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親愛」的「蜂蜜」

「親愛」的「蜂蜜」

發文時間: 2019/09/30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21,450+

我相信一個人使用什麼語言,就會怎麼思考。

比如說當一個說英文的人說「honey」的時候,可能指的是「蜂蜜」,也可能在對自己的另一半說「親愛的」,在中文裡,蜂蜜是一種食物,親愛的則是一種跟我們有特別關係的人,兩個天差地遠,毫無瓜葛,但是說英文的時候,每次在對親愛的說「honey」的時候,腦海裡面卻會自然而然出現蜂蜜才會有的那種又甜又黏的畫面,於是整個人就不自覺地靠過去,真的黏在一起了,這是多麼奇妙(其實是莫名其妙)的反應!

反過來說,有些說中文的人不用想就會很自然納入考慮的想法,母語不是中文的人卻怎麼樣也想不到。

比如說「孝順」。

你應該從來沒有上網去查過「孝順」的定義吧?因為一個說中文的人,不需要上網查就知道孝順的意思,也會在跟親人的相處中,很自然地考慮自己或別人的行動是否符合孝順的標準。

但是一個西方人,他生長的語言裡面從來就沒有孝順這個詞語,就算通過重重的翻譯和解釋,能確切理解了這個詞的意義,孝順的概念也只會停留在他的知識層面,不會進入他的生活和思考方式裡。

有趣的是,當我因為好奇,上了維基百科將中文裡寫得洋洋灑灑一大篇的「孝順」詞條,轉換成英文版時,看到孝順的英文叫做「filial piety(直譯為「子女虔誠的行為或語言」)」,任何一個母語是英語的人看到這樣的解釋,應該很想摔電腦吧?就像看到外星文字一樣,完完全全無法望文生義,去理解、猜測這是什麼意思。

在維基百科英文版的解釋中,還強調孝順是華人圈的概念,跟古羅馬人說的filial piety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請大家千萬不要用古羅馬的哲學觀去理解。

這就變成了一個有趣的問題:如果父母和孩子,都從來不知道「孝順」的意思,也不知道孝順的存在,那孝順在這個家庭裡還有必要嗎?

就像不知道蜂蜜跟親愛的是同一個字的人,對愛人還會有甜甜黏黏的感覺嗎?

不會!

不會!

不會!(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這是為什麼我會強調一個人使用什麼語言就會怎麼思考。

另一個例子,是中文裡「可能」這個詞,包含的範圍超廣,只要不是0%,也不是100%,就通通「有可能」,所以媽媽會囑咐孩子晴天要帶傘,因為還是有可能會下雨,夏天還是要帶外套,因為有可能會冷。

這是為什麼有一種冷,叫做媽媽覺得你冷。

但是一個母語是英文的人,在描述一件事情的可能性時,有很多不同的詞,而且每一個詞都呈現了不同的機率,比如用「possible」時,已經說出了這件事情可能性低到基本上不用考慮,所以不用帶傘;而用「probable」時,則說出了這件事情其實是八九不離十的,一定要考慮。

至於完全只會說中文的人,有不少人同時會有嚴重的選擇困難症,認為只要「有可能」就會躊躇,猶豫不決難以抉擇,而不理解只是有可能,但是可能性不高,其實不見得就需要納入考慮的範圍。

不信的話,我們可以在維基百科裡,用中文查詢「可能」這個詞,會看到釋義底下有四個定義:1. 表示可以實現;2. 能否;3. 也許能成事實的屬性;4. 可能性,就包含了高高低低的各種可能,但是如果試著轉換語言,卻會發現「可能」這個對我們說中文來說,如此平常的字眼,竟然沒有對應英文的維基頁面。

你驚訝嗎?

一旦把「孝順」跟「可能」疊加在一起,就出現了另一個有趣的問題:如果媽媽進行手術的成功率,只有5%,我們還應該考慮嗎?

如果從小自然而然就說英文的人,知道可能性低的不用去考慮,只需要考慮可能性高的,所以病人聽到醫生說只有5%的成功可能性,根本就不會考慮動手術。

但一個華人聽到媽媽的手術有5%的成功的可能性,也許會說「既然有可能,我們當然應該拚拚看!」,而且在很多人眼裡這還就叫做「孝順」呢。

所以我覺得學外語很重要,只是原因可能跟大多數人想的不一樣。一旦知道別的語言之後,也才會知道使用跟自己一樣母語的人知道什麼,不知道什麼,像我是在學了好幾種外語之後,才知道中文裡時常大家掛在嘴上的「孝順」跟「可能」,是如此的不合邏輯,而親愛的不需要像沾到蜂蜜一樣,總是黏在一起。也難怪著名的哲學家維特根斯坦說:「對於不可言說的事物,我們只能保持沉默。因為語言是思維的邊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