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存在民主體制內的敵人/貿易戰爭的迷霧
解讀《經濟學人》8.31出刊

存在民主體制內的敵人/貿易戰爭的迷霧

發文時間: 2019/09/03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16,900+

今天要為大家導讀的是2019年8月31日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隨著前幾期對全球金融市場的擔心,《經濟學人》這次又把矛頭拉回了政治體制的探討,並用它一貫充滿諷刺意味的黑色幽默,盡情諷刺了一番。

在歐洲版本的封面設計上,《經濟學人》借用了2016年《魔鬼剋星》的電影海報,但好笑的是,原本海報中那個胖嘟嘟的鬼,被換成了英國首相Boris Johnson。上面一排白色英文大字:「Who’s gonna stop no-deal」(誰將停止這個無協議脫歐?),這句話也是借用了電影海報的台詞「If you see something wierd, who are you gonna call?」(當看見怪事發生,你該找誰?)

《經濟學人》以英國的脫歐做為主軸,鋪陳了全球版本的封面故事。

乍看之下,在一座黑凸凸的山頂上,有只孤零零的羔羊。但定睛一看,旁邊有著一副被啃食完畢的動物骨架,更可怕的是,原來那不是羔羊,而是一頭披著羊皮的黑狼。果不其然,上面一排黑色大字:「Democracy’s enemy within」(存在民主體制內的敵人)。原來,黑凸凸的山頭,正是全球民主政體,而那頭生物,就是《經濟學人》想要諷刺的全球犬儒主義的偽政客。

圖/2019.8.31出版的《經濟學人》。(取自《經濟學人》官網)

是的,《經濟學人》這週推出了兩個封面故事。

在歐洲板塊的封面故事,《經濟學人》提及,Boris Johnson宣布,9月中旬起議會將暫停五週。我們會問,現在誰可以阻止這場沒有協議的英國脫歐,強硬派為Johnson先生提供建議,培養了無協議脫歐的必然性,但這是偽命題,歐盟已經表態反對這種結果,大多數英國人也反對它,議會更已經投票反對這一想法。

當國會議員下週重返工作崗位時,他們將有短暫機會,避免不必要的國家災難。Mr Johnson對議會的嗤之以鼻,已經明確表明,為什麼議會必須抓住這個機會。

《經濟學人》另外還在英國板塊第一篇第43頁,以〈Prime minister vs. Parliament〉(首相與議會的對峙)做為標題,以及第43頁Bagehot專欄的標題〈Unlikely Tory rebels〉(不大可能的保守黨反擊),抨擊Mr Johnson的伎倆看似合法,但他已將英國憲法的習俗慣例延伸到了極致。他的作為,只是扼殺西方民主體制那種憤世嫉俗的一個案例,這延伸而出的,就是《經濟學人》在全球版本的封面故事。

《經濟學人》認為,民主政體已經被廣泛認為在槍管、政變和各種革命的亂局中死亡。然而,最近它們更有可能被以人民的名義慢慢勒死。

《經濟學人》在全球版本中,以緒論第九頁,標題:〈Decromacy’s enemies〉(民主的敵人們),以及第16頁的Briefing專文,標題:〈Hungary〉(匈牙利),補充說明全球民主政體的崩壞。

事實上,包括最古老的民主政體,譬如英國和美國,雖然不會成為一黨專政,但他們的民主制度已經顯示衰敗跡象。一旦腐爛開始,它會可怕的難以阻擋。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我選讀的是全球版本的犬儒主義的解析,文章在緒論第一篇第九頁,大標題:〈Democracy’s enemy within〉(存在民主體制內的敵人);

小標題:〈犬儒主義正在啃噬西方民主主義。〉

文章一開始就說,人們普遍認為,民主會在大量的槍擊事件、政變和革命中死亡。然而,最近它們更有可能被以人民的名義慢慢掐死。

以匈牙利為例,執政黨公民聯盟Fidesz利用其議會多數,占領了監管機構,並主導商業、控制法院、購買媒體和操縱選舉規則。

正如我們的Briefing專文所解釋的那樣,總理Viktor Orban根本不必違法,因為他大可以讓議會直接改變法律。他不需要讓警察在夜間帶走他的敵人,他可以透過媒體或稅務人員,在不使用暴力的情況下讓敵人的人數變少。表面上,匈牙利是一個蓬勃發展的民主國家;但在精神上,它早已是一個一黨專政的國家。

