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丁學文台北 > 一個針對美國資本主義的計畫/莫迪製造的印度混亂
解讀《經濟學人》10.26出刊

一個針對美國資本主義的計畫/莫迪製造的印度混亂

發文時間: 2019/10/29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48,950+

讓我們一起選讀2019年10月26日的《經濟學人》雜誌內容。

這期的封面設計簡單直白,我們在封面上先看見的是,在美國民主黨總統初選中領先的候選人華倫(Elizabeth Warren),而《經濟學人》在她的照片前,放上了四條象徵層層牽絆的紅絲帶,上面勘著「Elizabeth Warren’s plan to remake American capitalism」(想要重塑美國資本主義的Elizabeth Warren計畫)。

圖/2019.10.26出版的《經濟學人》。取自《經濟學人》官網

是的,Elizabeth Warren能夠異軍突起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她對政策研究投了入大量資源,並且每週發表重大的政策報告,還以「Warren Has A Plan For That」(華倫有解方)做為她的競選口號。

「華倫有解方」中,大抵就是反對資本家、反對大企業,是一種號稱站在底層大眾的角度設定的計畫。有人批評華倫在挑起階級戰爭,並開玩笑說:不少華爾街人士已坐上「ABW列車」。ABW為英文「Anybody But Warren」縮寫,意即「選誰都可以,就是不選華倫」。難怪一向崇尚自由主義的《經濟學人》,要對她潑這麼一盆冷水。

《經濟學人》這次用了緒論第一篇第九頁,以及第19頁的Briefing專文兩篇文章,嘗試帶我們一起檢驗Elizabeth Warren想要重塑美國資本主義的計畫。讓我們先從封面故事開始,大標題:〈A plan for American capitalism〉(一個針對美國資本主義的計畫);小標題:〈這個民主黨的領先者,花太少時間在市場與商業上。〉

圖/美國民主黨總統初選中領先的候選人華倫(Elizabeth Warren)。取自flickr-Gage Skidmore

文章開場白就說,Elizabeth warren 其實非常不容易。她出生於俄克拉荷馬一個困苦的家庭,她一路堅持,最後成為哈佛大學的明星法學教授。做為一個1970年代時期的單身母親,她藉由努力的工作打破了常規。在現在這樣一個用Twitter處理國事的時代,她是一個不在乎旁人眼光,死咬政策缺陷的狂熱者,這讓她在2020年成功超過其他候選人,成為民主黨內最具競爭力的總統候選人。民調顯示,在一對一的競爭中,相對川普而言,更多的美國人會投票給她。

正是Warren女士非比尋常的人生故事,才能讓她在對這套不利普通人民的體制進行改革時師出有名。她的很多想法是好的,她想限制大企業過往那種買通政客然後吞食對手的陋習,這是對的。但從本質上來說,她的計畫仍需依靠監管力度和保護主義,但她低估了市場機制中,幫助中產階級的動態力量。目前看來,它還不是解決美國問題的答案。

Ms Warren正努力回應一系列來自各方的質疑。儘管工作機會充裕,但工資增長異常緩慢,這讓美國的不平等程度,高於任何其他富裕國家。在高達三分之二的產業中,我們看見大企業愈來愈大,這使他們可以創造出非比尋常的高利潤,但卻很少和他們的員工分享。

對於Warren來說,這事關每個人。她的父母在1930年代經歷了大蕭條,後來她父親還因病破產。身為一名學者,她專門研究破產法是如何使這些人陷入困境。她的思想,起源於一個不穩定的中產階級,那是一個被大企業猛烈欺凌、華盛頓政客被利益捆綁的大時代。

一些共和黨和華爾街評論家,聲稱Warren女士是社會主義者,其實她不是。她不支持企業公有化,或貸款信用由政治所控制,相反的,她贊成應該強制民營企業通過一種公平測試法規,以證明其所作所為是否經得起驗證。

