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高希均台北 > 2020總統大選考題—對抗走向戰爭,協商帶來和平

2020總統大選考題—對抗走向戰爭,協商帶來和平

發文時間: 2019/09/03   文 / 高希均台北 瀏覽數 / 7,650+

(一)不可信靠川普  

自從川普進入白宮兩年多以來(2017年1月20日就任),時時語出驚人,事事前後矛盾,世界就無寧日。

美中之間的貿易戰、科技禁令、軍演擴大、南海領域、多邊合作取消,以及最近香港反送中等等的爭議,果然再大的太平洋,也容納不下兩強的相爭。

看到了美艦穿越台灣海峽,快速出售武器,雙方較高層次的接觸等,夾在中間的台灣,自認為可以漁翁得利,事實上應步步為營,不能陷入了以小搏大與左右逢源的幻想中。

中華民國生存與發展、戰爭與和平的大戰略上,領導團隊唯有盡一切力量,與對手交流、合作、和平;不是對抗,選邊、備戰。否則,選民最後的理性選擇就是:「換人做」。

去年7月連戰在北京與習近平談話時指出:「做一個頂天立地的台灣人和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是相容而不相排斥的。」兩岸的交流與和平不要讓川普攪局。

美國學者任雪麗(Shelley Rigger)指出:陸美賽局中,此刻台灣已被美國政府納入抗中籌碼或被拋棄的雙重風險中。

(二)紐約時報佛里曼的觀察

三次得普立茲獎的專欄作家佛里曼前年6月在台北接受「星雲真善美傳播獎」時說:「我天天可以批判川普的政策,讀者也歡喜,但自己不會長進。」近月來又寫下了不少對中美關係十分犀利的評論,引述簡化幾則。

•  

美國選民對川普的謊言,種族主義色彩的民族主義,和國家分裂感到震驚,使民主黨期中選舉中奪回了眾院多數。

•  

如果中美對抗僅限於貿易,我們就該感激:中國不再只是「接近」美國了,中國已與美國「平起平坐」。

•  

中國使用互聯網經濟總價值已超越美國,向乞丐施捨也不用現金。五年前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美國9家,中國2家,如今20名之內,美國11家,中國9家,它們包括阿里巴巴、騰訊、螞蟻金服、百度、小米、滴滴、京東、美團、和今日頭條。

•  

如果數據是新的石油,《人工智慧》的作者李開復說:「那麼中國就是新的沙烏地阿拉伯」。

•  

全球排名第一和第三的無人機製造大疆和小米都是中國企業,法國的鸚鵡第二。中國培養的工程師數量遠遠超過美國,質量也穩定上升。

•  

我們還好擁有三個巨大價值的東西中國沒有,也很難立刻趕上:優秀的移民(印度、以色列、法國、巴西、阿拉伯……)、長期的盟友及文明社會的價值觀。

•  

美國贏得了冷戰,靠的是比克里姆林宮在國防上花更多的支出,讓蘇聯破產的政策。要「贏得」中國的對峙,不能只有蠻勁,以及遏制中國龐大的經濟。

(三)美國前國防部長培里的「兩岸戰爭不在其中」

兩年前(2017年9月),「天下文化」出版了一本重要著作:美國前國防部長培里(William J. Perry)的《核爆邊緣》。他是一位在美國社會公認:聰敏、正直、才智極高、成就非凡、充滿感召別人熱情的劃時代人物。為中文版寫了三頁長序,結論中寫著:「今天,美、中、台全都具有和平關係,也全都因為共同的經濟活動而繁榮。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有許多合資活動,兩岸經濟往來頻密,家人親屬互訪走動融洽,大陸觀光客亦樂於到台灣旅遊。一般相信,長此以往,兩岸將會發展出某種政治統合。與此同時,各方面目前皆因和平交往而受惠良多。我在本書中提到許多嚴正的安全危險,但是我很高興兩岸戰爭不在其中。」(2017年6月)

培里的看法一直是:美國不能忍受大陸片面動武,也不會無條件地保衛台灣。

遺憾的是:民進黨執政三年以來,兩岸關係從「冷處理」到近月來的急凍、以及大陸飛機及軍艦頻頻出現在台海中線,以及蔡政府花3000多億購買軍火備戰,是否培里感到意外?

(四)MAD or MAP

兩岸關係上,想要獨立不怕打仗的,想要交流不要對抗的,二者的差距,不是選舉的輸贏,而是戰爭抑和平。

MAD(共同毀滅: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或MAP(雙方和平:Mutually Assured Peace),看似只有一字之差,結果是天壤之別。

金門大學的校園中,有八個大字:「戰爭無情,和平無價」;我在演講時再加了八個大字:「交流無悔,合作無敵」。為了下代子孫,我寧可冒些風險,多辦幾所一流大學,少買幾艘潛艇。

國家安全的保證不來自軍火,它來自領導人的「智慧」。每次美國國會通過拼裝式的軍火預算,不能高興,只能警覺。

在當前川普的言行、道德、執政遭受國內外共同卑視之下,他對台灣的談話或承諾,要格外地打折扣。面對強勢的大陸,台灣的命運怎可被他當兒戲般地捉弄?與川普的說客或謀士打交道的台灣官員,要有冷靜的良知及理性的判斷,並且要擔負後果的檢驗,不能上鉤,不能上當。

芬蘭只有550萬人口,與強大俄國為鄰,從來不可能靠武器(硬實力)來對抗它們的強大及野心。

小國如台灣,領導者如不能與周邊大國或強國和平相處,政權就如建立在沙灘上,人民的福祉難以穩固。

(五)協商帶來和平

當前的處境是:面對中國大陸軍力的快速竄升,兩邊差距已愈來愈大,台灣根本不可能要想倚靠那位「完全靠不住」的川普。靠「對抗」與「軍火」,台灣得不到安全;靠「交流」與「雙贏」則可以。

政客們展現「政治正確」,最廉價的方式就是買軍火。依我看來:最愚蠢的就是靠軍火來對抗。

前中科院院長龔家政去年7月在台北的「民主太平洋聯盟」論壇上指出:大陸可自海上、空中與地面對台發動六波攻擊,六個小時內癱瘓台灣。在這場快速有限非核戰爭中,美國將無從插手,國軍也難有招架餘地。在這幾個小時的攻擊中,既看不到解放軍,也看不到美國大兵。因此這位戰略專家沉重地指出:不要無謂的浪費國防預算及徒勞無益的建軍規劃。(《中國時報》2018年7月15日A4版)

20年前李登輝的「戒急用忍」,把台灣帶進了一條岔路,此刻必須另找正路。這條正路必先要剷除對抗中國大陸的路障;花幾千億去購買軍火,是一條岔路。與中共以對等透明的方式,綜合內部黨派的意見,和平協商、營造善意、追求雙贏,那才是台灣的正路。

(原文亦同步刊載於《遠見雜誌》2019年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