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汪培珽台北 > 信任
教養這件事

信任

發文時間: 2019/10/16   文 / 汪培珽台北 瀏覽數 / 25,650+

姊姊10點40分打電話回家,有點吞吞吐吐:「我和韋恩正在回來的路上,他的書包還在我們家,明天早上跟我一起去上學。他要來讀書,我也要讀書!」

「妳是說他要來我們家過夜?」「可是爸爸在家喔!」姊姊竟然忘了今天是星期五,爸爸會回家。「你們可以,就可以吧!」我有點讓孩子自己決定的意思。掛了電話,我走進房間對著爸爸說:「姊姊要帶男朋友回家熬夜讀書。」爸爸的眉頭馬上皺起來。

「不行嗎?他們只是讀書。」我問。爸爸回:「不好吧!為什麼要來讀書?」我認為,孩子已成年,捨不得分開,順便一起讀書,為什麼不成全孩子?「好,我現在打電話跟他們說不行!」我說。「你都說好了,為什麼要我做壞人!」爸爸回。我想這應該就是好的意思,但還是拿起電話撥出去。父母有一方不是誠心歡迎對方,不如不要答應孩子。

親子之間存在信任,尷尬都能迎刃而解

基本上,我把跟姊姊有情感牽扯的男孩,都當成自己上輩子或上上輩子的孩子。電話接通了,換我說得吞吞吐吐,我已經預測到這個男孩要面對的難堪了。姊姊聽完只問:「為什麼不可以?」我回她:「嗯,我不知道。我可以開車送他去地鐵站。」姊姊沒有反駁,說好。但她另一個問題來了,「等會兒妳要帶他一起上來拿書包嗎?」

10分鐘後,我剛刷好牙,姊姊進來浴室叫我,「媽媽,妳可以送他了嗎?」我走出客廳,看到他站在門邊,爸爸就坐在五公尺外的沙發看電視。我走向門邊,這時弟弟也走到客廳,他們正面打了招呼。弟弟應該是故意從房間走出來,因為不知從何時開始,他不會隨便跨出房門,姊姊的男友來,打個招呼,表示對姊姊的重視。

拿了車鑰匙,我們走進電梯,一走進去我馬上轉頭跟韋恩說:「她爸爸沒辦法接受女兒交男朋友這件事,請你別介意。」

過了兩天,我跟姊姊說:「韋恩很勇敢。」姊姊一臉高興地問:「為什麼?」我回 :「那天他竟然敢上來。」我猜很多人都不敢。「他也不敢,但是我拉他。」姊姊說。「妳為什麼要拉他上來?」我很驚訝。姊姊說:「因為今天不見,爸爸又不常在家,可能永遠沒機會了!」哇,我對姊姊說:「妳跟爸爸感情真好!哪個女兒敢在爸爸前腳才投下反對票,後腳就馬上帶男友回家見爸爸,要是我就不敢。」「而且妳很了解爸爸,對不對?妳知道爸爸只是心裡不能接受。妳知道爸爸不可能對他做出任何不禮貌的事情,對嗎?」我說。姊姊回:「我知道。我就跟他說,別怕,我爸不會拿把獵槍在門口等你的。」

親子間的信任到了這個地步,我只能說佩服。但是,姊姊,我前世真的有生這麼多孩子嗎?你非得一一找出來跟我相認嗎?

(原文亦同步刊載於《遠見雜誌》2019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