這些法規涵蓋的範圍令人瞠目結舌。銀行將被拆分,分為商業銀行和投資銀行。Facebook等科技巨頭將被肢解,變成一種公用事業。在能源領域,將禁止頁岩壓裂,逐步淘汰核電,並制定可再生能源的監管政策。大部分的私人醫療保險將被禁止,並由國家運行的系統取代。私人企業大亨將不再受到有限責任的庇佑,取而代之的是,他們將負責償還所投資企業的債務。

這種部門的重新監管制定,將全面的以經濟措施展開。對收入超過25萬美元的人群,徵收15%的社會保障稅;對資產超過5,000萬美元的人群,徵收2%的年度財富稅;對身價10億美元以上的人群,徵收3%的稅收;對公司利潤,徵收7%的額外賦稅。

同時,國家將解放所有者對公司的控制:所有大企業都必須向聯邦政府申請許可證,如果它們一再輕忽員工、客戶和社區的權益,則可以將其吊銷營業執照;工人可以獲得五分之二的董事席位。

Warren女士不是排外人士,但她是保護主義者,她的主張,與《經濟學人》支持的一些想法雷同。她認為,造成不平等的原因之一,是內部人士鎖定了經濟體系裡最有利可圖的地方,因此她呼籲採取強有力的反托拉斯政策,這個主張是正確的,包括對科技公司採取反托拉斯政策。

對裙帶關係她也表示零容忍,認為應該終止禁業條款,這(禁業條款)限制了員工獲得更高工資和更換工作的能力。考慮到通貨膨脹,她計畫在五年內,將聯邦最低工資提高到每小時15美元,這可能是幫助貧困工人的合理方法。富人確實應該繳納更多的稅,儘管《經濟學人》認為,務實的途徑是縮緊漏洞,例如資本利得稅,並提高遺產稅,而不是財產稅。儘管碳稅是我們應對氣候變化的首選方式,但她制定的清潔能源計畫,將帶來很大的不一樣。

但是,如果整個Warren計畫得以制定,美國這個自動運轉的系統將遭受嚴重衝擊。大約一半的股票市場和私募股權掌控的公司將被解散,並進行嚴格的重新監管,商業活動也可能面臨停止。隨著時間的推進,在經濟體系運作上,人們對Warren女士的主張形成了兩個質疑,並擔憂會削弱經濟運作的活力。

首先,是她對政府是良性和有效率的運轉的假設。政府是有能力做大事,但像任何大型組織一樣,政府很容易被強大的內部人士影響,而顯得欲振乏力;而官僚風格,則會讓Warren女士最關心的人民感受更加失落。

當電信公司和航空公司在1970年代受到嚴格的監管時,它們就因其僵化和低效而惡名昭彰。Warren女士的標誌性成就,是在2011年創立了一個保護金融服務消費者的機構。它做得很好,但當時的它,是具有非同尋常力量的,它可以高舉高打,並成為政治上的標識。

另一個會引人質疑的思維,是對企業形象的詆毀。她低估了市場幫助美國中產階級的動力,這個動力以無形的方式,指導了人和企業多樣化和自發性的運作,並將資本和勞動力從欲振乏力的產業,轉移到正在蒸蒸日上的產業,並讓固守陳規的企業付出代價。沒有這種所謂破壞性的創新,政府的任何作為,都沒有辦法提高人民的長期生活水平。

文章最後一段提到,許多總統後選人在初選期間,都會說出、做出一些不像黨總統提名人的言行。如果Warren女士真的在15個月後,成為橢圓形辦公室的主人,她將受到法院、各州,甚至參議院的限制。美國經濟體系的規模和深度,意味著從來沒有人,甚至坐在白宮的人,可以輕易改變其運作性質。

無論如何,Warren女士政府的總體規畫,仍然有很多令人擔憂的地方。她需要為創新和充滿活力的民營企業找到更多空間,而民營企業一直是美國繁榮的核心。

這期《經濟學人》的另外一個重點,是印度的經濟。《經濟學人》用了緒論第二篇第十頁,以及第40頁後的六篇特別報導,帶我們看看,為什麼印度總理莫迪不但沒有堅持他改革的企圖,反而因為毀壞了這個國家的經濟與民主體制,讓印度更加磕磕絆絆。文章大標題:〈The muddle Modi made〉(莫迪製造的混亂);小標題:〈Narendra Modi正在損害印度的經濟及民主體制,這個國家終於有了一個有領導力和動力的領導者來推動重大改革,但是他沒有採取該有的行動。〉