在匈牙利運行的情況,也正在蠶食其他21世紀的政體。這種情況,不僅發生在像波蘭這樣的年輕民主國家,法律和正義黨已經開始模仿Fidesz,甚至是像英國和美國這樣歷史悠久的國家,這些古老的政體不會成為一黨制國家,但它們已經顯示出衰敗的跡象。一旦腐爛開始進入,它將更難以被停止。

匈牙利民主退化的核心,是犬儒主義。在一個被普遍認為腐敗的社會主義政府領導人,公開承認他在2006年的選舉撒謊後,選民們學會了預設所有政治家最壞的一面。Mr Orban熱情地利用了這種趨勢,他沒有訴諸於激發他的同胞更好的性質,而是選擇散播分裂、激起怨恨,並利用他們的偏見,尤其在移民問題上。

這個政治動作,旨在分散大家對他真實目的注意力,巧妙地操縱晦澀的規則和制度,以保證他繼續掌握權力。

在過去十年,同樣故事在其他地方重復展開。金融危機使選民深信,他們是被一群冷漠、無能且自私的精英所統治。當普通民眾失去工作、失去房屋,或者在伊拉克、阿富汗失去他們的兒女,華爾街和倫敦金融城卻靠政府救助安然無恙。英國爆發了議會的開支醜聞;美國正因企業現金流入政治的遊說公關醜聞爆發,而陷入失能。

在去年的一項調查中,來自歐洲和北美八個國家,超過一半的選民告訴Pew研究中心,他們對民主的運作方式非常不滿。將近70%的美國人和法國人都說,他們的政治家貪污腐敗。

民粹主義者滿腹這種怨恨,他們嘲笑精英,即使他們自己也是富有而權力在握。他們茁壯成長,被積極培養,充滿憤怒,和信仰分裂。

在美國,美國總統川普告訴四位激進的女議員,她們應該要回到屬於她們的那個破碎和充滿犯罪的地方。在以色列,Binyamin Netanyahu是一位老練的掌權人士,他藉由調查腐敗的官方報告,把想要串謀反對他的首相打倒。在英國,Boris Johnson缺乏大家對英國無協議脫歐的支持,他竟然通過操縱程序手段,讓議會在最關鍵的五個星期暫停開會。

你可能會問,這些犬儒主義帶來的傷害是什麼?政治一直是個醜陋事業,在生氣勃勃的民主國家裡,它們的公民長期以來早就對他們的統治者,養成了一種愈來愈高漲的不尊重。

然而,犬儒主義的充斥,破壞了正當性。川普支持選民對華盛頓蔑視,公開認為對手是傻子。或者,如果他們敢於提及尊重或原則這一類的東西,就會像說謊的偽君子一樣,被打成左派份子。英國的脫歐派和留歐派,互相詆毀彼此不道德,並將政治推向極端,因為他們認為與敵人妥協就是背叛。

義大利北方聯盟領導人Matteo Salvini,通過減少避難所的空間,來回應有關移民的投訴,因為他們知道,居住在街頭的移民會加劇不滿情緒。匈牙利總理Mr Orban的選票不到一半,但他擁有所有的權力;為了確保他的反對者不能再參與民主,他鼓勵選民用非民主手段發洩憤怒。

憤世嫉俗的政治家還詆毀機構組織,然後破壞它們。在美國,整個體系允許少數掌權,參議院可以藉由設計,或是眾議院可以通過選區的重新分配以及選民抑制,來達成私慾目的。法院愈政治化,法官的任命就愈多。

在英國,Johnson先生的議會詭計,正在對憲法造成永久性損害。他正準備將下一次選舉,定調為議會與人民之間的對峙。

政治曾經表現得像一個鐘擺,當右翼犯錯誤時,左翼再次得勢,然後早晚還是會轉回右翼。現在,它看起來更像是一個雜亂無章的事物,犬儒主義拖累了民主,各方破裂走向極端,民粹主義者說服選民,該制度已經生病,而且會愈來愈糟。這讓整個情況由糟糕,變得更糟糕。

