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美國總統川普電話門事件/推算英國首相強森的下場
解讀《經濟學人》9.28出刊

美國總統川普電話門事件/推算英國首相強森的下場

發文時間: 2019/10/01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8,650+

今天要為大家導讀的是201年9月28日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乍一看,就覺得這期《經濟學人》雜誌的封面設計很有趣。漫畫裡呈現的是勾肩搭臂的美國總統川普和英國首相Boris Johnson,但你看完《經濟學人》下的大標題:〈Twitterdum and Twaddledee〉,你就會恍然大悟,《經濟學人》是以《愛麗絲夢遊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中塑造的雙胞胎兄弟「Tweedle-Dum」和「Tweedle-Dee」暗喻他們兩人。只是這次《經濟學人》又玩起了造字遊戲,分別用Twitter(推特)以及Twaddle(蠢話),暗喻了川普及Boris的個性。

圖/2019.9.28出版的《經濟學人》。取自《經濟學人》官網

在英文諺語中,這個名詞比喻的是半斤八兩,不過更為大家熟知的,是在《愛麗絲夢遊仙境》中,兩兄弟正好是鏡子的兩面,他們總是說著一些似是而非的搞怪邏輯。這對兄弟在故事裡,更被專制的紅桃皇后(Queen of Hearts)當做插科打諢的小丑,連愛麗絲也搞不懂他們每天胡說八道的鬼話。

不過,畫面上川普手上的電話線,以及在Boris身後怒目而視的伊麗莎白女王,加上引用自美國作家John Grisham在2018年的著名小說《The Reckoning》(推算)做的小標題,我想《經濟學人》如何看待這對難兄難弟,已經非常清楚了。

這次《經濟學人》共用了緒論第一篇及第二篇兩篇文章,分析了這兩個人目前的遭遇。是的,就在他倆9月24日在紐約會面的這一天,這對美國總統和英國首相,都因為觸犯了國家規定而惹禍上身。這週的《經濟學人》重點,試圖對川普及Boris Johnson即將面對的挑戰進行了一番推算。

讓我們先從美國說起。文章在緒論第一篇,大標題:〈The promise and the perils of impeachment〉(指控的可能與風險);小標題:〈在美國,Nancy Pelosi已經針對Donald Trump採取行動,但還不是歡呼的時刻。〉

文章一開始說,美國差一點沒有一個總統。1787年參加制憲會議的一群人,帶來了恐怖的君主專制。由於缺少一個像George Washington這樣的人物,這個年輕國家,當時是有可能採用議會制政府體制的。然而在總統辦公室設立之後,又不得不設計出一種可以罷免濫用職權總統的方法,因為並非每個總統都是華盛頓。他們定義了這個機制,過程是,先在眾議院進行彈劾投票,然後在參議院進行審判。

至於怎麼認定總統應該接受彈劾?無論叛國、賄賂或其他嚴重罪行,權責則留給了國會決定。因此,儘管彈劾是一項憲法規定,但它也是一場政治運動。

這次事件將於本週開始,Nancy Pelosi指示她在眾議院的民主黨同事,開始對川普舉行彈劾聽證會。但這不一定能夠構成彈劾。在過去,雖然這類聽證會仍會產生一定衝擊,但整個過程其實對雙方都具有一定風險。一個可以確定的是,這會進一步分裂美國這個已經分崩離析的國家。

Ms Pelosi邁出了這麼重要的一步,是因為她相信這個總統對烏克蘭政府的舉止,已經跨越界線了。如果認為這個拉下一個總統的原因又太模糊,請記得,針對Richard Nixon(美國前總統尼克森)的彈劾程序,起因來自於一個辦公室盜竊案;而針對Bill Clinton(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的彈劾程序,則始於一個與實習生的曖昧關係。

川普似乎明顯想讓烏克蘭政府明白這件事情的發展與美國的關係,這包括,暗示援助的提供,會取決於烏克蘭政府是否願意對川普的政治對手家族進行調查。這比上述的其他例子都要嚴重得多,這意味著,總統已經為了追求政治目的,而犧牲了國家利益。

美國聯邦政府常常給予外國援助,以換取美國希望他們做的事情。但烏克蘭的情況不一樣,美國希望烏克蘭能夠保護自己,以抵禦俄羅斯的的侵略,這就是為什麼國會向烏克蘭新當選的政府,提供3.91億美元的一籃子軍事援助。

