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機器人正在接管華爾街/中國建國70年大遊行

解讀《經濟學人》10.5出刊

機器人正在接管華爾街/中國建國70年大遊行

發文時間: 2019/10/08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17,100+

今天要為大家導讀的是2019年10月5日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這次的封面設計極具深意,我們在層峰疊巒的一座粉紅山頭上,看見一個手提工作包的機器人,俾倪一切的看著周邊。再定睛一看,層層疊疊的山巒,是各種不同的金融產品價格曲線,旁邊幾個英文大字:「Master of the universe」(全球大師)。

圖/2019.10.5出版的《經濟學人》。取自《經濟學人》官網

這是取材自美國八〇年代玩具大廠 Mattel卡通《太空超人》(He-Man and the Masters of the Universe)的片名,其中大家最記憶猶新的台詞就是「萬能的天神,請賜予我神奇的力量!」旁邊果然出現一段小字:「How machines are taking over Wall Street」(機器人正如何接管華爾街)。

《經濟學人》這次在緒論第一篇第11頁,以〈Robo investing〉(機器人投資)做為標題,搭配了第20頁的Briefing專文,試圖告訴我們,機器人正如何開始掌控金融市場。

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大標題〈Masters of the universe〉(全球大師);小標題:〈忘記Gordon Gekko吧,電腦在金融市場成功獲勝的幾率愈來愈高。〉Gordon Gekko 是1987年電影《Wall Street I》及其2010年續集《Wall Street II:Money never sleep》裡的虛構人物,皆由Michael  Douglas扮演,並為他贏得了奧斯卡的最佳男主角。

文章一開始說到,資本市場的任務就是過濾信息,然後讓儲蓄的資金,能夠流向最好的項目和企業。 那不但可以讓高收益得以實現,在現實世界中,它又是那麼的充滿活力和令人興奮。它還可以反映一個始終不斷變化的世界,就像當今市場正面臨的貿易戰和低利率困擾。除此之外,它也可以反映金融體系內部的變化,這種變化還可以不斷進行自我改造,以謀求自身更好的優勢。

就像《經濟學人》這期Briefing專文報導的,最新的進化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機器正在逐步掌控投資,不僅是單調乏味的證券交易,它還可以占據監控經濟和分配資本的制高點。

由人類設定程式再交由電腦操作的基金,目前占據了美國股市交易量的35%,更是所有交易活動的60%,新的人工智慧程序也正在編寫自己的投資規則。從披薩外賣到好萊塢,都正在被科技改變,但科技對金融的影響卻是截然不同的,因為它可以對所投資企業執行表決權、讓社會財富重新分配,以及造成經濟體系的混亂。

由於交易數量的巨大,金融體系一直有足夠的資金,來盡早進行產業發展的突破。於1866年完工的全球第一條橫跨大西洋電纜,成功的促成了利物浦和紐約之間的棉花價格上漲。華爾街分析師是1980年代最早採用Excel的一群人,早從那時起,電腦運算就已經征服了金融產業。

首先要解決的是,如何執行買賣指令的確認。如果你今天去拜訪股票交易大廳,您聽到的是電腦服務器的運作聲,而不再是交易員的吼叫聲。高頻交易借由大量交易,成功套利了證券價格間的微小差異。在過去的十年中,電腦已經成功運行了資產配置的操作功能。

指數型基金(ETFs)和共同基金,已經開始採取自動跟蹤股票和債券指數的投資方式。上個月,這些投資載體在美國股票的投資達到了4.3兆美元,第一次超過了由人為決定的投資總金額。愈來愈多的對衝基金菁英使用著複雜的數學方程式,來投資超過1兆美元的資金。機器成功證明自己在股票和衍生性金融產品的能力之後,它們也開始在債務市場中大展拳腳。

電腦的自主決策權愈來愈大,現在使用人工智慧的軟體程序,無需人工指導,就可自行設計出投資策略。一些對衝基金的投資者曾經對人工智慧表示懷疑,但隨著處理器運算能力的提高,其能力已經開始被認可。

