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人物 > 馬紹章台北 > 「蝴蝶效應」的新理解

「蝴蝶效應」的新理解

發文時間: 2019/11/01   文 / 馬紹章台北 瀏覽數 / 16,850+

「一隻蝴蝶在巴西輕拍翅膀,可以導致一個月後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這句話就是大家經常提到的「蝴蝶效應」。根據維基百科的說明,「『蝴蝶效應』是連鎖效應的其中一種,其意思即一件表面上看來毫無關係、非常微小的事情,可能帶來巨大的改變。」這還用說嗎?當然是如此,於是我們就毫不遲疑地接受這種說法。但,這是我們對「蝴蝶效應」的唯一理解嗎?

最近,網路又流傳了幾則有關「蝴蝶效應」的笑話,才讓我細思其中的道理,竟然發現過去對「蝴蝶效應」的理解太流於膚淺了。

網路笑話是這麼說的:「陳同佳在台灣殺死女友,導致中國與NBA火箭隊翻臉,這就是蝴蝶效應」。同樣的道理,陳同佳台灣殺死女友,造成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也在台灣引發一場政治小風暴。在台灣,也有人說,民進黨政府逼走了北農總經理韓國瑜,結果造成韓國瑜當選高選市長,並且與蔡英文角逐大位。這樣理解蝴蝶效應又有什麼意義呢?

「蝴蝶效應」指的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最後卻演變成大事。一隻巴西蝴蝶和一個月後的德州龍捲風,應該是個隱喻。這個隱喻並非毫無破綻。首先,蝴蝶是存在一個特定的時空條件中,當時或許在旁邊也有人打了一個噴嚏,或許旁邊也剛好刮起一陣風,才共同引發一連串的效應,你找不到唯一因。其次,蝴蝶或許是因為風吹而揮動翅膀,換句話說,蝴蝶之前還有前因,前因之前還有前因,永遠追不到第一因。最後,要了解德州龍捲風,即使是氣象學家,也不會有人研究或追究到蝴蝶去。所以說,「蝴蝶效應」的慣用隱喻,只是說了一句很誇張的話,實際上卻什麼都沒說,因為無助於我們了解事件的意義。

陳同佳案的網路笑話讓我對「蝴蝶效應」有了新的理解。人類社會中,任何事件大概都很難找到第一因,也沒有唯一因,而是許多因緣條件的影響,就像一張無邊無際的網,在每一個節點上的變化或選擇,都會影響其聯結的節點。從這個角度來看蝴蝶效應,發現了兩點新的理解,一是「無意識性」(unintentionality),一是多重選擇(multiple choice)。

以反送中運動來說,香港特區要修訂逃犯條例時,根本沒有想到會引起社會這麼大的反彈,當初反對的律師團體恐怕也沒有想到事件會發展成今日的狀態,即使參與的學生應該也沒有這樣的設想。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並不是任何一方有意識的引導,這就是所謂的「無意識性」。人類社會中的「蝴蝶效應」往往是許多相關因素「無意識性」的連鎖反應所造成,「無意識性」意味著思考與決策盲區,而這往往是小事變大事的關鍵。當然,香港特區政府的作為並非沒有目的,但其思考層面卻過於狹隘,以致於沒有意識到可能的變化。香港特區政府在思考修訂逃犯條例時,如果能夠思考到香港社會對中國大陸的集體不信任,如果能思考事先與主要團體先多做溝通,如果能夠想想是否有其它替代方案,如果能在第一次反彈後就迅速撤回條例,或許就不會有愈演愈烈的反送中運動。香港特區政府就是在這些節點上的無意識性選擇,影響了反送中運動的發展方向與強度。

「蝴蝶效應」發生的過程中,連鎖效應是一種網狀式的反應,而不是線型反應,每一個網絡結點代表相關因素,而大多數網絡結點的無意識性,最後促成了巨大事件的發生。然而,無意識性的存在並不代表無意識性的必然,無意識性的另一面其實就是選擇,每一個結點都有多重選擇的可能。可以說,我們每一個人每天都身處在許許多多網絡結點上,而在每一個結點上的選擇或決策,也多多少少會對某些事件有影響,有時甚至是關鍵影響。除此之外,發現更多的選擇或探討更多的選擇和選擇本身一樣重要,因為「無意識性」本身即意味著選擇的偏狹性。

除了做什麼樣選擇之外,發現或探討更多的選擇才是我們應該思考與關注的重點。以反送中運動來說,陳同佳殺人案甚至連導火線都稱不上,但在後續的許多事上,香港特區和抗議民眾其實都有他們看不到或想不到的多重選擇,但因為無意識性,把反送中帶到今天的境況。各方如果都能回頭冷靜去看看自己的無意識性並發現多重選擇的可能性,或許對未來的選擇會有助益。

「蝴蝶效應」不只告訴我們小事可以變大事,更提醒我們都身處在各種網絡結點上,應儘量擴大雷達蒐索,避免「無意識性」,才不致於在盲區中做了偏狹的選擇。尤其是政府部門,尤其是兩岸事務,關係到台灣的和戰與生存空間,政府相關部門的腦中不能只有選舉與仇恨,否則可能出現無意識性的盲區,而最後的「蝴蝶效應」將是台灣無法承受之重。