但川普採取了不符合國家利益的行動,並暫時擱置了援助,同時竟敦促烏克蘭總統Volodymyr Zelensky調查Hunter Biden,而他是民主黨可能的總統候選人Joe Biden的兒子。除此之外,川普竟還派了他的私人祕書,與Zelensky先生的顧問會晤,並再次重複了這一信息。

在烏克蘭這樣一個腐敗和脆弱的國家,這種把美國的支持與拜登家族的調查連接在一起,是不需要太多解釋,大家就能看明白的。

你可能以為,Mueller對競選期間,川普與俄羅斯的往來進行的調查,會讓川普警惕之後與外國政府的關係,但似乎沒有。川普的舉止看起來更像賄賂或勒索,利用納稅人的錢和美國的力量來追殺政治敵人,這將被視為濫用權力。

美國開國者希望,彈劾是一種實際可行的選擇,而不僅僅是理論上的可行,否則,總統將凌駕於法律之上,就像一個專制君王,坐在王座上四年到八年。共和黨的選民應該想清楚,縱容如此膽大妄為的總統,未來的民主黨當選的總統,可能會怎麼以牙還牙。

這也將向美國的盟友和敵人發出信號,幫忙窺探有影響力或可能有影響力的美國人,會是一個討好現任總統的好方法,而且甚至不需要證明污垢是不是真的。俄羅斯和中國,應該正在認真觀察。

這就是迴避彈劾的風險。然而,另一方面,推進彈劾的風險也很大。

選民們期望彈劾是萬不得已的手段,而不是一黨將總統拉下馬的伎倆,更不是選舉失敗者推翻選舉結果的手段。眾議院民主黨人冒著習慣放縱自己,痴迷於挖掘白宮內部枝枝節節的八卦,而不再繼續堅持基礎設施,或醫療保健等重大措施。聽證會有可能會失控,使民主黨的政客顯得能力差勁和自大妄想,整個聽證會過程,還可能因為充滿迷惑與敵意,而讓公眾不知所從。

即使眾議院最後決定彈劾川普,也不太可能通過參議院三分之二同意而讓川普被判有罪,因為共和黨在參議院,擁有100個席位中的53個。

一次失敗的彈劾,對川普這位總統或未來的總統而言,不會有太大的威懾作用。實際上,這甚至可能對川普有所幫助。川普可以辯稱,民主黨在一次輸不起的反擊中,發現他是無辜的。

直到本週,這都還停留在Ms Pelosi和眾議院民主黨議員之間的事,我們尚不清楚公眾輿論是否已發生改變,目前還不清楚彈劾案是不是虛張聲勢。川普的競選團隊堅持認為,民主黨愈多人談論彈劾,就愈有利川普在2020年再次當選。

面對如此艱鉅的選擇,Ms Pelosi始終堅持不退讓。但隨著選舉臨近,川普似乎變得愈來愈大膽。總統的行為有需要被進行調查,並且整個彈劾程序,應該被賦予值得信任的外部第三方。因此,聚焦於道義和節操,可能比挖掘實際發生什麼更重要。但無論如何,這是一條充滿風險的危險道路。

接著我們來看看英國。文章在緒論第二篇,大標題:〈The reckoning〉(推算);小標題:〈在9月24日,他們兩個在紐約會面的那天,英國首相和美國總統這兩個新民粹主義的代表人物,都觸犯了國家機構的規定。〉

文章開頭就說,再也沒有一個英國的機構,能夠在英國脫歐中對病毒免疫。9月24日,最高法院已經裁定,英國女王接受Mr Johnson的建議暫停議會,是一個違法行為。法官們一致認為,政府沒有任何合理理由,去侵犯所謂的民主基本原則。就在第二天,議員們興高采烈的重返工作崗位了。

這是Mr Johnson上任兩個月以來最糟糕的一週,這位總理浪費了他的多數票。法院做出判決後,他被從紐約的聯合國首腦會議上拉回。國會議員現在有足夠的時間來糟蹋他,不僅是已到邊緣的英國脫歐計畫,還包括他擔任市長期間的腐敗指控。

