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歐洲單一市場的失敗/物聯網將怎麼改變這個世界
解讀《經濟學人》9.14出刊

歐洲單一市場的失敗/物聯網將怎麼改變這個世界

發文時間: 2019/09/17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15,500+

今天要為大家導讀的是2019年9月14日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這是一期很棒、很有內容的雙封面《經濟學人》。在歐洲版本的封面故事上,在象徵歐洲大陸的一大片綠色大地上,放上了一株鐵樹形狀的桿子,桿子頂端竪立的,是代表歐盟的深藍十二顆五角星標誌,只是中間被畫上了一根斜槓,暗示著它的窒礙難行。

另外,《經濟學人》還以歐盟各國不同文字表達的紅色八角STOP禁制標誌,掛在亂七八糟的枝葉上,暗喻著歐盟法規的繁文縟節。有趣的是,旁邊站著的那對茫然不知所措的正裝男女,上面果然寫了兩排白字,大標題:「Growing barriers」(愈來愈多的阻礙);小標題:「Why Europe’s single market is at risk」(為什麼歐洲單一市場陷入風險)。

《經濟學人》除了在緒論最後一篇第16頁,以標題〈A singular opportunity〉(一個非比尋常的機會),提醒我們歐洲經濟一體化趨勢,經過10年發展的不進反退,還在第20頁的Briefing專文,用〈An unconscious uncoupling〉(一個不知不覺的脫鈎)諷刺了歐洲單一市場一把。

是的,單一市場一度令人嘆為觀止,大家認為這可以有效消除歐盟內部在商品、服務、資本和人民流動上的障礙,可惜的是實際發展不如預期。事實上,歐洲經濟早就失去了與全球對手競爭的能力,更可怕的是,全球幾乎沒有一家領先的新創企業是歐洲人創業的。如果歐洲還想再造繁榮,或創造世界一流的企業,就得想方設法重振單一市場。

全球版本的封面設計也很有趣,我們看見鮮黃色的封底前,有一個類似傾倒的麥當勞薯條盒及番茄醬,有趣的是,散落一地的不是薯條,而是晶片元件。

是的,經濟學人借由薯條和晶片在英文Chips 的同音不同義,以隱喻的方式,寫下了封面故事的大標題:〈Chips with everything〉(到處都有晶片),下面還有一排黑色小字:〈How the internet of things will change the world〉(物聯網將怎麼改變這個世界)。

圖/2019.9.7出版的《經濟學人》。(取自《經濟學人》官網)

全球版本的封面故事告訴我們,物聯網經過多年的發展,已經讓萬物聯網的革命,進入了超速換擋階段。《經濟學人》除了在緒論第一篇第13頁,以〈Connected computers〉(被連接起來的電腦們)做為標題,闡述它的看法之外,還在第42頁後的Technology Quarterly(科技季刊)「Ubiquitous computing」(無處不在的電腦化)專題,專門寫了八篇文章補充。

按照《經濟學人》的估計,到2035年,全世界將有數兆台互相連接的電腦運算,被內置於從衣服到乳牛的感應裝置中。隨著互聯網的無處不在,愈來愈多的企業都會被科技轉化,無論是無所不能的平台模式式壟斷,或所謂以數據驅動的商業模式經營者。有關所有權、數據、隱私、競爭到安全的爭論,將從虛擬世界蔓延到了真實世界。

讓我們先從歐洲版本封面故事開始。大標題:〈A singular opportunity〉(一個非比尋常的機會);小標題:〈歐洲經濟復甦的最好希望,在於讓它的單一市場重新復活。〉

文章一開始說,每五年一次的歐盟委員會任命新團隊,都是一個引導歐盟(EU)走向新方向發展的機會。9月10日,即將上任的新領導,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公布了她的優先事項:管理好化石燃料的轉變、應對美國科技企業對歐洲的打擊,以及轉型升級歐洲獨特的社會市場經濟體系。

前兩個至少還有明確的利益所在,但在經濟改革方面,歐洲需要的不能還是只有敲鑼打鼓。在過去10年,戰後歐洲追求的經濟一體化趨勢已經顯現倒退。單一市場一度令人嘆為觀止,其目標是消除包括商品、服務、資本和人民在內的所有歐盟壁壘,但結果卻未能跟上它試圖塑造的發展結果。如果歐洲想要創造一波繁榮,產生能夠影響世界的企業,它不僅需要重振單一市場,還需要重新振興像服務業這類,在原來的規劃中被忽視的部分。

單一市場仍然重要,看看英國試圖從歐盟中解脫出來所陷入的困境。但是,最初設計的主要目的,是打破像煤炭和鋼鐵貿易壁壘的政策,並無法適應新的時代。在過去10年,歐洲的銀行已經縮回到本國市場,歐洲企業已經將注意力轉移到了歐盟以外的地區。因此,歐洲看起來只像是一堆被捆綁在一起的中型經濟體,完全不是中國和美國的單一競爭對手。

