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陳克華台北 > 七里香

七里香

發文時間: 2019/10/02   文 / 陳克華台北 瀏覽數 / 8,650+

從不知道路旁那一大片空地做什麼用。

似乎有記憶以來它就存在那裡,被一排高過人頭的七里香密密圍住,難以一窺堂奧。

而那一排七里香身處市廛,滾滾沙麈,經年累月底灰頭土臉,印象中似乎只短暫開過幾次喪氣而襤䄛的小白花——似乎少有人注意到,它原是名字極富詩意的「七里香」。

是的,就是上世紀八〇年代出版一個月內數十刷的詩集,席慕容的「七里香」的那個七里香。

今年或許是自聖嬰以來難得的四季分明,溽暑一過,歲入中秋,幾場過門而不入的颱風外圍環流掃過,之後天氣便是貨真價實的秋了。

而中秋的次日赫然飄起了斜風細雨,雨斷斷續續下到入夜,當我來到七里香外的人行道等公車,雨才稍稍歇停了一下。此時一陣陣七里香花香撲鼻而來,我心頭一驚猛一回頭,卻見那排被我日日經過卻視而不見的七里香,不知何時已經盛開,一蓬又一蓬白色星芒狀小花綴滿那堵墨綠色高牆,每朵都飽噙著新鮮的雨水。

我不禁驅前俯身輕嗅,果然是沁入肺腑的清香,我不禁將鼻尖埋入了花欉,貪婪地猛吸一陣,也不知過了多久,才意識到我正站在人來人往的人行道上。

連忙恢復了等公車的路人形象,也才發現我似乎是惟一一個為這七里花香陶醉的人。周圍的人不是焦灼地等車,便是低頭匆匆行過,甚至嫌這裡的空氣髒,有人還戴著口罩。

「這是多麼習慣了煮鶴焚琴的時代呵⋯⋯」我想。

七里香又名九里香,十里香,千里香,萬里香。由古人的命名,容或有些誇大,但可見其香氣濃郁熾烈,不必借風使力,自可飄至遠處,被遙遠的鼻子嗅見。在某一個古代雨後的夜晚,應該真的可遠播七里,八里,九里,十里。

那時的空氣,那時的人心,那時的人的鼻子,可能真的聞得到七里,八里,九里,十里之外的花香。

如果心夠靜,意識夠清明,千萬里外的花開花落也必能了然於心罷?

只是現而現在的我們早己喪失這樣的能力,即使在這樣一個月明如水的良夜,人立在七里香就在身旁盛放的路邊,也只能是心神渙散,心煩意亂,呼吸急促,唇乾舌燥。

永遠的心不在焉,心猿意馬,也永久性的活不在當下,別說萬里外的花開花落,就連那近在咫尺的七里花香,也要輕易錯過⋯⋯⋯

這唾手可得的幸福呵⋯⋯⋯

誰說這個科技文明昌盛的時代,不是一個福薄,澆薄,輕薄的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