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 年台北 > 如果北京尚有0.1毫克的理智
香港不能武鎮 台灣不能武統

如果北京尚有0.1毫克的理智

發文時間: 2019/09/11   文 / 黃 年台北 瀏覽數 / 52,750+

香港情勢陷入糾纏。常有人問兩個問題:

人問:中國武警或解放軍會開進香港嗎?

我答:中共如果尚有0.1毫克的理智,不致出此。

人問: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七十周年是不是「死線」,在十一之前是否一定要解決香港情勢?

我答:十月一日前要如何「解決」?武力解決?或和平解決?又,無論十月一日「解決了」或沒有「解決」,過了十月一日,難道沒有十一月一日?過了今年難道沒有明年?「死線」有何意義?下一個「死線」又在何時?

其實,僅就工具層次言,香港政府「止暴制亂」的工具幾已用盡。港警動用了催淚彈、橡膠彈、布袋彈、水砲,及對空鳴放實彈,並已逮捕逾千人,又移送法辦。倘若武警及解放軍進入香港,在操作上能超過這些工具嗎?而港警不敢開槍射人,難道武警或解放軍就能或就敢對人開槍嗎?

亦即,港府不能用、不敢用的工具,武警或解放軍也未必能用,未必敢用。因而,就工具層次看,其實沒有出動武警或解放軍的理由。

解放軍如果開進香港市區,不會像六四一樣,只有孤零零一個人站在坦克車或裝甲車的前面,而是一群人圍住軍車的影像必定立刻傳遍全球。萬一,倘是解放軍開了槍,殺了人,你覺得情勢是「解決」了或更加無法「解決」?

港警一顆布袋彈傷了一位女子的右眼,幾萬港人用紗布染了紅顏料罩住右眼要「以眼還眼」,那麼解放軍或武警如果在香港當街殺人,試問如何收拾?

現況是,在「不殺人」的底線之上,港警能做的都做了,不必勞駕解放軍。何況,依法港警也能開槍射人,但如果連港警對開槍射人都有顧忌,現在竟想讓解放軍來開槍,是不是天方夜譚?

武警或解放軍一旦開進香港,情勢立即會從治安層次升高到政治層次,即是宣告一國兩制失敗。萬一又開了槍,則習近平必就立馬背上了「香港屠夫」的萬世罪名。

再說,那個場面對台灣及國際的牽動影響,簡直不堪想像。所以我說,中共中央如果尚存0.1毫克的理智,萬萬不能出動武警或解放軍。

再者,十月一日的確是一個高度敏感的日子。但是對香港來說,只要政治基本面找不到解方,十一過後的日日月月年年,就沒有一天不是敏感的日子。因此,中共及港府不能為了十一這一天,採取過激手段,致在未來的日子埋下更大的禍根。

香港的局面,是「港民要民主政府」與「港府要社會秩序」的朝野角力。除非樂見香港出現「攬炒」(玉石俱焚)局面者,應當皆期待香港能朝「以民主政府重建社會秩序」的方向移動。

「死線」之說,似在強調「止暴制亂」的大限,是以港民為對象。但相對而言,港府及中共更應回應港民對「真正落實一國兩制」的期待,能不能也給港民一個回應民意的「死線」?

上週《大屋頂下》指出,香港的主流民意,十分明顯的是「期待落實一國兩制」及「和理非」,絕非「港獨」或「攬炒」。今日出現「無大台」的風潮,正因「一國兩制」沒有「做好做足」所致。化解的方向,即在「以更完整的一國兩制來救治一國兩制發生的問題」,如雙普選,可使香港的主流民意能夠取得支配香港命運的地位,不要老是想在「兩制」上偷斤減兩、七折八扣,而使主流民意由失望轉向敵對,又使激進的民眾喧賓奪主,而形成了今日的危機。

中共中央必須提升思維境界。不要再視「一國兩制」為一組相互敵對的概念,而該轉而認識到「一國兩制」其實應當是中港雙方的共同追求。如果中共中央對「港制」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不知體認護持,則香港如何可能真正實現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完整「港制」?正因過去出現了種種偷斤減兩、七折八扣,遂累積成今日亂局。

這個看法並非陳義過高。期待中共將「完整實現一國兩制」視為一種自我理想的追求,只是要求中共不要對《基本法》背信棄義而已,如雙普選。

五年前中共從「真普選」退縮時,我曾寫過一篇社論,題名《中共現任團隊愧對鄧小平》,今日臨此情況,仍可再申此意,因為目前的困局正因中共未能適時而充足地實踐一國兩制而發生。

中共因十九大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已被指為違反了鄧小平的遺願,如果鄧小平在香港的一國兩制又告失敗,中共中央能否擔當得起這個罪過?

綜上所論,我要說的是,「香港不可武鎮」,也就是香港不可上演「六四」。因為,一國兩制即是承諾了香港應走民主規制。凡對香港存有善意者,當然竭心希望香港在十一以前勿生大禍。但十月一日的「死線」其實沒有意義,因為十月一日以後的香港問題仍待解決。

上週《大屋頂下》指出,中港台已呈「三腳凳」的情勢,從「香港不能武鎮」,即可引伸出「台灣不能武統」。

香港打傷了一隻右眼,港府及北京對後果都無法承負,難道能夠想像用武力併吞台灣所必然引發的內外後果?香港為爭取特首普選,在街頭流血肉搏;北京難道想讓即將七次普選中華民國總統的台灣,在某日的一夕之間改選特首?

所以,再引上週《大屋頂下》的結語:北京只能用「做好做足一國兩制」來穩住香港,也只能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來穩住台灣。

我相信,北京必有超過0.1毫克以上的理智。

(原文刊載於2019年9月7日《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