這就是為什麼即使歐盟央行在貨幣政策上使盡全力,歐洲經濟仍在逐漸失去與全球競爭對手抗衡的能力,它有可能變成一灘死水。10年前,按市值計算,全球40家最大上市公司中,有10家位於歐盟;現在卻只剩兩個,而且排名在第32和第36位。世界上竟然沒有一家領先的新創公司,是由歐洲人創業的。

政策制定者對在面對Google 或是 Amazon這種企業的崛起時,竟然只會嘲諷,而不能體會其對歐洲單一市場的重要性。然而法國和德國認為,真正的答案,在於政府過度主導相關工業政策。他們已經呼籲歐洲企業應該合併,以創建符合反壟斷規則,並能夠和中國競爭的歐洲工業「冠軍」。

其實他們早就應該完成單一市場的目標。一個功能單一的市場,可以幫助企業實現規模經濟,製造符合一套歐盟法規的產品,要比遵循多達28種不同國家規則來得更便宜。和來自整個歐洲大陸企業競爭,意味著購物者可以獲得更好、更便宜的東西。想象一下,如果歐洲的數十家移動運營商,能夠自由地將數據服務推廣到自己國界以外的地區;相反的,今天歐洲的消費者,必須接受本地寡頭壟斷企業的更高收費。

創新可以在單一市場中傳播更快,也可以提高生產力。一個被適當整合的能源網,將有效提升電力生產商生產力。如果歐洲銀行可以跨境交換債務,那就算自己國家經濟衰退,銀行也能避免陷入危機。涵蓋整個歐洲大陸的單一資本市場,可以將風險有效分散到銀行體系以外,因為更安全的銀行體系和更深廣的市場,意味著會有更便宜的資本,和更少的政府紓困。

因為這些原因,重新振興單一市場,應該成為如何促進歐洲經濟辯論的核心所在,但可惜它目前仍然不是。自兩個月前被任命以來,von der Leyen女士僅僅一次提到單一市場。

如果說單一市場已經難以救援,這是可以理解的。事實上,它可以通過三種方式重新煥發活力。

第一,是確保其章程得到充分實施。各國政府常常藐視單一市場的法令,以保護和政治相關的產業。平均而言,每個歐洲國家都會對近200個職業的運作進行監管,這使得歐洲人轉職變得異常困難。

第二種方式,是專注於歐元。單一貨幣在某種程度上是單一市場的延伸,如果有一個中央基金可以確保銀行存款,整個情況會更穩定。

在這裡,von der Leyen女士最需要的,是一個雄心勃勃的推動力,以消除跨境歐洲貿易仍然存在的結構性障礙。例如,如果歐洲的稅收結構相同,那麼在鄰國收取增值稅,對小企業來說就不那麼令人生畏了;如果破產法協調一致,銀行將可以更廣泛地推銷他們的產品,並建立適當的資本市場聯盟。

提供稅收改革、讓服務自由化,或建造更強勁的歐元,這些政策將會踩到許多國家的紅線。但每個國家也會因此而有收穫,歐洲需要保護自己,免受全球貿易戰可能帶來的影響。在英國離開後,它需要一個在英國離開後的願景。

但在制定破產規則或稅收制度改革上,不會有閃爍的聚光燈。但歐洲最大的經濟項目還只是一個半成品,其衍生的收益也只有它能創造的一半,歐洲幾乎沒有明顯的手段,可以拉動經濟增長。是時候奮力一博了。

接著,讓我們來看全球版本的封面故事。大標題:〈Connected computers〉(被連接起來的電腦);小標題:〈當每天你接觸的所有物品都被連上電腦,這個世界將如何改變?〉

文章開始就說,8月29日,隨著颶風Dorian接近美國東海岸,電動汽車製造商Tesla的老闆Elon Musk宣稱,他的某些顧客會在暴風雨的路上發現,他們的汽車能夠在單次充電的情況下走得更遠。

像許多現代的3C產品一樣,Musk先生的電動車,被認為是一台連接互聯網的電腦。Tesla系列中某些車款的電池,被車內的軟體刻意限制住它的行駛距離,位於Tesla總部Palo Alto敲幾下鍵盤,Tesla就可以消除掉這些限制,並讓車子的電池發揮其全部的功率。

Musk的把車子電腦化,只不過是整個廣泛趨勢中的一個例子。隨著電腦和連接變得愈來愈便宜之際,將愈來愈多本身不是電腦的東西電腦化,變得愈來愈有其意義。從尿布到咖啡機,從牧場的乳牛到工廠裡面的機器,這就是物聯網,或者稱它為「IOT」(見「科技季刊」)。

