮。但現在,誰有閒情逸致關心那些?

第二篇,我想解讀的是商業板塊第三篇第49頁的文章。大標題:〈Stuck in the Middle Kingdom〉(困在中國);小標題:〈騰訊及其他中國科技企業,正體現出了良好的業績表現,但貿易戰爭正逼得它們轉向內陸看。〉

文章開場白就說到,對中國最有價值的科技上市公司來說,過去三個月的日子是非常艱難的,至少對他們的股價而言是這樣。今年5月,在川普限制將美國技術出口給華為之後,阿里巴巴和騰訊的市值損失了十分之一。 投資者擔心,禁令的連鎖效應可能會傷害其他的中國科技企業,因為他們將很難再從美國採購尖端零組件和需要的軟體。

你不會猜到,你看到的最新季度業績。騰訊除了手機遊戲和網絡遊戲業務,它還擁有微信,這是一款無處不在的應用程序。8月14日,據報道,一場新的熱門遊戲更將其利潤,從去年同期的179億元人民幣推升至214億元,相當於34億美元,年收入增長了21%,達到888億元人民幣。電子商務巨頭京東jd.com,其本週早些時候公布的健康收入,使其下跌的股價反彈。

分析師預計,中國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將於8月15日《經濟學人》出刊後,發布第二季度業績,預計銷售額將達到1110億元人民幣,淨利潤將達到103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分別為35%和26%。設備製造商小米(Xiaomi)和食品外送公司美團(Meituan),預計下周將公布第二季度收益,預計其收入也將增加。而中國搜索巨頭百度的表現,成為唯一例外。

華為本身的表現也表明,即使是在美國法律阻擾之下,也無法阻止這個中國科技明星的發展腳步。他們的員工都對解決技術問題野心勃勃,認為這既是對中國實力的肯定,也是為了讓中國蓬勃發展的技術生態系統脫離美國的獨立表現。

最後,中國人還有一些美國沒有的東西:它們自己幾乎完全控制著自己龐大的內需市場,其市場規模僅次於美國,但增長速度卻比任何國家更快。

儘管如此,中國科技並非無懈可擊。騰訊的收入低於分析師的預期,部分原因是廣告銷售令人失望。在該業務中,它面臨來自北京創業公司今日頭條ByteDance的競爭,該公司還製作了視頻共享應用程序「抖音TikTok」,這是中國社交媒體平台的第一名應用程序,在西方青少年中也風靡一時。ByteDance也向搜索領域的百度提出挑戰,這解釋了後者最近令人沮喪的表現。

阿里巴巴仍然依靠電子商務業務,獲得了85%的收入。國內經濟放緩也有可能會傷害它(阿里巴巴的獲利),包括京東也深受其害。阿里巴巴為雲計算和物聯網設計的晶片嘗試,目前還處於初期階段。

這些企業的高科技產業線,保證了未來財富,他們對地緣政治的敏感度要高於線上市場,它們知道中美之間的技術抗爭,不會很快結束。給予華為的90天延緩期很快就要到期,而且它可能不會被延長。

文章最後一段提到,對中國企業的另個威脅,可能來自內部。它可能會接受像抖音ByteDance這種新興明星公司比較健康的競爭模式,或者接受那個愈來愈不健康的經濟放緩。它也可能表現在中國科技決定轉向內需,以應對國際的貿易戰。

這種改為專注於自己的本土市場,這些公司可能會陷入將自己從更廣闊的世界,和更大的理想中退出的陷阱。現在中國的科技公司,看起來被隔離保護的很好,或許有一天,這種特性會反過來困擾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