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賴珩佳雅加達 > 揮一揮衣袖

揮一揮衣袖

發文時間: 2019/09/16   文 / 賴珩佳雅加達 瀏覽數 / 12,950+

日前(九月十一日)印尼第三任總統哈比比(Bacharuddin Jusuf Habibie)往生,印尼社交媒體幾乎被緬懷悼念他的貼文洗版,隔天公司同事竟有一半以上自發性地身著帶有哀悼之意的黑衣上班,這是我住在印尼18年來空前的狀況。雖然哈比比只在印尼強人蘇哈托執政31年下台後接任一年多的總統,卻為印尼的民主化與公民平等權開啟新頁,奠定國家現代化的基礎。在德國受科學教育既專業且優秀的學經歷背景、與妻子情深愛重的形象、以及為顧全國家大局寧可罔顧自己政治前途的大義深植民心。一位政治人物能做到離世時讓絕大部分的人民感到不捨,這其實已為他的人生做最好的註解,在歷史上留下最動人的印記。

在印尼生活多年,若讓我指出印尼人最讓我敬佩之處,大概就是他們對待生死的豁達態度。「生死學」近年在台灣漸受重視,但許多人對於觸及身後事仍多有忌諱。譬如收到白帖,基本上若非親非故非必要,大概多以奠儀或花籃致意,人並不一定出席。即便出席,身後事也是個莊嚴肅穆的場合。身在台灣,大概很難想像在印尼幾乎不印紙本白帖,「白帖」多是電子圖片檔或文字檔,發送方式是以在印尼最普及使用的溝通媒介「Whats App」直接群體傳送,基本上手機內的聯絡人不管親疏遠近都會收到,因為在印尼的身後事大多會以辦Party的規模與方式處理,人來得愈多愈熱鬧越好。在身後事現場,自然地吃喝、聊天交談,歡樂的程度不下於一般生日宴。在靈柩前與往生者照片或大體自拍、合照留念是司空見慣的事。我從第一次看到時驚嚇到嘴巴一直關不起來,感覺毛骨悚然到極致,到現在如果收到同事發訊息請喪假,隨後立即又發送「分享」與往生者大體合照的照片,(有時還會比YA!或流行的愛心手勢),雖然背脊還是會感到一陣寒意,但也算是習以為常。因為對於印尼文化來說,死亡這就是一個生命必然的過程,就該用最自然歡樂的狀態,讓往生者心安地離世。

與台灣傳統文化更加不同的是,伊斯蘭教徒通常會在人往生後24小時內將後事處理完畢,不似在台灣還須看日擇日辦理。伊斯蘭教占印尼總人口八成七以上,因此在印尼即便是信奉其他宗教,多少受此影響,身後事多以超高效率完成。例如殯儀館只提供停棺一日、最多至五日的「套裝選擇」(package),想要求再久一些大概都不會被受理了。常有的狀況是,例如今天一大清早同事請假說家人往生,快則下午已進公司上班,因為早上已將所有事情打理至埋葬完畢,慢則第二天就已恢復正常工作日作息。若不是與他們握手或擁抱致意的當下看到他們紅了的眼眶,真不覺與平日相較有何異樣。這樣堅強的心力,我從一開始的吃驚不理解,到後來更感認同且讚嘆!以平常心看待人生中的無常,這難道不就是人生最高的境界嗎?

人生自古誰無死,哈比比總統帶著許多人的祝福與感念離開人世。我們絕大部分的人最後是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離開的人須灑脫,留下來的人要豁達,這是多麼艱難卻必須學習的人生功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