隨著電腦運算進入汽車、電信和電視領域,這是一場發展愈來愈快的緩慢革命過程,但整個轉型即將進入超速換擋階段。有一個預測是到2035年,全世界將擁有數兆台連接的電腦主機,被成功內置於包括食品包裝、橋梁到衣服等形形色色的各個領域。

這樣的世界會帶來許多好處。消費者將獲得便利,而電腦化的產品,則可以做許多非電腦化產品沒法做的事情,例如,Amazon的Ring智慧門鈴,就配備了能夠移動的傳感器和攝影機,透過合作,它們還可以形成實際上是私人的中央電視網絡,允許企業為其客戶提供「數位化的區域監控」規劃,並將任何有用的畫面傳遞給警方參考。

企業將變得更有效率,因為過去曾經充滿不確定的物理世界,很多信息都會變得具體而且可以分析。建築物中的智慧照明可以更加節省能源;電腦化的機器可以預測自己的故障,並安排一些預防性的維護;被物聯網連接的乳牛,可以隨時追蹤飲食習慣和它們的生命體徵,這意味著他們可以產生更多的乳量,並在生病時只需要更少的藥物。

這種收益個別來看極其微小,但在整個經濟體系中,經過一次又一次復合,它們會成為增長的原始材料,最後成為充滿潛力的大機遇。

然而,從長遠來看,IOT最顯著的影響將會是「這個世界將如何運作」。其中一個方法,就是把它看成互聯網的第二階段。這將跟隨著已經壟斷第一階段,並擁有「平台」能力的企業商業模式的改變而進行改變,最後並成為批評者稱之為「監視形態資本主義」的一種數據驅動模式。

愈來愈多的企業將成為科技公司;互聯網將變得無處不在。 因此,一系列關於所有權、數據、監控、競爭和安全等還未解決的爭論,都將從虛擬世界蔓延到真實世界。

先從所有權開始。正如Musk所表明的那樣,互聯網使企業能夠在銷售產品後,仍然保持與產品之間的聯繫,從而將銷售出去的東西,轉變為更貼近服務而非商品本身——這就已經讓傳統的所有權觀念,被進一步模糊化了。例如,當微軟在7月關閉其電子書商店時,他的客戶就無法再繼續閱讀他們購買的商品了。

虛擬商業模式將在物理世界中醖釀。科技企業通常樂於快速行動並打破僵局,但你可能無法發布冰箱的測試版供客戶使用。Apple是一家智慧型手機製造商,他們僅提供5年左右的手機更新服務;Android智慧型手機的用戶,只能幸運的擁有兩年時間。

但是洗衣機或工業機械等產品,壽命原本就可達10年或更長的時間,在原始程序員研究清楚如何繼續前進之前,企業將需要先研究清楚,如何支持這些複雜的電腦化設備。

數據將是另一個亮點。對於大部分的互聯網而言,他們的商業模式都是提供「免費」的服務,再透過這些服務,來取得用戶的數據,這個過程,通常都是在客戶不明就裡的情況下進行的。 智慧床墊追蹤睡眠;醫療藉由植入物,在不甚透明的情況下,觀察和修改心跳和胰島素水平;保險業正在嘗試使用汽車或健身追蹤器的數據,來調整客戶的保費。

在虛擬世界中,關於什麼可以被追蹤以及誰可以擁有數據,始終存在爭論,目前看來都是飄在空中以及理論上的說明。在真實的世界中,他們將會感覺愈來愈急迫。

然後競爭也存在。來自IOT小工具的數據流,與從Facebook或Google搜索歷史中收集的數據一樣有價值。數據驅動型企業在邏輯上,將收集和處理更多信息的工作做得更好,它們將成功複製市場的動態,而利用市場動態達到成功的案例,我們在互聯網界的平台企業中看到了很多。 對於標準的需求,以及IOT設備之間的相互交流,將讓領先者的繼續保持優勢,但消費者擔心,有關互聯網連接汽車、醫療植入物和其他設備後的脆弱性,都還需要被進一步驗證。

預測任何新技術的後果都很困難,特別是像電腦化這種已經全球普及的東西。25年前,消費者對互聯網的出現,抱持著滿天星斗的樂觀情緒。如今,互聯網的缺陷愈來愈明顯,從市場壟斷力量到企業彼此窺探、線上的激進發展,愈來愈占據了主要的頭條新聞。

與任何事物一樣,IOT的訣竅應該是最大化利益,並最大限度的減少其危害。這並不容易,但正在考慮怎麼做到的人們會有一個優勢,那就是他們已經經歷了第一次的互聯網革命,那些經歷,足夠讓他們對於將會發生什麼有一些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