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賴珩佳雅加達 > 走在故鄉的街頭——漫談國家兩大柱石的質變

走在故鄉的街頭——漫談國家兩大柱石的質變

發文時間: 2019/10/22   文 / 賴珩佳雅加達 瀏覽數 / 12,600+

每每有機會回台,最喜歡做的事就是漫步街頭:到兒時常去、至今已傳承至第三代的早餐店買早餐,聽老闆親切的說聲「回來啦」;到當時國小升國中時幫我一刀剪去長髮的美髮師那兒,聽她溫暖地說聲「回來啦」,請她幫我修修髮型,聽她說說這陣子周遭店面的興衰;到小時候陪媽媽買水果的水果行,老闆還如往常咧著嘴笑喊著「妹妹,水果超甜,不甜不用錢」,我們都心知肚明我不再是那個小妹妹,但感覺一點都不做作,因為將近70歲的老闆看著我長大,在他眼中,猜想我還是那個幫媽媽提水果的乖巧小妹妹。這一切都是日常生活的小事,但對於旅居在外多年的我,卻是如此珍貴,因為,這就是「故鄉」,一個有共同回憶、共同脈絡的地方,一個讓自己從不感覺是浮萍的地方,一個心中永遠珍愛的地方。

走著走著,我不太喜歡經過卻偶有幾次必須路過的,就是立法院國會大樓附近。在路上走,或在等過馬路時,常會見到電視上的熟面孔,他們或有許多隨扈、助理跟隨,或正被媒體包圍。走路有風,講話有氣。大部分的時候,趾高氣昂,或者更甚在電視上包裝的形象。之前有國會助理在辦公室對官員疑似咆哮的新聞,我一點都不感訝異,如果身處的環境是如此,出淤泥而不染實在太困難了。民主國家的國會議員是人民一票票選出,領的是人民的納稅錢,與政府官員一樣都是為人民服務的「公僕」,這是我們小時候「公民教育」課本必教的內容,但為什麼應該更有成長智慧的大人比孩子們忘得更徹底?

出身在公教家庭,我從小看著父母在自己的崗位兢兢業業,從未有一刻懈怠。「人民公僕」的觀念,早在課本教給我之前,父親就已教導給當時小小的我。「修行在公門」是父親一輩子公務生涯的寫照,身教重於言教。記得以前父親任職於中央政府內主導國家經濟計畫發展的機關,擔任「大管家」職務,常常是整棟大樓最後一個關燈下班的人,警衛還曾開玩笑問父親「是不是家裡沒溫暖?」。父親早就擁有會計師執照,聰明勤奮能力強,曾多番被私人企業高薪挖角,但他對於國家有深切的責任感與榮譽感,因此即使面對數倍高薪仍不為所動。對他而言,為國家貢獻己力是最有價值的人生。深受父親影響,從小我對於在政府各機關工作的所有人都有最崇高的敬意,因為覺得那是份最神聖的工作。曾幾何時,這一切都崩解了?許多政府職位不顧專業、不談職場倫理,變成選舉酬庸。官箴不再,行政部門如何受人敬重?記得30年前第一次有機會出國到新加坡,回國後與父親分享,覺得那真是個不毛之地,又熱又無聊。當時父親即告訴我,新加坡是第一流的人才留在政府,這個國家未來前景不可限量。當時小學的我聽得懵懵懂懂,只覺得新加坡怎麼也比不過台灣,但現在看來李光耀建設國家的眼光確實獨具。

行政、立法原是國家的兩大柱石,但當人民無法信任行政,立法的人只在競選期間向人民彎下腰,人民對政府到底可以有何企盼? 台灣是我們大家珍愛的故鄉,不管內外環境多艱困,這麼多專注勤懇的人們仍在自己的位置上努力著,漫步街頭看著一張張勤奮認真且友善溫柔的臉龐,我常被感動著,我們的國家是由人民的血汗一點一滴累積出來的,實在不是誰喊喊口號、聲嘶力竭地罵罵人就建立起來的。被賦予權力的人應時時謹記,才不至於因為頭大而自以為能呼風喚雨。在風行草偃之位的人們,如能偶用真切的心意看看這麼敦厚勤勉的人民,即便已練成不覺汗顏、百毒不侵的功力,至少頭上揚的幅度應不會太高,或許對於自身的某些言行還該自慚形穢。

「為學要達腹中有墨,處世應記目中有人,做事務須肩上有擔,待人常懷心中有愛」,這是父親教給我的家訓與身教,我謹記於心,也盼能與更多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