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誰還肯相信川普的美國?/茶館:中國人能不能不吃肉?
解讀《經濟學人》10.19出刊

誰還肯相信川普的美國?/茶館:中國人能不能不吃肉?

發文時間: 2019/10/22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22,250+

讓我們來看看2019年10月19日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這期《經濟學人》呈現給我們的是,在烽火連連的背景下,川普頂著他那頭金色亂發,揮舞著紅色棒球帽,揹著高爾夫球桿,匆匆登上空軍一號準備逃離。比較引人注目的是,機尾上面鑲嵌著的,除了美國國旗、DJT 45(Donald John Trump,美國第45任總統)外,下面畫的竟然是川普大樓的圖標。整個畫面充滿了諷刺川普只顧自己的意味,封面上果然寫了:「Who can trust Trump’s America」(誰還肯相信川普的美國?);下面還有一排小字說明了一切:「The consequences of betraying the Kurds」(背叛庫德族的後果)。

圖/2019.10.19出版的《經濟學人》。取自《經濟學人》官網

《經濟學人》企圖帶我們探討土耳其入侵敘利亞北部的可能後果。《經濟學人》以緒論第一篇第11頁,以及20頁、22頁的Briefing兩篇文章,分別以標題:〈No way to say goodbye〉(沒法說再見),以及〈No fixed abode〉(居無定所)做為補充,認定川普撤出1000名美軍的決定,已經摧毀了原本就很脆弱的停火協議;除了置庫德族於絕境,還讓數百人喪生,至少16萬人被迫逃離了家園。

依照慣例,我們先來看看這期的封面故事。大標題:〈Who can trust Trump’s America〉(誰能信得過川普的美國?);小標題:〈背叛庫德族的後果〉。

文章一開始就諷刺了川普一把,《經濟學人》說到,對川普外交政策最精煉的總結,來自於對這個總統本人的描述。有關他在敘利亞開引燃的亂局,他自己在推特這麼說:「我希望他們自己一切安好,因為我們遠在7,000英里之外。」

川普認為,他可以在危險區域隨時放棄一個盟友,而不會對美國造成什麼嚴重後果。但他錯了。對庫德族的背叛,將導致無論朋友和敵人,都會開始懷疑川普治理下的美國。那會是一個美國人和全球都應該感到悲傷的境況。

他決定撤出駐紮在那裡的1000名美軍,這迅速摧毀了敘利亞北部脆弱的休戰狀態。撤軍行動,為土耳其對庫爾德人的進攻創造了空間,迄今造成了數百人的喪生,至少16萬人的逃離家園。曾經由庫德族(Kurds)監禁的伊斯蘭國支持者,已經從拘留營逃脫了。在無計可施下,庫德族轉向敘利亞總統阿薩德尋求幫助,而敘利亞正是美國的敵人。

川普因為競選考量,將軍隊帶回了美國。他認為,美國必須擺脫無休止的戰爭。當他訴說著,俄羅斯、伊朗和土耳其可以處理好敘利亞的亂局時,許多他的選民都會欣然同意。經過近20年的戰爭,他們已經厭倦了美國扮演這種世界警察的角色。這包括了民主黨中,最有可能取代川普的Elizabeth Warren(伊莉莎白.華倫,麻薩諸塞州的資深聯邦參議員)。

事實上,這其間的挫敗是可以被理解的,但對該區域的毫不猶豫放棄,將是一種弄巧成拙。這破壞了美國在全球的信譽,意味著美國將必須更努力、花費更多精力,才能恢復那些曾經讓美國繁榮昌盛,以及保有美國人民目前生活方式的精神狀態。

川普退出敘利亞的做法,在許多方面都沒有辦法通過信任測試。一是嚴重性,川普似乎忽略了我們在Briefing專文中的警告,我們想警告他,撤退這1000人的牽絆力量,將造成的權力真空是非常可怕的。

這一決定讓所有人感到震驚,包括他自己的政府官員,庫德族更是驚嚇到手足無措。

該做法也讓忠誠消失殆盡。敘利亞的庫德族與美國特種部隊曾經並肩作戰,並結合空中力量,成功壓制了伊斯蘭國;大約11,000名庫爾德戰士,以及5名美國人為此喪生。美國將其情報收集,與當地盟友完美融合在一起,並以相對可以接受的代價,驅逐了這個世界上最惡劣的恐怖分子。

