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褚士瑩台北 > 歡迎來到隱身術的時代

歡迎來到隱身術的時代

發文時間: 2019/10/14   文 / 褚士瑩台北 瀏覽數 / 55,500+

「名人」真是地球上一種奇妙的生物。

無論是真正大名鼎鼎的人,還是自戀的「微型網紅」,總覺得自己哪裡都不能去,無論白天黑夜去哪兒都戴著墨鏡,因為「大家都在看著我的一舉一動」,殊不知大多數人只是因為看到有個怪傢伙晚上戴墨鏡,擔心他下一秒鐘就要跌倒罷了。

更妙的是,覺得自己哪裡都不能去的名人,偏偏總是挑人最多的地方去。萬一到米其林餐廳沒有被經理認出來,或不能插隊,卻又會大發雷霆說「難道你不知道我是誰嗎?」

我完全無法理解這樣的心態啊!

雖然我一點也不認為自己是名人,三不五時仍然會有陌生人對著邋遢的我說:「咦?你是不是有上過電視還是報紙?」

對於這樣唐突的問話,有時我會微笑點頭,然後繼續做自己的事,有時心情不錯,則會裝作吃驚地說:「常常有人這樣說耶!」

「那他們有沒有說你像誰?」

「兵馬俑!」

對方通常會恍然大悟地笑逐顏開:「對啦對啦!難怪我覺得在哪裡看過!」

心情不好的時候,面對棄而不捨的大媽、大叔,我會故意東張西望,壓低聲音,壓低帽緣,豎起領子,面色沈重的說:「嗯,老實說,年輕不懂事的時候,上過好幾次社會新聞。」

通常聽到這裡,對方就會半信半疑落荒而逃。

作為一個內向、不喜歡受到太多注意的人,我很同意「隱形的奧義(How to Disappear : Notes on Invisibility in a Time of Transparency )」的作者阿奇科・布希(Akiko Busch)說的,隱身代表自尊,代表機會,更重要的,隱身幫助我們得以保持完整,不受侵犯。這是千方百計想要被人注視的名人無法理解的吧!

很多人時常強調生命的「完整性」,比如藉由追求與另一個人的愛情,來讓我們完整,或是追求信仰讓我們完整,卻不知道「完整」真正的概念是什麼。

根據我尊敬的老師法國哲學家奧斯卡伯尼菲,「完整」的真正定義跟我們的想像是很不一樣的。在英文裡的「完整(integrity)」這個字,其實在拉丁語的結構是「in」加上「tangere」,直譯就是「沒有被碰觸的」。

只要放下成見稍加思考,其實很容易理解,任何了解自然生態的人都知道,野生動物或植物總是把「被碰觸」視為一種威脅,因為動植物唯一會被碰觸的時候,就是要被敵人吃掉的時候。這是為什麼澳洲拉特伯大學(La Trobe University)生物學家威蘭(Jim Whelan)2018年底在《植物》期刊研究中指出,觸摸會啟動植物的荷爾蒙和基因的反應,這些形同抵抗外來攻擊的防御機制一旦被驅動,就會耗掉生長時需要的能量和資源,導致植物無法繼續成長。以阿拉伯草為例,被威蘭教授的研究團隊用軟毛刷觸摸葉面的30分鐘內,高達10%的基因組就會發生改變,成長率也因此減少30%。而觸摸刺激,不只是來自於人類,其他動物、昆蟲,甚至風吹造成葉片之間造成的摩擦,也都會感受到很大的威脅。所以一個生命追求完整性,並不是去創造連結,而是去避免被碰觸,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很多人,藉由努力尋求跟外部連結的努力,不但沒有讓他們的生命變得完整,反而因為無法承擔巨大的壓力而枯萎,因為我們可能從一開始,就誤解了「完整」這個字的真正意思。

但就像布希說的,「隱身可以成就某些事,也可以摧毀某些事。隱身成了一個富含各種意義的概念。我們有沒有可能超脫所有這些意義,在不受注目的世界中,為隱身找到一個更重要的人類價值?」

追求隱身,很多時候,只是人們尋找慰藉的表現形式之一,比如當一個人說自己不知道如何放下在各種關係裡對對方的期待,或是覺得自己好像已經做好了隨時可消失的準備,以至於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是什麼,其實都只是透過隱身,意圖保護自己不需要面對被自己、被別人、被世界拒絕的失望,這樣的隱身雖然表面上保護了自己的完整性,不被外界碰觸,但也意味著藏匿在盲區(blind spot)裡面,看不到自己真正的存在問題—隱身到連自己都覺得沒有存在的必要了,並不是隱身的目的。

我們追求在這個無所不在的社群媒體與監控設備中隱身,是因為重視個人隱私、厭倦無止境的自曝,而不是孤立自己,或否定自己的存在價值,畢竟人與動物不一樣的關鍵,在於動物只有環境,但是人有世界。在環境中選擇隱身,是善用大自然中的動物保護自己的本能,不代表我們選擇從世界中撤退,相反的,是一種珍視自己存在的方法。

所以請讓我張開隱形的雙臂,歡迎你也來到隱身術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