文章開始說到,當Jammu(查摩省)和Kashmir(喀什米爾省)遭到嚴格限制的故事傳開,當Assam(阿薩姆邦)數以百萬計的穆斯林貧困人口備受威脅時,一種以官僚主義進行的種族清洗形式,加速滲入了全世界的視野,但許多西方企業界,仍然傾向於捍衛這個印度總理。他們說,即使莫迪所作所為不利民主,但他的親商業理念,有利於經濟發展。

但正如《經濟學人》特別報告所論證的,這一論點已不再可信,印度的經濟沒有被好好管理,而且表現不佳。

經濟增長從去年年中的8%,已經下降到了最近一個季度的5%。這聽起來或許還不算太糟,因為其他新興經濟體也在苦苦掙扎,但印度需要更快的增長,才能讓其龐大的勞動力得到充分就業。更糟糕的是,這次減速並不像是一個短暫的小雨,而可能會是一個長時間的傾盆大雨。

某些銀行和許多貸放機構正處於危機之中,據評估,其背負的壞帳已經高達2000億美元。在截至9月的前六個月中,企業融資總額下降了88%。中央銀行印度儲備銀行已經連續五次降息,卻未能拉低商業貸款利率。

企業幾乎不再進行對外投資,消費者需求也開始趨於平穩,甚至下降,汽車和摩托車的銷售量更是下降了20%以上。更糟糕的是,由於聯邦政府和各州的財政赤字,總和已經接近GDP的9%,稅收收入又遠低於預期,因此財政刺激措施幾乎沒有施行空間。

在2014年首次上任時,莫迪繼承的確實是一個問題叢生的經濟體系,但他掌權後,針對這些問題做出的努力太少。最近的經濟下滑,繼續了長期令人失望的格局。除了本月初,將公司稅大幅削減至25%之外,官方的各種反應,總是充滿了零散而怯懦的作為。評論者說,這反映了莫迪政府專業人士的匱乏,以及核心圈子裡矛盾頻生的觀點,各種既得利益集團動作不斷。儘管如此,這個國家有哪些需要盡快推動的部分,其實非常明確。

首先,莫迪應該趕緊招募一支以能力和經驗為基礎的經濟發展團隊,而不是只會一再對印度民族主義意識形態,表現其親和力。它必須努力解決金融危機和需求的下降,為了修復銀行體系,他更需要對最近大量放貸的銀行,以及受管制較輕的影子銀行,進行一個壓力測試,並在必要時,對銀行進行相對應的資本重組。最重要的是,國有銀行可以嘗試推動私有化,即使影子銀行也應該和其他貸款機構一樣,接受更審慎的監管力度。

更大力度的私有化,將為政府提供滿足需求所需的資金。它應該利用諸如國家農村就業計畫之類的手段,將資金轉移到陷入困境的內地。從長遠來看,他應該徹底改革稅收制度、勞動法、土地所有權等,這些充滿保護主義的政策,都應該進行全面的檢修。

過去數十年,這些項目早已成為每屆印度政府的工作必須清單,但拖延不作為的官僚歷史,只加強了拒絕改變的理由。到了莫迪手中,他對議會有著類似的控制權,他和商業界的長期關係,以及對改變落後經濟的強烈需求,印度好不容易終於等到了一個強力領導者,他應該要有更大的動機,推動一個大改革。

文章最後一段提到,令人害怕的是,莫迪不再擺弄原本改革者的身影,而是將自己變身,成為一個虛張聲勢的印度民族主義者。在他第二任期剛滿幾個月的時候,他廢除了印度唯一一個穆斯林占多數的州,並威脅要擴大其在印度Assam邦的所作所為。

面對印度日益嚴重的經濟問題,莫迪不應該只是針對族群的不滿做出回應,他應該盡快做出一個相反的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