如果考慮訊息資訊的流通,考慮市場運作的命脈,在公開市場資訊必須公平公開的要求下,傳統基金經理人本來得根據嚴格的內幕交易和披露法規去撰寫報告,以及安排與所投資企業的會面。但現在,透過大量數據的提供以及高速的運算能力,投資人可以藉著更創新的方式,讓投資行為更精確。

例如,一些基金試圖利用衛星,追蹤零售商的停車場停車狀況,以及從電子商務網站上獲取通貨膨脹相關數據。最終,他們甚至有可能可以比企業董事會擁有更多有關公司的訊息。

到目前為止,電腦運算的興起,已經讓財務成本結構降低。典型的ETF每年僅收取0.1%的管理費用,而主動型基金的費用可能高達1%,你甚至可以在手機上購買ETFs。當大多數投資的回報率與今天一樣低時,持續的價格戰意味著交易成本已經崩潰,市場流動性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高。然而,以機器為主導的新興金融時代會引發了人們的擔憂,任何擔憂都可能危及這些好處。

其中顯而易見的擔憂,是金融穩定。經驗豐富的投資者,抱怨電腦會扭曲整個資產價格,因為許多算法會追隨具有特定特徵的證券交易,而且常常突然拋售它們。監管機構會擔心,市場下跌時流動性會消失不見。

其實這些主張有誇大之嫌,人類具有自行造成屠殺的能力,而電腦其實可以幫忙管理風險。儘管如此,還是發生了一系列「閃電崩潰」和詭異的事件,包括2010年ETF價格的中斷,2016年10月英鎊的崩潰,以及去年12月債券價格的下跌。隨著電腦運算功能的增強,這些錯位可能會變得更加嚴重和頻繁。

另一個擔憂,是金融電腦化會造成財富集中。由於投資績效更多地取決於運算能力和數據,因此那些有權勢的人,可能賺到不成比例的財富。量化投資者就認為,他們現在所擁有的優勢,其實很快就將消失。

有些基金正在有償確保數據的專有權,例如,想象一下,如果亞馬遜的Jeff Bezos開始使用其在電子商務中的專有訊息進行交易,或者JPMorgan使用其信用卡內部數據去交易政府債券。 這些假設的利益衝突,很快就會成為現實。

最後一個問題,是公司治理。過去幾十年,基金經理人代表其客戶對公司董事會進行投票表決。 如果這些股票,是由不可知論者或更糟的電腦運行的,那麼它們被編寫為追求狹窄的目標,例如讓公司不惜一切代價支付股息,該怎麼辦?

當然,人類還是可以凌駕這一點。例如,全球最大的ETF公司貝萊德(BlackRock),開始為企業提供戰略和環境政策方面的指導。但這也引出了自身的問題:如果資產都流向某些具有規模經濟的大型基金經理,他們對整個經濟體系,將擁有不成比例的投票權。

文章最後一段提到,金融史上偉大的創新,通常是無法阻擋的,但在他們站穩腳跟前常會引發危機。在19世紀的大規模商業成型之前,18世紀的股份制曾經製造了泡沫。證券化導致次級抵押貸款崩潰,但今天已它已成為降低風險的重要工具。

市場監管的廣泛原則必須是可持續的,也就是平等對待所有客戶、平等獲得訊息,和始終促進競爭。但是,電腦化革命讓今天的法規看起來不合時宜,人類將很快發現,他們不再是那個投資團隊裡最聰明的人。

這期另外一個重點,就是中國建國70年的專題。《經濟學人》在中國板塊用了一個相互矛盾的標題:〈Pomp and protests〉(華麗與抗議)。中國板塊從29頁到32頁,《經濟學人》分別以〈Violence in Hong Kong〉(香港的暴力)、〈Cutting-edge weapons〉(尖端武器),以及茶館專欄的三篇文章,帶我們一看中國的70年建國大典,並暗示這次隆重典禮,顯示的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對歷史的輕蔑。

這次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茶館專欄。文章在第32頁,大標題:〈Parading 70 years of communism〉(共產主義的70年遊行);小標題:〈習近平對不真實歷史和令人畏懼武器的擁抱令人擔憂,中國領導人正以共產黨永遠不會犯錯的思想,在啓動愛國主義。〉