Mr Johnson是一個不適合住在唐寧街10號的人,然而,代替他的人,工黨的傑里米.科賓(Jeremy Corbyn)也好不到哪裡去。工黨在本週的會議上提出了一個極左的政策規劃,包括沒收每家大企業十分之一的股權、推動大規模的國有化、沒收私立學校的資產,以及把每週工時改為工作四天。

這個黨曝露出來的極端社會主義傾向,與實際發生的混亂情況不謀而合。

在如此關鍵的時刻,英國竟然同時存在著既是最糟糕的首相,也是最糟糕的反對黨領導人。但這不是巧合,這兩個人完全不適合自己的角色,只是因為英國脫歐已經顛覆了正常的政治規則。這個動蕩的一週,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清楚地表明,在英國與歐盟的關係得到解決之前,它的大規模政治活動,將危險的進入失能狀態。

最高法院對Mr Johnson非法中止議會,是一個值得歡迎的中立典範,但是這個不知悔過的總理,告訴一個狂熱議員說:法院干預是錯誤的;他大聲疾斥,國會議員破壞了英國脫歐,通過排除無協議脫歐,他們正在向歐洲人屈服。

這個聲稱,自己將藉著離開歐盟以恢復英國勢力的人,竟然再次表明,自己準備在合適的時候,再度破壞它們。

毫無疑問的,受到該裁決傷害最大的人,是總理本人。除了輸掉案件之外,判決還帶來了更多需要直接面對的問題,一個是議員們可能會挖掘他擔任市長時,將公共資金轉移給密友擁有企業的事件;另一點是,他宣稱將於10月31日離開歐盟的承諾,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草率。

他迫切希望達成一項協議,但在議會中達成一項既能滿足歐盟,又能滿足其強硬脫歐要求的協議,將是一項艱巨的任務。

就像對他的前任Theresa May一樣,如果Mr Johnson對英國脫歐感到痛苦,他應該重新思考一下。長期以來,他成為保守黨領袖的目標,一直受到議員們的阻撓,他們認為他是一個輕量級的騙子。今天是因為該黨需要一位支持脫歐的領導人,做得好還可以贏得想要強硬脫歐的選民,這才說服他們暫時忽略了他性格上的明顯缺陷。

英國脫歐很可能使Mr Johnson成為任期最短的總理,但也正是英國脫歐,才使他能夠擔任現在這個總理。

Mr Corbyn也是類似。他對英國脫歐沒有興趣,而工黨在這個問題上的內部分歧,可能會使他更加失望。但也正是英國脫歐,才使他能夠升格為準備在年底之前組建社會主義政府的這個非凡地位。

英國脫歐已經為兩名保守黨總理做過點算,並以一種方式分裂了它的政黨體系,使得工黨可能只能獲得一小部分的選票。即使遭到屈辱,保守黨在民意測驗中仍領先十個百分點。由此,你就可以知道,這個反對派領導人Mr Corbyn有多不令人喜歡。

在這兩個不適當的領導人之間,選民將很快面臨一個令人無法接受的選擇——由於政府還缺少40票才可以成為多數黨,下一個選舉即將到來。

民意調查顯示,許多選民都向溫和的自由民主黨投奔,這表明他們討厭兩個愈來愈極端的主要政黨。然而,在經過現在這套投票機制下,無論下一任總理是誰,都將發生政治地震。今天最重要的大事,是兩個人都還無法確切地說出,他能帶來什麼樣的英國脫歐。鑒於民意測驗,很可能兩者都不會以多數票告終,從而會使議會與今天一樣,繼續陷入困境。

這就是為什麼最好通過第二次全民公投,讓選民重新針對脫歐問題進行回答。《經濟學人》長期以來一直堅持,他們應該有機會再表達一次,到底該退出協議,還是留在歐盟。

文章最後一段提到,全民公決將重現苦澀的爭論,並激怒那些支持脫歐者,因為他們認為已經贏得了比賽。但從最初的投票,到可能的脫歐日期,其實已經過了將近四年。

此外,當時所承諾的與事實幾乎不同,特別是如果英國想不達成協議就脫歐的話。因此,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的,是找出選民是否真的贊成以他們的名義所做的決議。只有公眾支持舉行第二次公投,在議會中才有可能得到共識,否則現在幾乎什麼都不能達成共識。只有在人們對這問題有了明確的選擇之下,這個國家才能開始擺脫這個脫歐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