最糟糕的是,該做法毫無戰略思維。這指的不僅是伊斯蘭國的復甦可能性,還給了阿薩德一個機會,讓他從美國的撤軍中受益。俄國人現正在被遺棄的美國基地上舉臂歡呼,為了從敘利亞撤出一支幾乎沒有人員傷亡的小部隊,美國毫無意義地發動了一波新的跨境衝突,不但賦予了敵人更大權力,還背叛了它的盟友。

可惜的是,膚淺和衝動已成為川普外交政策的標誌。在伊朗襲擊了美國無人機後,他在最後一刻阻止了報復;而伊朗上個月襲擊沙烏地阿拉伯的石油設施後,他卻選擇了退縮。

就好像美國外交是國內政治的延伸一樣,川普任由誇張的舉止加以擺弄,他放棄了斡旋的談判條約,大肆發動貿易戰,在委內瑞拉和朝鮮這些他承諾過會進行改革的地方,從未落實改革。川普總是心血來潮地做出重大決定,而不考慮可能造成的

後果,或試著制定出一套可行策略來限制它。

川普似乎認為他可以利用美國無與倫比的商業影響力當作硬實力的替代品。經濟制裁已成為他解決所有問題的方法,包括解決土耳其入侵的問題。然而,當重大利益受到威脅時,其他國家似乎很少屈服。就像俄羅斯仍然占領克里米亞一樣,NicolásMaduro仍然掌控著委內瑞拉,金正恩(Kim Jong Un)仍然在位,還有土耳其的誓言在敘利亞持續戰鬥。隨著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制裁也將成為一種資源浪費。即使今天,在美國的壓力下,許多國家仍不願遵守要求與華為斷掉來往。

敘利亞的崩解說明瞭這一切將如何危害美國。在歐洲,啓動襲擊之前,土耳其已經和北約在購買俄羅斯防空導彈的問題僵持不下。普京還可能會試圖試探美國與波羅的海國家之間的關係。在亞洲塔利班也將加強擴張因為既然川普可以拋棄庫爾德人,他當然也可以拋棄阿富汗人。中國也會蠢蠢欲動,它已經開始不斷向鄰國提出領土擴張要求。台灣一直是一個令人欽佩的民主國家,但它得到的安全護衛始終不足。

在世界範圍內,美國的盟友將有更多理由武裝自己,這會加劇地區的軍備競賽。因此韓國或沙烏地阿拉伯會不會因為擔心被遺棄而企圖從朝鮮或伊朗購買核武器來保護自己?

綜上所述,這標示著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經過幾十年才建立及維持的秩序正在瓦解。如果撤軍,它仍需投入武器和軍隊來保護自己的人民和企業,但盟國們將不再一如既往的加以支持。更重要的是,一旦不信任產生了,就將擴展至其他方方面面而不再只是軍事事務。其他國家也將不再願意與美國繼續達成長期的貿易協議。

他們將開始猶豫要不要加入抵制中國的工業間諜查核或要不要參與美國呼籲的活動。最重要的是,美國將破壞自己的價值觀。人權、民主、可信賴和公平的對待,都是美國曾經最強大的武器。如果中國和俄羅斯決定走自己的路,也許將是正確的。但對西方而言,卻將是一個充滿敵意的新世界。

這期和中國有關的文章非常精彩有七篇之多,光中國板塊就有四篇,談的是在家自學、振興足球與香港的報道類文章。另外亞洲板塊、商業板塊以及財經板塊分別以Forced smiles強顏歡笑、A tale of two handbags兩個手提袋的故事以及Foggy outlook迷霧的未來作為標題帶我們一睹了中印關係、奢侈品困局以及全球經濟的陰霾做了分析,很值得關心中國的朋友一讀。我選讀的是第30頁的茶館專欄。大標題:〈Testing times for tofu〉豆腐的測試時代。小標題:〈這個星球需要中國克制對肉的食慾,但說服它的人民這麼做將很困難〉。

文章一開始就開門見山說這個星球需要中國抑制對肉的需求。在改革開放的30年里,中國畜養的牲畜數量翻了三倍。養殖它們污染了中國的水源,也吞噬了中國稀缺的耕地。即使以全球角度來看,中國對紅肉的需求也是日益增長,特別是在2010年至2018年,其牛肉的進口增長了40倍之多。這個情況威脅了拉丁美洲的森林和北極冰蓋,因為養牛業加速土地的被清理以及排放了更多的溫室氣體。

