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陳克華台北 > 關機充電

關機充電

發文時間: 2019/09/17   文 / 陳克華台北 瀏覽數 / 7,000+

聽說平板很耐摔。

自從平板使用到黏手,也就不停地摔。也真的感受到平板鋼鐵一般生存的意志,最長的一次是摔得面板有如蜘蛛網,仍然使用了整整一年,最後更換的原因是記憶體已滿,而非摔。

但這次摔了之後,充電的速度立即明顯變慢。

但也又安然無事地使用了兩個月。直到上個星期。突然有一晚就永遠只充到1%,就再也上不去。

因此每次都是抓緊那1%所能撐住的時間,以最驚人的速度完成一件事,然後在螢幕瞬間暗去之後,乖乖等待再度亮起,然後繼續。

一開始我以為是充電線的問題。不是。

以前也發生過電充不上去,拿去綁手機號的門市,那店長模樣的男生聽完我的抱怨,從抽屜裡掏出一些我看不懂的工具,伸進充電座的小孔裡去,不消一分鐘,像掏耳垢似地掏出一團灰,說:「你的充電座太髒了。」

充電立刻恢復正常。

但這次完全不靈。

得到的答覆是:必須拿去這牌子的專門站去修。

我又忍了一個星期,終於忍不住拿去修。

這個牌子的専門店其實並不遠,地鐵只有兩站,再走五分鐘。

是一間巷子口相當簡樸的小店,一位年輕人在聽我描述過我的問題後,拿起螢幕同樣是被摔成蜘蛛網的可憐平板檢查了一下(但所謂檢查也只是摸了一下又充了一下電),便一臉嚴穆地告訴我是充電座裡面壞了。加上破碎的面板比較容易「漏電」,也是電充不起來的原因之一。

「要送修。但修也要花好幾千塊,而且要等兩三個禮拜以上,還不如買一個全新的⋯⋯」他說。

不知為什麼,這一段說詞在我耳中聽起來特別熟悉,好像録音帶反複播放過好幾次。我好像不斷不斷聽到過類似的話——每當你打算將你出毛病的3C産品「送修」時,就重播一次。

然後他好像看穿我一秒也不想等的心思,將手一指,就在我面前20公尺處,就矗立著一家百貨公司,「裡面就有一家門市」。

之後我像是被催眠似地走到了位於十樓的門市,小姐一看我手中的布滿蛛網的平板和我如喪考妣的表情,幾乎當場笑了出來。

「你現在這一型的平板已經比去年漲了三千⋯⋯」她目不轉睛:「而且你這是綁手機sim卡的,全台灣目前只有兩台,我必須調貨,至少需要一個禮拜⋯」

而當下我有如蜘蛛網裡的獵物,竟然就乖乖刷了卡,回家等電話。

我想那一天,全世界再沒有人比那位門市小姐更明白什麼叫「凌遲的快感」了。

接下來的一個禮拜,我仍然不死心地試著各種辦法,想把電充到大於1%。

當然不曾成功過。但突然福至心靈,想起就在地鐵只有一站的距離,我曾經從車窗看到有一家專門在修理3C産品的小店。

我二話不說立刻衝去,也不管是星期六早上。

好不容易等到店開門,兩位態度極為輕鬆的年輕人聽過我的抱怨,對我的平板做過同樣的檢查,又對我說了同樣一段「最好買個新的」的話後,我失望極了。

但我回頭一想,他們是獨立開店的年輕人,沒有理由要我去「再買一個」賺業績,於是我又多問了幾句。誰知道那位年輕人極有耐心地拿出另一些工具,為我測了充電的電壓,分析了電壓為何會這樣低的原因。

「真的是充電座壞了,要修要整個平板打開,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容易,但是你可以試試關機充電,搞不好可以充得上去一點⋯⋯」

他在我眼中立刻背後生出圓光。

哈利露亞。千試萬試,我之前怎麼就沒有想到試過關機充電呢?我抱怨的其實是自己怎麼這麼笨。

我立刻回家如法炮製,居然在短短不到半個小時,電已衝破五十。

一個星期之後,我手中變成有兩個平板。同樣可用,一個光可鑑人,一個布滿蜘網。我看著看著,心中充滿被資本主義愚弄的憤懣⋯⋯

於是我用透明膠帶將蜘蛛網裂紋貼滿,下定決心,要將這個平板用到完全不能再用為止。

而不知為什麼,每當我坐地鐵經過,總會憶起那位年輕人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