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黃達夫台北 > 歐迪許醫師的肺腑之言

歐迪許醫師的肺腑之言

發文時間: 2019/10/02   文 / 黃達夫台北 瀏覽數 / 8,950+

30年前回到台灣,看到一診看百位病人的醫療現象,深深不以為然。因為,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根本不可能容許病人完整地訴說他的病情,醫師也就不容易根據片斷的資訊做出正確的診斷。以簡單的胸悶為例,有可能輕如胸肌疼痛、驚恐症、胃食道逆流,重如心肌梗塞初期表現,或者是肺動脈血栓等,醫師必須深入了解病人過去的健康狀況,執行身體檢查,才能做出最可能的鑑別診斷。然後,再決定進一步要做什麼實驗室檢驗或影像檢查,來確定診斷。這一連串的程序根本不可能在三、兩分鐘內完成。

即使是看起來病情穩定的慢性病病人的定期回診,醫師也須問診,做身體檢查,才能確定病人的病情沒有變化,也沒有新的問題產生,同樣很難在兩分鐘就打發了。

另外,我發現一個很大的問題是,在不少醫護人員的觀念中,他們是在治療疾病,而不是在照顧病人。因此,我告訴我的同事,我們要稱呼生病的人為病人,不要用患者或病患。醫護人員的職責是照顧有思想、有感情、有靈魂的生病的人。所以,既使是得同様的病,不同的病人對病的感受或面對疾病的態度,可能很不一樣,忽視了病人的個別性,治療的效果就不會很好。

在1997年,嚴長壽先生出了他的第一本暢銷書《總裁獅子心》,他就把版税捐出來,發起成立「黃達夫醫學教育促進基金會」。基金會的工作項目之一,就是與天下文化出版社合作,每年翻譯約三本有關醫療的好書,來傳達正確的醫療觀念。除了固定贈送兩百本給各個醫學院及各重要的圖書館外,同時在書店銷售,以提升國人的醫療常識,幫助病人做明智的醫療抉擇。

在此,我要特別介紹給讀者最近所出版蕾娜歐迪許醫師的著作《休克:我的重生之旅,以及病醫關係的省思》。歐迪許醫師生病的時候,是她接受急重症専科醫師訓練的最後一年。在此之前,她認為自己選擇在一所非常有能力照顧複雜病人,為病人打過無數勝戰的好醫院,接受了一流的急重症專科醫師訓練,也認為自己是時時在為病人設想的好醫師。

不幸,就在她專科醫師訓練即將結束時,懷孕七個月的她,突如其來,椎心刺骨的腹部疼痛,被送到自己服務醫院的急診室,這時她才發現,這一切她習以為常的急診室的SOP,幾乎完全不符合她的需求。而且,她還成為醫護人員眼中不合作的病人。她自己直覺她已陷入休克的生死邊緣,只能苦苦哀求趕快請外科醫師來為她開刀。

進入開刀房後,她聽到麻醉醫師説「她快不行了!」。幸運的,她被搶救回來了。可是,這場災難使得她失去懐了七個月的寶寶,也留下嚴重的後遺症。往後好多年,經常出入病房,總共開了五次大手術後,她才能夠過較正常的生活。

歐迪許醫師從醫師變成病人,經過幾番出生入死的體驗後,她發現儘管醫護人員都認為我們很認真地善盡職責,但是,病人卻往往感受不到醫護人員的努力,而造成了很多的遺憾。她深深地體會到很多時候,病人所承受的痛苦、恐懼與焦慮,不是一般醫護人員能夠感同身受的。

譬如,醫護人員不小心或不經意説的話,像「她快不行了!」真的會引起病人很深的恐懼與焦慮。又如她的疼痛無法緩解,醫護人員沒有考慮到她的情況可能與一般的病人不同,卻認為她誇大疼痛的程度,因而沒能提供適當的照護。諸如此類,她所經歷的太多例子,確實都非常值得醫護人員的反思,進而改變我們日常的行為。

這場病,令歐迪許醫師對於當今的醫療文化與醫學教育,有深刻的反思,病後,回到醫院擔任主治醫師,她開始與醫護人員分享自己的經驗與心得。此書是她的肺腑之言。世上沒有比健康更重要的事,病醫雙贏不就是我們追求的目標嗎?我衷心地期望國內醫護人員及國人,都能從閲讀此書,而找到改善病醫關係及醫療環境的方向與方法,相互體諒、相互鼓勵,進而,攜手為您我的健康,共創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