文章一開始說到,在10月1日通過天安門廣場的國慶遊行隊伍中,最感人的時刻僅持續了幾秒鐘,那就是中國最令人恐懼的新型DF-41核導彈(能夠擊中美國任何城市),在長安街大道上,通過茶館團隊新聞席位的那一刻。

當身披迷彩的坦克車朝著紫禁城大門接近時,擴音器讓你感覺身歷其境,習近平主席和其他中國領導人在講台上目不轉睛。沒有說出來的是,這些武器正顯示著,將如何確保中國始終保持威懾力,從而維護和平。

旁邊動員群眾的歡呼傳達了兩條訊息,首先是中國擁有如此強大的火力,任何國家都無法輕易地抵抗;第二個是,中國能再次變得偉大,得感謝共產黨,而且它會一直扮演這個強大的統治力量。

第二個訊息,從遊行隊伍中的平民百姓可以一窺究竟。在塗有金色外皮的巴士裡,我們看見許多太子黨成員,另外還有打扮成毛時代的農民、士兵和工人。對毛澤東時代採用這種方式呈現,是不適當的。

平心而論,那失去的數十年,由於人為造成的飢荒以及意識形態的清洗,曾經造成了數百萬人死亡。 但在習近平領導下,共產黨爭取政權的過程,被巧妙地編織成了一個輝煌的民族主義故事。習近平選擇了另一條路線,他簡化了共產黨的過去,限制了歷史的真相的存在。

以前的國慶典禮,都是一種議題針對性的點到為止,例如1984年國慶時,時任中國國家領導人的鄧小平就在慶典上表示,中國的首要任務是改革經濟,消除增長障礙。在所謂的精英定位上,習近平否認了極左派過去的罪行,這些極端左派人士被鄧小平認為是偏離黨派的,他們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個人的利益。

然而,在今年的遊行中,穿著毛澤東時代服裝的鄧小平巨大畫像,在穿著相同服裝的舞者的陪伴下,揮舞農作物進場,就好像他是集體農場的領導人。後來的彩車,讚揚了西安時代,展現了中央計畫的榮耀,例如高鐵和火箭。

民營企業的代表中,有一些是電動車上的外賣小哥,這是習近平曾稱讚「像勤奮的蜜蜂一樣」的低薪群體。而為了戰勝1989年天安門抗議的幽靈,來自北京市的學生們,在他們旗幟下興奮地跳來跳去,雖然他們遠望習近平先生時,仍然充滿了坦克留下的塵埃。

富裕的中國尋求成為強大的軍事強國,這是可以理解的,這的確是不可避免的。但可以避免的是,習近平將擁抱民粹主義、懷舊、揮舞紅旗的民族主義,同時掩飾共產黨的可怕錯誤。部分勇敢但被監禁的自由主義者,曾經大聲呼籲就「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進行更公開的辯論,以防止這種錯誤再次發生。

今天,這種說法看起來立足點很弱。習近平不是像毛澤東那樣的革命主義者,相反的,他是一個希望維持穩定的專制主義者,而且他會努力維護共產黨的絕對權威。為此,他的團隊很樂意利用毛主義的言辭、懷舊之情,去建立一個簡單、不那麼物質傾向,卻對過去的艱辛歷程感到自豪的中國。

可以悲觀地判斷,這種做法著眼於尖銳的國內政治。毛澤東式的強人統治仍然是一種危險,但幾乎不可能回到文化大革命的騷亂。

習近平對錯誤歷史的擁抱,可能會使其他國家更加擔心。透過告訴他的人民說中國共產黨從來沒有走錯路,他正在煽動一種不耐煩的、易怒的民族主義。在這種民族主義裡,來自國外的批評,等同於一種敵對情緒。

文章最後一段提到,中國並不是第一個展示強大武器的大國,其人民如今展示的愛國主義,也不能被視為洗腦。許多人對國家的熱愛和對習近平的支持是理性的,但全副武裝、自認合理的民族主義,是可以發動戰爭的。如果共產黨願意承認自己的謬誤,中國和世界其他國家,基本上還是可以保持安全。

習近平是不是正朝另一個方向前進,值得大家心生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