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洪雪珍台北 > 最大的幸福,來自滿足的人生

最大的幸福,來自滿足的人生

發文時間: 2019/08/23   文 / 洪雪珍台北 瀏覽數 / 20,550+

幸福,已經成為流行詞,幾乎在生活與工作中氾濫成災。

我的書桌前貼了一張卡片,是過生日時同事送的,上面特別用娃娃體寫著四個字:「要幸福喔!」政府現在選拔企業,已經不選優良企業,而是選幸福企業;年輕人買杯珍珠奶茶,也會引用村上春樹的「小而確定的幸福」,縮寫成「小確幸」;鄰居小朋友長大要結婚,我去參加婚宴,看到大家給他的祝福是——「一定要幸福!」

幸福之外,別無所求了嗎?年輕人會在搖搖頭後,堅定地吐出這句話:

「幸福就好!」

幸福,變成一種追逐。經歷歲月之後,我發現,要幸福不是難事,難的是要一直幸福下去,這就需要一個重要的心理素質:懂得滿足。中國人說「知足常樂」,不僅是時間的淬鍊、生命的體悟,讀了此書,我才知道「寧可滿足」是有科學根據的。

好命?

在我的朋友圈裡,TT是公認最幸福的人,每次看到她,都一派恬淡自在的模樣。當我們在為一些事煩惱無解的時候,她會跳出來,揮揮手說:「想那麼多做什麼!」下一個動作,就吆喝大家:「管他的!走,我們去吃好吃的。」

一聽到好吃的,就像用手機拍照時,輕輕點一下鏡面,每個人的臉瞬間都亮了

起來,焦點全部轉到「去哪裡吃?吃什麼?」彷彿在燥熱的夏天,一陣涼風輕輕拂過發燙的臉,剛剛傷透腦筋的事被吹得無影無蹤,沒再聽到有人提起。

之所以有這樣好性情,我們一概認定是TT從小到大一直好命的關係,活在充滿幸福的粉紅泡泡裡,眼睛看出去的,當然也是一個粉紅世界。有一天我突然被雷劈到,發現不對呀,TT並沒有比我們好命,可是我好奇的是憑什麼她活得比我們好命,於是問了一些「人生應該怎樣」的問題。

「妳一出生就被送走,是個養女,照理說妳的成長應該有陰影才是。」

「怎麼會?我的生母住在兩條街外!別忘了,我有兩個媽,比你們都強。」

「妳先生駐外二十多年,聚少離多,妳一人帶大三個孩子,妳應該會抱怨呀!」

「別傻了,他賺人民幣,讓我們能夠過得起好日子,再抱怨就沒道理了。」

問到這裡,我幾乎問不下去,不過轉念一想,很多女人最大的罩門不在自己或丈夫,而是在兒女,他們才是心頭的肉,我就再狠心地往下問:

「妳的兒子,高中讀了五個學校,最後只有高中畢業,妳應該要擔心的。」

「這的確曾經是我心頭最大的憂心,可是他堅持追求畫家這個夢想,每天認真畫畫,只不過收入不穩定。還好住在家裡,我們幫得了他。」

「妳的女兒這麼優秀,結婚對象的學歷與工作都不如她好,妳應該著急吧!」

「會啊!但是又能怎樣?孩子不會聽我的,我還是要照吃、照喝、照睡、照過日子。」

過度期待

若是同樣情況,發生在另一個人身上又會如何?一定怨聲載道!TT的態度截然不同,為什麼她做得到?原因只有一個,她認命,拒絕被「理想人生」給綁架。

年輕時候,和每個人都一樣,在TT的腦海,也有一個藍圖,畫著應該擁抱的「理想人生」。等到腳踏實地活了一遍,TT明白了,真實人生不過是「一直讓

步」的人生,非得認清現實、接納自己不可。而放下期待,不等同放棄努力;認命

而不認輸,繼續努力,就會越來越有感,正在一步一步接近「理想人生」,她說:

「對於人生,我不求『幸福就好』,只求『這樣就好』。」

這就是滿足!人生沒有完美,只有體驗。體驗不會只有一種味道,而是酸甜苦辣一樣不缺;缺了酸、苦與辣,甜就提不了味、吃不出好味道。不要說生活如此,工作亦是。美國在二○○五年做調查發現,超過半數的上班族都不滿意工作,原因出在哪裡?美國管理顧問柯斯坦(E.L.Kersten)在《哈佛商業評論》中分析:「原因是我們對於工作有過多的期待。」

一般人的人生,多半來自一個想像的框架,像是理想的家庭、理想的婚姻、理想的愛人、理想的子女、理想的企業、理想的主管、理想的工作……當發現有些地方不合想像時,就像一只木桶,圈箍的木板有長有短,不滿就從短的木板那端傾洩而出,都是因為別人有短處、不夠好,我的人生才會過得不幸福。

相反地,假使我們願意走出想像國度,進入真實世界,接受一切的存在都是剛剛好,就會輕鬆漫步到一個美麗新境界:滿足。

蝴蝶自來

滿足是什麼?就是你不再追逐所謂的幸福,或是用「理想人生」評價「真實人生」,而是活在當下,接納自己、感恩別人。耶穌會神父戴邁樂(Anthony deMello)說:「幸福是隻蝴蝶,你要追逐牠時,總是追不到;一旦你坐下來,牠就會停在你的肩膀上。」追逐不會帶來幸福,唯有滿足才能。

追逐帶來的是競爭與比較,讓人貪得無厭,只能感受到須臾的歡樂,毀滅原來的美好。在體育競賽中,你認為,金、銀、銅獎三位得主,快樂程度各是如何?根據統計,金獎最快樂,但是最不快樂的不是銅獎,而是銀獎,為什麼?因為——銅獎得主想的是:「還好,差點掉到三名之外,就不能站到台上領獎。」

銀獎得主想的卻是:「差點就可以拿到金獎,失之交臂,令人懊惱。」

沒有人喜歡被比較,但是每個人都喜歡做比較。跟別人比較,也跟自己的「理想人生」比較,包括考試成績、學校排名、收入高低、住家坪數、子女成就等,不僅人比人氣死人,欲望也沒有填滿的一刻,贏了就快樂一陣子,但是無法持續,像是公司加薪,員工快樂最多不過兩個月。

擁抱滿足的人生,才是最大的幸福。而滿足感,來自於有一個正確而健康的「現實感」,想的不是「幸福就好」,而是「這樣就好」。心理學家說,一個能夠接近現實與風險,而不做空想的人,擁有高度的韌性,同時比較能克服困境。

「大多數人僅僅因為對命運提出了過度的要求,便使自己落入了永不滿足的境地。」柏林大學創辦人威廉.馮.洪堡這樣說。

人生不可能永遠幸福,不然就不是人生。當你抓不住幸福的蝴蝶時,不妨抓住自己的心,安住下來,貼近現實,心就會打開,看到自己所擁有的,而不是自己所沒有的。這時候,滿足就來輕輕敲門,你就像一朵盛開的花,蝴蝶自來,停靠在你的肩上。

本文節錄自:《滿足:與其追尋幸福,不如學習如何知足》一書,克莉絲蒂娜・伯恩特(Christina Berndt)著,林硯芬譯,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