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袁 岳北京 > 家鄉書搭建了小我與大世界之間的情景知識橋樑

家鄉書搭建了小我與大世界之間的情景知識橋樑

發文時間: 2019/10/23   文 / 袁 岳北京 瀏覽數 / 19,450+

在小我的世界裡,我有對於世界的獨特定義:我的父母是最親愛的人,我的家是最溫暖的家,我家的米糕最好吃,我媽是最能幹的人,我爸最機靈,我們的宅溝最獨特,我的語文老師最有眼光,我喜歡的同班女同學最可愛,我寫的作文最有文采,我老師給過我作業肯定的話語最有預判力,我小時候的雷雨天和雨水滴在屋頂上的感覺最棒,我們家的哥哥姐姐最互補,我家的大家庭最了不起。其實可以用一堆的故事與記憶去充實和論證我的這個感覺。

然後慢慢長大你開始發現,其他人不覺得我的姐姐長得多好,我為自己的父母的健康焦慮不安的時候其他人並沒有那麼大的感覺,我覺得某種家常菜很好吃而另外一個同學嘗了不以為然,我很得意的某篇作文在班上做過範文可是沒有同學還記得。因為每個個人都有自己的那個小我世界,他感覺不錯的人、事情、食物、環境和故事。我們的小我世界裡的東西,除非因為與其他人的小我發生了交集並且給他們留下了正面的感受,然後才會聽到真誠的同情、同理和共鳴的迴響。

長大的過程是一個讀書與認識外面世界的過程,知道了其他著名的城市、著名的景點、知名的資源點、外國和國際人物與事件、遙遠的星球和浩大的科學寶庫、各種各樣的專業知識和那些領域的人物,讀書讀下去才知道書是無窮無盡的,知識有所知識但是更知道知識的大海是無邊無際的,那些小書大書、薄書厚書、字書圖書、實體書和電子書,也是源源不斷地印出新的來的。我們對於宏大世界和微小世界的探索是不斷進展的,人類的文明本身就是一個並不確知的大圖景和大寶書。我們以為比美國人瞭解美國,我們認為比美國人瞭解中國,我們當然覺得我們比世界上很多民族更有文化的優勢,但是我們總是發現其實很多方面我們對自己不自知,對他人的認識也不過是誤解加粗淺的印象。所以那些大學問家們慨歎自己的渺小,而很多偉大的科學家直接去成為虔誠的宗教信徒或者玄學修行者。但不管如何,我們至少有了一種超越的認識路徑和收穫,因此作為受過教育的知識份子,我們似乎比我們的鄉黨更顯得體面和有出息。

而就是我們以為最有感覺的我的世界,是我們花了不少時間學習研究體驗的大世界之間,其實我們很多人對於自己所在的村莊的歷史、鄉鎮的歷史、縣城與城市的歷史,我們這裡的人物、我們這裡的文化淵源、我們所成為現在這種思維樣式和行為習慣甚至口味特點的源流所知甚少甚至一無所知,我們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自己爺爺奶奶的名字,更不知道爺爺奶奶的父母的名字,我們的家學與家世其實非常容易地三代而忘。那個點狀的我,和那個穹窿狀的世界之間,有一個承接大小前後的媒體,稱為家鄉,它離我們似乎很近,但似乎又明顯在我和我的家之外,關於它我們既沒有足夠系統的知識,也缺少足夠認真的態度與動機去瞭解它,僅有的地方誌或者縣誌類的出版物無論是寫作的角度與表達的溫度都不足以讓我們產生學習的興趣。所以我們面對的是一個點面之間斷裂的模式,是一個微觀和宏觀不連結的認知系統,很多時候都給人說不清我所來自的那個家鄉的內涵與事物,因為它不在考試的範圍內、不在家教的要求裡、不在認真的觀察與梳理中、不在系統的知識體系內。

而讀《家鄉書》裡的每一篇文章,認識的一個人、一家事、一個地點、一場運動、一個組織、一段故事,它們就這樣用不同的文風、體裁、體量和情感被表達、被呈現、被連結、被系統,這些內容基於一個一個我,而又超越一個一個我,它與更大的世界背景有關,但就在我們原來不遠的時空裡發生。這樣的組織與連結,讓家鄉這個概念,得到了充實、豐富、擴展與滿足,成了在關於我的知識和關於世界的知識之間的一個有機的連結體,對於我們的下一輩來說,在家世和世界之間嵌入的知識圖景,才恰如其分地彌補了作為我們這個人群所應該有的集體記憶和文化敘說。從小到大,我第一次能讀到一本這樣的關於家鄉的書。我也覺得每一個地方都需要一本甚至很多續集本的這樣的書。

(原文出處:袁岳ㄠ零零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