幸運的是,民主制度中仍然存在很多灰燼。倫敦和華盛頓都不會成為布達佩斯,它們的權力更加分散,它們的機構有更長的歷史,這將使它們比1000萬人口的國家更難被擊倒。

此外,民主國家擁有自我更新的能力。在水門事件時代,美國政治也曾分崩離析,但在20世紀80年代,又恢復了健康狀態。

對犬儒主義的反擊,始於那些對希望不再憤怒的政治家們。土耳其的強人Recep Tayyip Erdogan, 在伊斯坦堡的市長競選中,遭遇了一次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敗選。他輸給了樂觀而且奮鬥不懈的 政治對手。

來自各方的反民粹主義者應該團結起來,就像斯洛伐克新總統Zuzana Caputova這樣的統治者。在羅馬尼亞,摩爾多瓦共和國(Moldova)和捷克共和國的選民,都已經公開反對那些想要效法Mr Orban路徑的領導人。

在香港和莫斯科街頭示威的年輕人,他們所展示出來的勇敢,是對西方很多人早已失落精神的有力證明。民主極其寶貴,那些有幸繼承民主體制的人,必須努力保護好它。

接下來,我要解讀的是財經板塊第五篇第55頁。大標題:〈The fog of trade war〉(貿易戰爭的迷霧);小標題:〈中國對經濟放緩表現冷靜,但這是自滿嗎?雖然貿易戰正在施展破壞,但中國政府不願釋放刺激政策。〉

文章說到,五年前,如果你請經濟學家用5到7,去描述中國的GDP,以及它的貨幣匯率,大多數人會這樣回答:中國經濟增長率將保持強勁,在大約7%;然後貨幣將會走強,直到只需5元人民幣就可以換1美元。

一個衡量川普發動的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標準,就是這兩個數字的反轉。隨著美國對關稅的提升,經濟預測人士認為,明年中國經濟增長將放緩至5%左右;人民幣更已跌至1美元兌7元人民幣。

川普對他的策略成功洋洋得意。他在8月26日,法國舉行的七國集團峰會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中國受到的打擊非常嚴重,他們非常希望達成雙方協議。但是,如果更準確地解讀中國政策,你會發現,他們在面對經濟放慢時,立場令人驚訝的平靜。延伸到貿易爭端,更是一種堅定的態度。

關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愈來愈明顯,儘管對美國的出口僅占整體GDP的一小部分,但這種不確定性,已經打擊了企業的信心。今年投資支出,可能會是20年以來最弱的速度。工業價格已經轉向通貨緊縮,這是工業利潤不好的一個跡象。

Morgan Stanley的經濟學家預測明年中國的經濟增長,將降至5.8%,在此之前他們曾預計是 6.3%。過去,每當增長看起來急劇放緩時,中國企業往往能依靠刺激計畫,重振經濟增長。但這次,官員們的反應更加克制,部分原因是擔心增加中國沈重的債務負擔。

8月26日,中央銀行有機會降低銀行的融資成本,但它克制了,因為全球都在降低利率。8月27日,國務院發布了一項促進消費的20條計畫。一些分析師一直希望會出現針對性的減稅或補貼,但相反的,它只做出了小方向的承諾,比如更多的24小時便利店。

中國政府對經濟前景缺乏恐慌,應該讓川普暫停動作。研究機構Gavekal的Andrew Batson說:它的領導層,現在看起來正致力於制定一個咬牙堅持應對貿易緊張局勢的戰略。這是對的,中國想採取更保險措施,允許其匯率下降至每美元兌7.1元人民幣,這雖是自2008年以來的最低點,但可以抵消部分關稅造成的影響。

但是有些人認為,平靜是一種自滿。中國政府不僅沒有採取刺激措施,而且對房地產業這一經濟引擎,變得更加強硬。習近平一再警告投資者,不應該投機住房問題,監管機構已經減少了對開發商的貸款,並宣誓會削減抵押貸款利率。

野村銀行經濟學家盧婷表示:我們認為,扼殺房地產行業的信貸穩定增長,就像沒有血漿、氧氣和麻醉,就去進行心臟手術;換句話說,事情可能會變得更醜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