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李立亨上海 > 沒有思考,你就只是個工具

沒有思考,你就只是個工具

發文時間: 2019/09/23   文 / 李立亨上海 瀏覽數 / 9,350+

今年五月,我接受香港「進念.二十面體」這個表演文化機構之邀,擔任「香港帶路——國際文化交流網絡」的研究員。預計在一年之內,拜訪河內、柏林、伊斯坦堡、耶路撒冷、新德里和雅典等,六座城市。

我和另外兩位分別著重在大中華地區、東盟地區的研究員,在九月中的「香港帶路——國際文化交流會議」當中進行初步報告。伊斯坦堡文化藝術基金會總監,還有越南國立文化藝術研究院總監,對我的《國際城市文化交流》報告做講評。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土耳其總監說,她同意我所說的,需要一組穩定的團隊爲主,搭配不同城市的顧問跟人際網絡爲輔。越南來的朋友說,要做的事情很多,重點是,要持續的做。

另外兩位來自新加坡的研究員,「避難階段」創始人劉曉義提到,資源整合、領導力培養、網絡發展、以及策略分享的問題。耶魯——新加坡大學的李集慶教授提到,文化交流要如何避免行禮如儀,自說自話。

進念.二十面體的創辦人,同時也是這個計畫的主持人榮念曾特別提醒我們:「要經常去思考,我們遇到的,想要解決的問題在哪裏,局限是什麽。你可以退三步來看你正在做的事情,也可以退五步。或者,退十步來看看,可以怎麽突破。」

必須開放,必須認真

除了報告之外,我還受邀對前德國歌德學院祕書長漢斯博士的《後國家文化交流》報告做評論。事實上,他講的好得不得了,我只能仰望、鼓掌跟致敬。

我問說,你的四十年文化交流經驗中,有沒有不能解决的問題。如果有的話,原因是什麽?

博士說,他們遇到的問題千奇百怪,但也萬變不離其宗。那就是:你覺得很重要的,爲什麽很重要。你得說服我。而這個說服的過程,永遠在發生當中。

他舉例說,歌德學院顧名思義,應該做的是跟德國有關的文化活動。但是,過去沒有人會想到,現在有些項目,不但沒有德國人參與,跟德國沒有直接關連,也不發生在德國。

只要這個項目對世界文化的保存、發展、交流,而且跟此刻的世界現狀有關連,就有可能得到補助跟宣傳。

也就是說,文化交流已經上升到「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理解當中。不需要,一定得凸顯我,我才要參與這個項目。

保持好奇,打破孤立

中文名字叫做顧麗采的亞洲協會環球演藝合特色文化倡議總監Rachel,做的報告叫做《環球表演藝術交流:一個相互依存世界中的交匯》。她提到交流絕對不是靜態的觀看,而應該是動態的體驗。

她提到文化交流,必須把握兩個原則:保持好奇,打破孤立。

這個好奇心,建立在你有基本的認識,自己的看法。同時,還要繼續對於一樣跟不一樣的東西,感到想要知道「何以至此」,並進而去找出可以對話的地方。

至於「打破孤立」,更是文化交流工作者必須時刻提醒自己的原則。我們要找到同類,讓他知道他不孤單。同時,也要跟他一起發現可以携手之處在哪裏?或者,無法交流的原因何在。

她最經典的話是:要讓合作對象知道,他們需要我們。所以,我們暨要創造可以合作交流的强項,更要保持彈性,讓美好可以發生。

她還提醒,文化交流難免會讓人形塑自己的思考模式。但是,不要忘了,思考模式的確需要,打破再重組思考模式,那是經常會發生的。不要太過我執。

必須挑戰,必須批判

東京藝術大學美術研究院與環球藝術教授今村有策,有藝術節、藝術平台、文創周、設計周的策展跟顧問戰功,同時也因爲在學校教書,他可以隨時引經據典,讓人瞭解文化跟理論的關係在哪裡。

他在他的《何不嘗試另類和實驗性的國際文化交流?》報告裡提到,從開始交流到交流要產生成果,需要經過三道工序:交流(資料閱讀,田野調查)、合作(工作坊,互相學習)、聯合製作(爲共同的目標而努力)。

他說,文化交流就像是日本人賞櫻的時候,會在樹下披上的藍色野餐墊。我有我的領地,你有你的領地。但是,我們都因爲「美」而聚在一起。我們有共同在乎的東西,我們爲此準備好東西要來分享(吃的喝的,以及最重要的,愉快的心情)。所以,文化交流,就是得鋪上自己的藍色野餐墊,跟別人一起。

這個說法實在非常形象化,又言之成理說。最後,他提到井筒俊彥先生提出的經典說法:水平的溝通,垂直的溝通。兩者不能偏廢。

圖/井筒俊彥先生提出的經典說法:水平的溝通,垂直的溝通。(作者提供)

文化交流的確應該用批判,用挑戰的角度來思考。換個角度來說,生活跟工作當中,如果不懂得思考,你就只是個工具。工具的被汰舊歡新速度,可是很快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