公平地講,中國的14億人口被更貪口的西方要求克制吃肉有些奇怪。即使到了今天,雖然中國小孩們早已經對肉生膩,中國的人均肉消費量還是僅為美國的一半。但是中國政府也希望其人民少吃肉。肥胖、第2型糖尿病和高血壓正在日益增加。為了遏制這種痛苦,2016年發布的準則敦促成年人每天只吃40-75克肉,大約是目前全國平均水平的一半。市場信號也促使購物者減少消費肉類。中國最受歡迎的豬肉比一年前貴了近70%,因為非洲豬瘟的爆發,這種疾病對人無害,但對豬來說是致命的。

即使在這個事情發生之前,生活在較富裕城市中的都會居民就已經對吃肉過多開始感到不安。2017年,在中國對大城市居民的一項調查發現,有36%的受訪者打算在來年少吃豬肉、紅肉和家禽。他們按順序列出了他們的擔憂:健康、環境和食品安全。但是,在其他國家中普遍採用的解決方案例如改採素食主義,在中國仍然極為罕見。食品行業估計,只有不到2%的中國人口是素食主義者。在台灣,這個比例大概為10%,台灣是一個和中國擁有數百年共同的文化和歷史的島嶼。就對待素食主義的態度而言,它就明顯對比了大陸社會與台灣的不同,以及它在擁抱或抵制變革的截然不同。

在西方,因為對動物的福利擔憂或對肉食的厭惡是素食者的主要動機。中國消費者極為不同,在有關飲食選擇的調查中,很少中國人提到動物會遭受的痛苦,而且鮮有人對肉表示厭惡。本週,茶館團隊參觀了8號市場,這是沿海城市廈門一個熙熙攘攘的美食聖地。他發現當地人喜歡吃肉的攤位,就像解剖教室一樣,從舌頭到豬蹄的身體部位你都吃得到。陳志強是個年輕人,他遞過來一大塊豬腳,並承認開始有一些孩子不喜歡吃肉。但他也說對他們的健康而言,吃肉是有其必要的,因此,他們常常將肉用煲湯的方式料理。

同樣,西方素食主義的另一種主宰,即自我克制的習性也沒有給廈門的市場老百姓留下任何影響。中國過去太窮了,以致迄今還沒有凝聚出這種美德。綽號「阿峰」的魚販記得她自己沒有肉可以吃的童年。她說,今天,人們可以追求均衡飲食,她自己每週吃肉兩次或三次,並將魚作為日常必需品。這個想法得到附近的豆腐攤販林女士的支持,豆腐目前是中國素食的主食。

推廣另一種生活方式在中國很難。成立於1993年的齊善素食市場(Whole Perfect Foods)的經理周啓宇說,那些不想吃肉的人通常不好意思表達出來。這家企業專門生產素肉,從植物性香腸到豌豆、大豆、蘑菇製成的漢堡素肉。他在10月10日至14日在廈門舉行的素食貿易博覽會上發言說:即使宗教素食者也希望被視為社會的一部分。他熱衷於適應食物的慾望使模擬肉超級適合非素食朋友的娛樂。

佛教和道教信奉者長期以來一直是中國素食主義的重要族群。台灣擁有大量素食者的一個原因是台灣從未被共產黨統治,因此沒有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影響,要知道文化大革命發生在1966-76年間,並完全掃除了大陸傳統的宗教和文化傳統。和尚會刻意避免食用任何涉及殺戮的食物。

廈門的素食博覽會吸引了數名穿著灰色或棕色長袍的佛女和尚。來自江蘇省的修女法曼(Fa Man)認為,中國的發展與人們對健康、環境甚至精神事務的濃厚興趣是有相互關聯的。她笑著說這些都應該會增加素食主義者。

由於宗教信仰讓David Yin在30多歲時停止吃肉並成為了半素食主義者。2012 年,他在老北京雍和宮旁邊一個漂亮的庭院裡創立了素食餐廳京兆尹King's Joy。

尹先生說,傳統的全素食烹飪只允許用姜作為香料,並且按照嚴格的規定烹飪。他希望客戶——即使最初只是被樹木遮蔭的庭院所吸引,也能瞭解吃素的健康與美味,並且學會尊重環境和生物。但是,他承認:我還是必須面對現實,我們95%的客戶仍然不是素食主義者。這是在當今中國推進社會改變的聰明方法,這是一個人們普遍對不合規行為持懷疑態度的地方:務實而聰明的配合著多數人的文化方向發展,然後以美食做為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